深度:美國30年“債牛終結論”發酵 中國債市2018年趨穩

來源:鳳凰財經 2018-01-12 09:26:57

新聞配圖

原標題:美國30年“債牛終結論”發酵:拋售潮開始了?

“債王”格羅斯近期又一語驚人——“債券熊市在目前正式確立,5年、10年期美國國債的25年長期趨勢線已經下破。”

瞬間,美債遭遇“拋售”。格羅斯在美國時間1月9日在推特發布上述言論後,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從2.487%附近最高暴漲至2.597%,漲幅逾100點。截至北京時間1月11日16:30,10年期美債收益率下幅回落至2.54%附近。早前,日本央行宣布削減部分長期限國債的購債規模,從某種程度上引發了格羅斯的判斷,也推升了收益率。

“隨著美聯儲開始加息,我們認為硬通貨貨幣(hard currency,指保值貨幣)政府債券(多為歐美國債)目前都沒有過高的投資溢價,越來越多資金流入新興市場債市,尤其是新興市場公司債券,投資者也尤其看好印度國債,由於印度確立了改革目標,同時將錨定通脹作為了一項法定使命,通脹走低利好債市。”安本標準投資管理亞太區投資產品專員部主管Donald Amstad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我們對美國國債、投資級企業債比較保守,可能會受加息影響。” 渣打中國財富管理部投資策略總監王昕傑告訴記者。記者也發現,眼下盡管各界並不認為美國通脹會大幅攀升,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也會比較溫和,因而2018年美債並不會出現大熊市,但相比起股市或新興市場債市,美債的投資價值有限。此外,中國小幅減持美債多是出於資產多元化配置的考量,對整體債券收益率曲線影響有限。

美債10年期走勢

“債王”下注“債牛終結”

格羅斯的上述評論是通過其所屬公司駿利資本(Janus Capital)的推特賬號發布的。“格羅斯的此次分析其實更看重技術麵,可以說是更長期的判斷。” Donald Amstad告訴記者。

駿利資本(Janus Capital)的推特賬號發布格羅斯的評論

本周,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上升至3月以來的最高水平,即超過了2.55%。在特朗普上任伊始,債市也經曆過一波拋售潮,不過很快就恢複了平靜。

當前,並不是所有人都認同格羅斯的判斷。不少投資者認為,現在就大呼30年熊市到來似乎有點太早了。有“新債王”之稱的雙線資本CEO貢德拉克(Jeffery Gundlach)並不認同格羅斯所判斷的熊市時間點,但他認為可能也不遠了,“30年國債收益率如果超過3.22%,那麽債券牛市就將徹底結束。”他稱。截至北京時間1月11日17:30,美國30年期國債收益率位於2.88%附近。2016年7月,這一收益率創下了2.11%的曆史新低。

美債30年期走勢

貢德拉克表示,如果10年期美債收益率升破2.63%,美聯儲的貨幣緊縮可能會導致標普500指數的回報在2018年跌入負區間(利率攀升將抑製股市估值擴張)。債券收益率在過去幾十年持續下跌,例如1981年十年期美債收益率高於15%,此後下行趨勢持續,這也解釋了為何各界對格羅斯的言論大為震驚。

過去幾年來,盡管美聯儲持續加息,但美債收益率曲線越來越平坦(短端上行,長端下行),也導致投資界一片迷茫。“其實這並無法用經濟學常理來分析,反而是與買方(基金)力量太強大有直接聯係。”德國商業銀行亞洲高級經濟學家周浩此前對記者表示,“買方的強勢導致利率走向和他們開倉、取利的時點趨於一致,即年初基金開倉、利率下行,年底基金減倉、利率上行,而基金行動的一致也會造成市場同向波動,甚至找不到對衝的對手方。”

至於格羅斯這次的“債券熊市”判斷究竟會否兌現,仍要看這一兩年的債市變化。格羅斯於1971年創立了PIMCO公司(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一度將其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債券經紀公司,也使其獲得“債王”的美譽,他在職期間管理著規模近2萬億美元;而2014年9月他離開供職43年的PIMCO,加入駿利資本。

全球央行邊際趨緊

2018年及未來幾年,全球央行貨幣政策趨緊已經是一個確定的方向,這就長期來看不利於債市。

此次債市拋售的另一誘因之一,即日本央行的政策變化,這著實令人吃驚。1月9日上午,日本央行宣布,將10~25年期國債的購債規模減少100億日元至1900億日元;25年期以上國債購買規模800億元,亦較上次減少100億日元。當時美元/日元跳水50點,10年期日債收益率上漲0.9個基點至0.069%。

“2018年要小心的就是日本央行,各界此前一致認為日本央行今年不會做出任何改變,但日本經濟已在不斷擴張,” 標普全球首席經濟學家希爾德(Paul Sheard)對記者表示。盡管日本通脹率(0.7%)短期很難達到2%的央行目標,但勞動力市場已經十分緊俏,外國務工人員人員首次超過了100萬,去年10月失業率就達2.8%,是1993年來的最低水平。此外,就業/申請的比值為1.52,而在2009年7月僅0.43,目前已是1974年2月的最高水平。這意味著勞動力市場會進一步收緊。

除了購債,去年日本央行新增了目標,被稱為“貨幣政策雙支柱”,即將國債收益率和隔夜利率分別控製在0附近和-10bp(基點)附近,直到CPI能穩定在2%以上。

除日本外,美聯儲的加息、縮表已經在進程之中。“我們認為美聯儲今年會加息2次,低於3次的預期,預計今年年末通脹為1.8%,仍低於美聯儲的目標。”瑞銀證券首席美國經濟學家塞斯(Seth Carpenter)告訴記者。

盡管塞斯認為美聯儲仍會較為溫和,但他認為稅改的通過將為GDP增速貢獻25個基點,他上調了美國2018年增速預期至2.4%。

中國債市2018年趨穩

去年,由於中國監管趨嚴、全球流動性邊際趨緊,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一度突破4%;年末,資金麵趨緊,且隨著美聯儲加息25個基點,中國在公開市場跟隨“加息”5個基點。

目前,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在3.96%附近。不過,經曆了2017年近0.8%的收益率飆升,各界預計2018年債市將趨於穩定。

中國10年期走勢

中航信托宏觀策略總監吳照銀對記者表示,2018年債券收益率有望維持平穩。預計監管以防風險為主,不鬆不緊。“考慮到市場利率已經大幅上行,金融係統預防監管衝擊的緩衝墊已經較薄,監管層不會貿然加大監管力度,以防過分衝擊資本市場和經濟。”

“盡管表內和表外資金擴張同時被壓縮,對債券市場相對不利。但經濟基本麵對債券市場相對有利。GDP增速較2017年下滑,CPI處於相對低位,有望支撐2018年的債券市場。”吳照銀判斷。

近期,中國國債的短端利率快速下行,10年國債和1年國債期限利差創近期新高,由去年12月底的9bp不斷擴大至近40bp。中信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明明認為,這主要是在流動性環境有所改善的助力下,短端收益率下行幅度大於長端,收益率曲線出現陡峭化形變,其預計今年10年期國債收益率將在3.8%到4.0%區間波動。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