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團滴滴摩拜約戰,出行秩序會再次洗牌嗎?

來源:馬繼華 2018-01-12 07:33:02

一方麵是都想著做共享汽車,一方麵又都爭奪互聯網約租車,出行市場依然處在動蕩之中。滴滴曾經以為,合並了快的以及優步中國,網上叫車市場就已經是天下無敵了?

大多數人都認為,在烏鎮飯局和睦呈現之後不久,兩家“合作夥伴”就打得頭破血流,還加上了摩拜這樣的助陣,顯然是讓帶頭大哥難堪。從理論上說,最不願意看到燒錢大戰重啟的,自然是雙方背後的投資者,尤其是滴滴和美團的共同股東騰訊,但馬化騰也未能阻止左右手互博的局麵發生。

在開仗之前,滴滴與美團分別融資成功。2017年12月22日,滴滴出行宣布完成第16次融資,金額高達40億美元,再加上2017年4月55億美元融資,滴滴已經有將近百億美元的彈藥。美團也融資不少,2017年10月19日,美團點評的新一輪融資落地.本輪融資依然由騰訊領投,共計40億美元。

由此來看,兩家公司會掀起新一輪的補貼大戰嗎?顯然,不補貼是不行的,但指望兩家再向滴滴快的一樣的決鬥,恐怕不現實,除非投資人瘋了。在反阿裏聯盟的最緊要關頭,滴滴、美團、摩拜都難以大打出手。

當然,隻要是阿裏巴巴不參與,騰訊就樂見兩隻小老虎惡鬥。騰訊需要滴滴為其提供支付場景,但也不排除騰訊會給美團做出行業務提供支持,總之,這一切都有利於騰訊在支付上的使用量提升,至於是在滴滴平台還是在美團平台,並不是騰訊要考慮的問題。

就目前的局麵來看,騰訊已經很難控製住,最壞的結果就是,滴滴與美團之爭很可能將滴滴推入阿裏巴巴的懷抱,這是騰訊最不願意看到的。從實際上看,滴滴對騰訊的貢獻已經基本完成,而美團對於騰訊更為重要,也是其進軍線下對抗阿裏巴巴的子弟兵,所以,如果讓騰訊選邊站隊,騰訊會毫不猶豫的支持美團,受傷的滴滴隻能依靠阿裏生態來多維戰高頻。

滴滴本來是避戰的,高掛免戰牌,雖然也聲稱“要戰便戰”。滴滴曾經表示,融資主要瞄準國際化和新能源兩大方向,但是在美團等的衝擊下,滴滴恐怕已經不能“進一步加大對AI交通技術的投入,加速推進國際化以及包括新能源汽車服務在內的創新業務”了。

有專業人士分析,手裏握有87%份額的滴滴自然最不希望再起波瀾,經曆了與快的和Uber的兩場生死大戰,滴滴指望在其他業務提供穩定營收之前,通過弱化快車,加強五星專車的品質化服務過幾天舒服日子,同時為技術升級留出時間。

中國的互聯網就是如此,當你想要拓展的時候,一定會有人來挖牆腳,導致大家隻能無休止的內戰。阿裏巴巴如此,滴滴也會如此,差別隻是,現在的阿裏巴巴已經有足夠的能力兩線作戰。

摩拜要做網約車共享汽車,顯然更是太早了,一家隻有一年曆史的公司,靠著一些融資就出來當大佬,顯然缺少底蘊。摩拜與滴滴投資的ofo打得火熱,如今滴滴也要托管小藍單車,出行市場的江湖再填變數,而摩拜即便靠著微信也沒有贏得市場,更讓其以後的前景蒙上陰影。

不管是美團或者摩拜,隻要是進入網約車行業,就一定會從司機入手。網約車擁有雙邊效應,這是毫無疑問的,但其實雙邊都不穩固,難以形成壁壘。在用戶端,現在越來越多的聚合平台,比如高德地圖、百度這樣的平台,可以給用戶提供多種出行一站式選擇,滴滴易道首信等等,已經對單一的約車平台構成衝擊。在司機端,很多司機希望多平台接入,從而可以滿負荷運轉,也提高自身的話語權,最終提高收入,不願意被一家公司捆綁“控製”。

由此,爭奪司機是美團與滴滴戰鬥的主戰場,因為,司機端還是處在稀缺資源狀態,隻要抓住了司機,就不愁沒有業務。美團使用了所謂的拚團模式,20萬人呼籲就成形,這隻是給一些司機提供信心而已,目的依然是通過低中介費用搶客戶。

滴滴這幾年最大的失誤就是在戰略上冒進,沒有與司機形成命運共同體,甚至在明裏暗裏搶奪司機的蛋糕,這種情況下,司機是很容易被挖走的,而如果進一步的采取捆綁策略,更會引發社會不滿。同樣的曆史中,淘寶就通過20年的努力建立了完善的生態係統和管理體係,即便外界多輪攻擊也不足以瓦解,這其實特別值得冒進的滴滴反思。

網約車不如外賣等業務高頻,這也是信奉高頻打低頻的美團要進入且有決心做打車業務的原因,但是,所謂的高頻,美團其實也不高,自己在麵臨各方麵激烈衝擊的時候能守住就算不錯。據說,在要讓用戶“吃的剛好,活的更好”之後,美團創始人王興看上了出行業務,要形成吃喝玩樂行的生態閉環,這隻是個說辭,本質上依然是美團生存根基不穩而不得不四處出擊,像蜀漢時期的孔明六出祁山,以攻為守而已

說到底,不管是滴滴還是美團,都還隻是獨角獸,而且是根基不穩的獨角獸,無法與螞蟻金服這樣發展了十幾年的成熟業務相比,即便估值很高,也隻是依靠融資來活著。在沒有找到合適的商業模式與場景實現獨立生存之前,混戰依然無法避免。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