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寒天 邂逅溫暖

來源:鳳凰新聞 2018-01-12 07:28:37

室外寒風刺骨,乘客坐在車裏倍感溫暖。

原標題:三九寒天 邂逅溫暖

一個微笑,一杯熱茶,一個小坐墊,一句暖心話,一趟愛心班車……在這個寒冬,當我們裹緊大衣,行色匆匆地趕路時,總會在不經意間與溫暖相遇。

地點:地鐵建國門站

去兒研所有暖和的專線公交

本報記者任珊

昨天上午10點半,記者從建國門地鐵東北口出來時,無意中發現了一塊藍色指示牌:去往首都兒研所請乘坐公交專線東行50米。記者納悶兒,建國門到兒研所,直線距離不到一公裏,走快點也就十來分鍾,為什麽還要開專線公交?

往東50米的公交站牌處已經停了3輛灰色考斯特汽車,“去兒研所的在這兒坐車。”“上車啦,車裏暖和!”看見有抱著孩子的,乘務員緊著招呼。

現在是三九天兒,昨天本市最低氣溫-10℃,但車裏分外暖和。相較於普通公交,車裏還進行了一些特色設計,座椅套換成了卡通的,米奇、皮卡丘、熊大等動畫形象,粉色、咖啡色、銀色各不相同,線路站名圖也是定製的卡通版汽車形狀,車內還掛著一些毛絨玩具。記者發現,車內還貼心地為乘客們配備了熱水。“兩個一升的保溫瓶,乘客想喝熱水隨時倒。”司機李師傅說。

“建國門地鐵距兒研所約1.5公裏,坐地鐵帶孩子去看病,出來沒直達醫院的公交車,打車也不好打。2016年我們就開了這條專線,跑朝陽門、兒研所、地鐵建國門3站,刷公交卡隻需2元。”司機李師傅告訴記者。

一位抱著孩子的女乘客搭話:“不堵的話5分鍾就到了,停在兒研所東門。這可比黑摩的強多啦!”

專線車很受歡迎。雖然平均15分鍾發出一趟車,但第一輛車門一開,不到5分鍾就坐滿發車了。“早上8點到10點半、下午1點到兩點是乘車高峰,一兩趟地鐵的人出來,兩輛車就坐滿了。”司機李師傅說,這兩天正值流感高發期,前往兒研所看病的家長和患兒都多了,“平日我們全天跑個十二三趟,現在得將近二十趟。”

不到10分鍾,車就到了兒研所東門。“您拿好自己的東西,注意腳下台階,祝您一切順利。”李師傅目送乘客離開。此時,已經有乘客抱著孩子在站牌下等候上車。

地點:朝陽水碓子社區

小店免費熱茶溫暖過路人

本報記者孫宏陽

店主楊新興請環衛工人喝熱茶。

上午10點,朝陽水碓子社區新興副食店門前,一塊小黑板引起許多過路人的注意,上麵寫著幾排粉筆字:“嚴寒無情我有情。辛勤工作的環衛工人、保潔人員、快遞小哥、的哥的姐,走過路過的朋友們,渴了累了歇歇腳,喝杯免費的熱茶,暖暖身子吧!”

老板叫楊新興,此時正忙著“攬客”。“過來喝口熱茶,歇歇腳!”楊新興招呼著路過的環衛工人、停車管理員。不一會兒,小店門前就聚了五六個人,大家一邊喝茶一邊聊著天。

“今兒可真冷啊,聽說這周寒潮,溫度是入冬以來最低的。”楊新興對兩名身穿藍色製服的環衛工人說:“你們真辛苦,天不亮就出來了吧。”“一天七八個小時在室外,我們已經習慣了。”一名環衛工人半杯熱茶下肚,做出了一個享受的表情。

“楊師傅,您這紅茶真不錯,我能再喝一杯嗎?”一位停車管理員舉著空紙杯笑著問。“當然沒問題了,茶水管夠!”楊新興端著水壺,給大夥兒添熱水,地上還有兩個打滿水的暖水壺,“這茶是兒子孝敬我的,平時我也喝不完。”

楊新興對記者說,他的小店開張至今已有27年,他始終不忘剛來北京時社區好心人給他提供的幫助,他就想用實際行動回報社區,“我想把愛心傳遞下去。”入冬以來,他開始為過往的普通勞動者免費提供熱水,並幫他們加熱自帶的飯菜。要是遇到生活困難的人,還可以在小店免費吃碗泡麵。

幾位喝茶的人離開後,楊新興讓愛人繼續看店,他則騎著一輛黃色三輪車去采購了,車上寫著“為人民服務”“向雷鋒同誌學習,黨員愛心車”。楊新興每天都用這輛車為一些腿腳不便的老人免費運輸一些米麵、糧油等生活用品。

地點:東四十二條公交車站

候車座椅鋪上暖心小棉墊

本報記者孫宏陽

一位老伯坐在棉墊兒上候車。

昨天早上7點半,記者來到東四十二條公交車站等車,寒風瑟瑟,凍得人直發抖。就在這時,一位老伯蹣跚著來到站台,立刻被身穿黃色製服的文明引導員迎到椅子上,“您去協和醫院是吧?先坐著歇一會兒,車來了我叫您。”老伯被攙扶著坐下,感動地說:“每次來坐車你都照顧我,謝謝你!”

記者這才注意到,站台上兩把椅子均綁著花朵圖案的小棉墊。“都是我親手縫的,家裏的床單被我剪了好幾條。髒了就趕緊洗,洗不幹淨就換新的,這個冬天換5次了。”文明引導員閆桂雲告訴記者,天氣寒冷,人們等車時坐在墊子上能感受到舒適溫暖,尤其是那些腿腳不方便的老年人。

細細觀察,就會發現,站台上的暖心細節不限於小坐墊,欄杆上還整齊地掛著一排“寶貝”:熱水壺、一次性紙杯、打氣筒,還有一個收納袋,袋子裏放著糖塊、衛生紙、小藥盒、公交路線圖……“別小看這些東西,關鍵時候管用著呢!”見記者發現了這些小心思,閆桂雲有些得意地說。

許多常來東四十二條公交站坐車的附近居民似乎都跟閆桂雲成了老熟人。年過六旬的“何姐”來到站台上,沒等閆桂雲招呼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臉色有些蒼白。“何姐,沒吃早飯?臉色不太好啊。”閆桂雲知道何姐低血糖,有頭暈的老毛病,她趕緊從收納袋中拿出一塊巧克力,讓何姐吃了,又趕緊倒了一杯熱水。緩了幾分鍾,何姐被閆桂雲扶著登上一輛684,嘴裏不停道謝。

清晨室外溫度隻有-7℃,站台上的閆桂雲雙頰都凍紅了,但她仍然微笑著迎來送往。

記者看到,“享受”座椅的既有老年人,也有年輕的上班族,許多人來到站台前凍得直皺眉,離開站台上車時卻一臉謝意。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