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巴塞羅那》的“包袱”

來源:大眾網 2018-01-12 05:15:47

  《午夜巴塞羅那》的“包袱”

  曾看過一篇關於喜劇的研究,有一個優越感理論,即小醜發笑,因為小醜是低姿態的,是比一般觀眾低,觀眾看到他後會感覺放鬆,於是就笑了。

  2009年,伍迪·艾倫執導,斯嘉麗·約翰遜、麗貝卡·豪爾、哈維爾·巴登等人主演的愛情喜劇電影《午夜巴塞羅那》獲金球獎最佳喜劇類影片,但是看完這部電影很多人會覺得並沒有值得發笑的地方。故事講述了美國女孩維琪和克裏斯汀結伴來巴塞羅那旅遊。維琪正在攻讀文化學碩士,即將結婚;克莉絲汀則充滿好奇心。她們品味相似唯在愛情上有所分歧,維琪不願容忍痛苦也不想爭取,追求實際而穩定定愛情;克莉絲汀享受激情並願意承擔折磨,勇敢冒險,但她無所規劃,隻知道自己不喜歡什麽。來到西班牙後,她們邂逅了一位非常有魅力的藝術家安東尼奧以及他同為藝術家的前妻愛蓮娜,由此展開一段浪漫的故事。

  這部電影裏,喜劇元素不是一個一個可數的“包袱”而是一種氛圍。伍迪艾倫喋喋不休的旁白輕鬆活潑地牽引著劇情發展。維琪、克莉絲汀、愛蓮娜、朱迪四位女性身上或多或少有著觀眾自己的影子。理智與欲望,激情與退讓,占有與投降,忍耐與自由,愛情裏充斥著高難度的選擇題。原本抗拒激情的維琪內心深處的欲望在安東尼奧父親的詩歌和西班牙吉他中被喚醒,天性浪漫的安東尼奧明白維琪的心思,趁機與她發生一夜情。那晚以後維琪就愛上了安東尼奧,她一方麵為不再專注與未婚夫的婚禮而自責,另一方麵不知道該如何放下理智與安東在一起。這是現實生活中常見的兩性現象,男人可以為了上床口若懸河地讚美一個不愛的女人,而女人往往沉浸其中並事後期待男人負責。第二天安東就轉而追求克莉絲汀,兩人迅速墜入愛河直到前妻愛蓮娜出現。克裏斯汀知道安東與愛蓮娜依然相愛,但她願意說服自己接受三個人的愛情,事實上,在這段趨於和諧的三人戀愛中每個人都獲得了藝術上的靈感,因為他們愛得自由無畏。可是很快克裏斯汀就退卻了,她繼續踏上尋找自我之路。在輕鬆的氛圍裏,導演帶著觀眾一起思考愛情與人生的母題,有限的人生裏,愛是短暫的,得到亦是失去。

  有人說,一切讓人發笑的根本在於:我們製造了驟然的認知邏輯變軌。以我們坐火車為例子,如果火車在快速前進的過程中,司機迅速的變換到另外一條軌道上,我們的身體會失去重心。同樣的道理,當我們的認知邏輯軌道突然變換到另一條軌道上的時候,我們的情緒會立即失去“重心”被釋放,於是就產生了笑。但我更願意坐《午夜巴塞羅那》這樣的慢火車,“我隻能前進不能回轉,因為心中燃燒著柔情,慢火車也能爬上山頂端”。看過了田園和山川,笑容燦爛。

  沈育曉/文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