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賣小哥”刀刺店長後“補刀” 稱因被刁難行凶

來源:中國新聞網 2018-01-12 02:38:00

昨日,十餘刀刺死棒約翰店長的外賣送餐員張某受審,在法庭上失聲痛哭。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去年8月8日,北京市朝陽區來廣營一家棒約翰餐廳內,外賣送餐員張某持尖刀刺向該店店長賈某十餘刀,致對方身亡。昨日上午,此案在北京三中院開庭審理,當庭播放的監控視頻顯示,張某行凶離開後又返回,向躺在地上的賈某補刺三刀。

  被訴故意殺人罪的張某受審時稱,其因送餐發生車禍受傷、安排工作等問題與賈某產生積怨。公訴方則認為,張某作案凶殘程度少見,其雖屬於自首但不足以從輕處罰。

  新京報記者 劉洋

  上午起爭執 下午釀慘案

  昨日的庭審,還原了發生於去年8月8日、曾受到廣泛關注的朝陽區來廣營棒約翰凶殺案。

  案發當天,送餐員張某因睡過頭了沒有上班,和店長賈某發生爭吵。下午張某直接到店,用員工櫃上備好的尖刀將賈某刺死。

  “被告人在幾刀捅傷店長後,返回現場又紮了三刀”,檢方指控稱,當天下午2時許,張某用手中的長30厘米的尖刀,刺入店長賈某頭、胸、腹部。

  經事後鑒定,賈某的心髒、肺髒、肝髒均被刺破,導致其失血性休克死亡。張某作案後一直等在現場,直到被趕來的民警控製。

  檢方認為張某應被追究故意殺人罪。

  “我們想讓他償命”,死者賈某的新婚妻子和母親當天也到庭,在此案刑事附帶民事部分,被害者親屬提出死亡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等賠償208萬餘元。

  監控視頻顯示“刀刀致命”

  庭審舉證前,因被害人家屬情緒激動,於是法庭暫停審理,並在出示視頻證據時,被害人家屬退庭回避。

  根據案發當時視頻,凶案發生於一瞬間,張某和店長先後走進後廚後的店長房間內,沒超過四分鍾,店長便倒在血泊中。

  緊接著,一身黑衣的張某在紮死賈某後走出後廚、離開,同事、其他員工立即拿起電話報警,而就在店員們準備報警時,張某又持刀走了回來。視頻中,報警員工試圖攔他沒有抓住,他對躺在地上的店長,又狠紮了三刀。員工陳先生看到其中一刀直擊心髒。

  公訴人結合視頻稱,張某刀刀紮向賈某要害部位,刀刀致命,在賈某受傷倒地身體還在抽搐時,不顧阻攔又回身再度行凶,且刀刺部分深入胸腔,“我們接觸很多命案,這種情況很少見”。

  “你有三個孩子,賈某剛結婚不久,現在兩個家庭破碎了”,庭審結束後,主審法官對張某進行了長達十分鍾的訓誡,稱其不選擇用法律手段維護個人權益,解決問題,而是殺害對方,最終導致雙方的悲劇。

  此案未當庭宣決。

  ■ 焦點

  送餐員稱被刁難行凶 死者家屬駁斥

  “眼睛有傷還讓我擦烤箱,別人不忙可以睡會覺,我送完餐回來了還不能休息要幹活……”對於殺害賈某的動機,張某受審時稱,列舉了其長期被賈某刁難的種種細節,但他的說法未得到店裏其他員工證言證實。

  張某稱,兩個積怨加深始於2016年一次送餐,他被別人撞到腳受傷後,和店長協商的治療方案是休息7天,給3天的工時費。後來自己發現腳傷沒有恢複,又多次赴醫院,於是不滿意此前的方案。張某隨後提出想讓單位認定自己是工傷,但被賈某拒絕,他便跟店長說要起訴單位,又被對方勸阻,“他怕耽誤他前途”。

  據張某回憶,案發當天他因睡過頭了沒有去單位,賈某打電話讓他“明後天都別去了”,於是兩人約好下午在店長辦公室解決。自己拿刀找賈某本想“嚇唬嚇唬他”,在要求上班被對方拒絕後,自己“一氣之下”拿刀砍殺賈某。

  “現在死無對證,你怎麽說都行?!”賈某新婚妻子和母親對張某的這一說法表示氣憤,據他們了解,張某發生的車禍是送餐過程中沒戴頭盔,逆行駕駛導致,根據棒約翰公司規定不應該認定為工傷,賈某作為店長隻是按照公司規定辦事,而且事後也根據公司規定給了他休假等,不應該是矛盾的源頭。“跟公司有矛盾,為什麽要殺店長?”

  “我弟弟回家還說,有個送餐的老鄉人(張某)很好很老實,沒想到卻能動手殺人”,賈某哥哥庭審後表示,賈某和被告人張某平實的口碑都不錯,同餐廳店員也都沒覺得張某有暴力傾向。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