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喊警察阻攔兒子酒駕 兒子反稱父親想送他坐牢

來源:北晚新視覺 2018-01-11 09:53:00

“喂,我兒子喝了很多酒 ,他一定要開車,我現在攔不住他,我們在塘棲大廈這邊,我隻能求助你們了,我真的沒有辦法了!”1月7日18時53分,杭州餘杭公安分局接到餘杭塘棲鎮王大伯(化名)的電話,稱自己兒子酒後要開車,知道酒駕不應該,但自己實在攔不住,請求交警幫助。接到警情,交警大隊塘棲中隊民警立即出動,迅速趕赴現場。

駕駛員的父親王大伯跟民警介紹情況

民警來到大伯說的地點,發現車子停在路邊,駕駛員小王(化名)靠在方向盤上已人事不省,大伯在路邊等警車到來。經過簡單的詢問,王大伯直搖頭,說一路苦心勸兒子不要再開車,但是勸不動,自己又不會開車,這車已經開出了幾百米遠,才停下來。

小王這會已經神誌不清,民警詢問也不答話,戴著的眼鏡都掉到下巴上了,呼吸酒精測試也無法配合。交警便將小費攙下車,由警車帶往醫院進行抽血。

駕駛員小王趴在方向盤上不省人事

到醫院後,小王看見警察護士,不但沒有害怕,還笑起來,比起了剪刀手。民警幫助護士完成了抽血,小王開始嘔吐,在旁的民警整整陪同了一宿。

王大伯告訴民警,當晚他們一家人在親戚家吃完飯,期間小王喝了有七兩白酒,一直喝到了六點半左右。之後兒子要走,王大伯便跟隨他下樓,兒子坐上一輛借來的大眾車開車,王大伯好言相勸,兒子完全不理會。王大伯說擔心他出事,隻能跟著上了車。車子沿著綠蔭街行駛轉彎進入了石目路,大概開了有1.5公裏。之後兒子便開始昏昏沉沉,費大伯覺得兒子已經醉得不行了,就撥打了報警電話。

當晚,小王因為喝太多酒,在醫院輸液醒酒。次日回想,已經不記得上車後發生的事情。小王說最近外麵欠了債,心情不好,他覺得父親是故意想送他坐牢。民警規勸小王,無論如何,不該酒後駕駛,也幸虧父親報警及時,沒有釀成大禍。

經檢驗,小費血液中酒精濃度為187.6mg/100ml,遠遠超出醉酒駕駛標準,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懲罰。都說可憐天下父母心,交警也提醒廣大駕駛員,臨近年關,無論心情好壞、應酬幾多,為了家人和自己,都不要酒後駕駛。

錢江晚報記者 吳崇遠 楊一凡 通訊員 金曉清 陳曉鋒

來源:新浪新聞

“喂,我兒子喝了很多酒 ,他一定要開車,我現在攔不住他,我們在塘棲大廈這邊,我隻能求助你們了,我真的沒有辦法了!”1月7日18時53分,杭州餘杭公安分局接到餘杭塘棲鎮王大伯(化名)的電話,稱自己兒子酒後要開車,知道酒駕不應該,但自己實在攔不住,請求交警幫助。接到警情,交警大隊塘棲中隊民警立即出動,迅速趕赴現場。

駕駛員的父親王大伯跟民警介紹情況

民警來到大伯說的地點,發現車子停在路邊,駕駛員小王(化名)靠在方向盤上已人事不省,大伯在路邊等警車到來。經過簡單的詢問,王大伯直搖頭,說一路苦心勸兒子不要再開車,但是勸不動,自己又不會開車,這車已經開出了幾百米遠,才停下來。

小王這會已經神誌不清,民警詢問也不答話,戴著的眼鏡都掉到下巴上了,呼吸酒精測試也無法配合。交警便將小費攙下車,由警車帶往醫院進行抽血。

駕駛員小王趴在方向盤上不省人事

到醫院後,小王看見警察護士,不但沒有害怕,還笑起來,比起了剪刀手。民警幫助護士完成了抽血,小王開始嘔吐,在旁的民警整整陪同了一宿。

王大伯告訴民警,當晚他們一家人在親戚家吃完飯,期間小王喝了有七兩白酒,一直喝到了六點半左右。之後兒子要走,王大伯便跟隨他下樓,兒子坐上一輛借來的大眾車開車,王大伯好言相勸,兒子完全不理會。王大伯說擔心他出事,隻能跟著上了車。車子沿著綠蔭街行駛轉彎進入了石目路,大概開了有1.5公裏。之後兒子便開始昏昏沉沉,費大伯覺得兒子已經醉得不行了,就撥打了報警電話。

當晚,小王因為喝太多酒,在醫院輸液醒酒。次日回想,已經不記得上車後發生的事情。小王說最近外麵欠了債,心情不好,他覺得父親是故意想送他坐牢。民警規勸小王,無論如何,不該酒後駕駛,也幸虧父親報警及時,沒有釀成大禍。

經檢驗,小費血液中酒精濃度為187.6mg/100ml,遠遠超出醉酒駕駛標準,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懲罰。都說可憐天下父母心,交警也提醒廣大駕駛員,臨近年關,無論心情好壞、應酬幾多,為了家人和自己,都不要酒後駕駛。

錢江晚報記者 吳崇遠 楊一凡 通訊員 金曉清 陳曉鋒

來源:新浪新聞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