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要上天!中國給南太島國修海底電纜澳威脅用魚雷炸毀!

來源:全網資訊 2018-01-12 00:00:00

來源:虹攝庫爾斯克

新年伊始,反華急先鋒澳大利亞開始了對中國的新一輪攻擊。澳大利亞國際發展與太平洋事務部長孔切塔·菲拉萬蒂-維爾斯10日毫無緣由地指責稱,中國在南太平洋地區島國的基礎設施項目不具成效,還附加了不利的金融條款,中國政府正在太平洋島國建設“毫無用處”的基礎設施項目。這一言論10日遭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強硬回擊:“澳方有關官員的表態罔顧事實,不負責任。中方已就此向澳政府提出交涉。”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10日說,澳官員越來越擔心中國在太平洋地區日益擴大的影響力,以及中國利用優惠貸款來增強其影響力的方式。他們私下指責中國試圖通過直接向該地區領導人提供資金的方式來贏得對基建項目的支持。在接受該媒體采訪時,維爾斯以南太平洋地區代言人的口吻說,“我們鼓勵中國以有效的方式利用發展援助。我們不想修建哪兒也通不了的道路,我們想要確保你所建的基礎設施實際上是有生產力的,而且會帶來一些經濟效益或某種健康效益。換句話說,我們不想隻是為了基建而基建”。這位澳官員表示,中國的影響力正在“明顯增強”,但在太平洋地區的基礎設施項目明顯沒有澳大利亞的援助項目那麽有效,“中國修建的道路和建築無用而且缺乏維護”。

這不是澳官員首次在中國援助南太國家的問題上說三道四。陸慷10日稱,長期以來,中國在充分尊重太平洋島國政府和人民意願、充分考慮當地發展需要的基礎上,向太平洋島國提供了大量援助。事實證明,中方援助極大地促進了這些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為當地人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受到有關國家政府和人民的熱烈歡迎。中國的援助在當地是否有成效,這些國家的人民和政府最有發言權。我們希望,澳方有關人士應該反躬自省,而不是對其他國家指手畫腳、妄加評論。

澳影子內閣外交部長、工黨參議員黃英賢10日表示,聯邦政府削減援助資金給中國提供了機會,阿博特和特恩布爾領導下的澳大利亞政府削減了110億澳元的發展預算,越來越多地放棄周邊地區,而中國在南太地區正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他譴責澳政府的反華策略,諷刺說:“每當政府陷入困境時,隻要抨擊中國就好了,這真是處理對澳大利亞經濟至關重要的關係的好辦法。”

作為大洋洲地區的超級大國,澳大利亞將南太平洋地區島國看作自己的後院,對來自區域外的影響力極為警惕。“你敢用中國公司修建海底電纜,我就敢用魚雷給你炸毀”,這是去年一名澳大利亞政府高級官員對所羅門群島總統當麵發出的赤裸裸威脅,其麵對周邊弱小鄰國時盛氣淩人的態度可見一斑。

澳大利亞對待南太國家的傲慢和霸道遭到地區國家的譴責和反對,就連澳前外長唐納也曾表示,澳大利亞熱衷於在太平洋地區充當大哥角色,卻在地區國家真正有需要的時候缺乏前瞻性立場,這使澳經常受到批評。

澳大利亞潛艇曾跟蹤中國艦隊被發現後立即吹哨敬禮

1985年11月27日,我國第一次出訪外國的編隊過新加坡馬六甲海峽,這是一條非常繁忙的水道,一艘新加坡巡邏艇在我編隊右舷巡邏,左舷有一艘遊艇,上麵的遊人驚訝地看著第一次出現在馬六甲海峽的中國戰艦,不停地拍照、錄像。頭頂上不時有幾架戰鬥機和偵察機飛過,而在編隊身後是一艘潛艇。

聶奎聚司令員要求X615艦放慢速度,等等那條潛艇,看看是人是鬼。過了一會,那艘潛艇從後麵趕了上來,有6名穿白色海軍服的外國人在拍照、錄像,艇指揮塔圍殼上站在一名大胡子軍官,軍旗是米字旗加一顆星,這是一艘澳大利亞海軍的潛艇。當澳大利亞潛艇駛過我編隊右舷時,吃起了致意哨,一名軍官舉手敬禮。132艦信號兵鳴一長哨回禮,同時艙麵人員向潛艇行注目禮。此時,新加坡巡邏艇也打來燈光信號:“早晨好。”X615艦則用燈光信號回答:“謝謝,你們好!”

從當時的留影我們可以看出,這是一艘澳大利亞的英製“奧伯龍”級潛艇。這種潛艇英國共建造了27艘,采用柴電動力,是大英帝國最後一型常規潛艇,澳大利亞海軍曾進口6艘,都以“O”開頭的單詞命名,所以在澳大利亞國內也被稱為O級潛艇。該級艇標準排水量1610噸,滿載排水量2410噸,艇長90米,寬8.1米,吃水5.5米,航速水麵12節,水下17節,通氣管狀態10節,續航力9000海裏/12節(水麵)。

“奧伯龍”級潛艇最大的特點是艇首突出的阿特拉斯CSU3-4型聲呐的整流罩,以及在水麵航行豎起後高出上甲板的水平舵。該級艇於上世紀60、70年代先後交付澳大利亞海軍,後來在20世紀80年代進行了現代化改裝,取消了尾部的2具魚雷發射管,保留了艏部4具533毫米魚雷發射管,並改裝發射裝置使其擁有發射美製“魚叉”潛對艦導彈的能力。

據筆者分析,132、X615編隊最可能遇到的是“奧賴恩”號或者是“奧塔瑪”號。因為這兩艘潛艇在上世紀80年代經常停靠在新加坡的英國軍港中,主要針對南中國海、印度洋海域,甚至是遠到東海、日本海等海域活動,執行水下間諜活動,以監視中國、印度、越南和印度尼西亞海岸,有時還會尾隨蘇聯太平洋艦隊,並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觀察蘇聯基地。

數年前,澳大利亞媒體曾經爆料稱一艘該級潛艇秘密潛航到上海吳淞口外進行隱秘偵察,但當其升起潛望鏡時卻發現上千艘漁船向其駛來,嚇得趕緊下潛逃竄,並在躲避中被中國漁船的漁網纏住,原因是澳大利亞潛艇碰上了東海的開漁季,遇上了萬船出海打漁的盛況。

而在“奧賴恩”號和“奧塔瑪”號兩艘艇中的話,筆者更傾向於遇上的是“奧賴恩”號,因為“奧塔瑪”號從1983年到1985年一直處於改裝升級狀態,所以可能不大會在1985年底出現在新加坡。鑒於“奧賴恩”號一直有監視跟蹤中國戰艦和軍港的傳統,加上編隊出海南島時情況通報稱有一艘蘇聯巡洋艦在南海活動,所以在新加坡的這次“偶遇”即可能是澳大利亞海軍對中國出訪編隊的一次預定偵察工作,也可能是該艘潛艇在完成對蘇聯艦艇跟蹤監視後返回新加坡時與中國編隊正好相遇。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