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氪金紙片人隻是一賞貪歡,但卑微的我隻要這點就足夠了

來源:網易新聞 2018-01-12 00:01:10

就不和這個世界一樣!這是三三有梗第201期。

從微博上大家轉發的錦鯉來看,2018年大多數人的最大夢想,要麽脫單,要麽暴富。

跟一夜暴富比,脫單大概太過平常,讓相對不現實的一夜暴富,反而成了大家的“夢中情人”。

那麽問題來了,暴富等同於脫單嗎?或者說假如金錢買不到真愛,但是卻可以買到表麵上的真愛?

現在看來,至少有很多人都是這麽認為的,生產感情、販賣感情的生意越來越有市場:畢竟感情荒蕪的人太多了。

要人愛你,請充值

不限於以《戀與製作人》為代表的乙女向和養成遊戲,虛擬世界通過種種暗示“有錢等同於有感情”,“要想獲得甜言蜜語和浪漫戀愛,請氪金吧!”

(圖/《戀與製作人》截圖)

入坑一時爽,填坑火葬場;你我本無緣,全靠我花錢;“如果老公還不來跟我談戀愛,那就是我氪的不夠多”。

不過和製片人戀愛突破不了次元壁,為什麽小姐姐們仍然願意樂此不疲地去遊戲裏找對象並氪金呢?

一方麵是遊戲開發商為了賺錢實在是太狡猾啦:畫麵做的精致,人設立的太蘇太完美。另一方麵,在現實中的真正的親密關係裏建立信任是要漫長得多的過程。這種漫長的過程裏充滿了麻煩和失望。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麽付出就一定會得到回報的東西,在感情上尤其如此。

相比於投入五年的時間跟人在一起,花錢安排兩個小時和一個理想的男朋友交往看起來更簡單:遊戲裏的一切都是完美的,有錢可以為所欲為,沒感情也無所謂,不用花很多時間去相互磨合一起成長。這些都是為了一種“我的付出在遊戲裏一定能得到結果”的確定感。

有人提出了一種概念來解釋這種心理——更換伴侶假說(mate-switching hypothesis)。更換伴侶假說認為,通過更換親密關係的對象使自己從糟糕的愛情關係中獲得解脫,進而尋求更好的另一半。而跟虛擬人物談戀愛,可以充分實現所謂的“後宮”,並且沒有道德譴責之虞——花錢買來的對象做什麽都天經地義。今天可以跟小奶狗玩,明天可以跟小狼狗玩,新鮮感和滿足感填充內心,某種意義上實現再次年輕。

雖然氪金戀愛隻是一晌貪歡,但卑微的我要這一點就夠了啊

《飛屋環遊記》裏的“社會性死亡”是被人遺忘,又一次側麵印證了扮演一個社會認可的角色,對於一個人的“存在”是多麽的重要。既然心知肚明是花錢買的贗品,那麽總有真相被揭開的一天,從中獲得的快樂也是有盡頭的。為什麽人們還願意花錢買一段沒有結果的感情?

我覺得,這大概是因為我們認為在這段時間裏獲得的“確定感”是有意義的。三次元生活中的社交關係會非常有效地緩解人的痛苦,缺乏社交或者被社群排斥在外是很痛苦的,而社交關係包括親密關係的邏輯是複雜而不確定的,這往往讓我們對於三次元的親密關係望而卻步。

在遊戲中的親密關係裏,“氪金讓白起/李澤言更愛我”這一邏輯簡單而確定,這種至高無上的邏輯給了我們一種“對感情能夠有所掌握”的確定感。

當一個需要通過炫耀而獲得虛榮心的人花錢買了年輕的男朋友:

(圖/《我的危險妻子》截圖)

當一個需要溫暖的孤獨的人花錢買到了一個知己:

(圖/岩井俊二《瑞普·凡·溫爾克的新娘》截圖)

這些確定感的遮羞布,雖然隻能擁有一段很短的時間,雖然真相就在不遠處,但這段時間對於人們來說依舊是有意義的。活在當下,及時行樂,又何嚐不是一種聊以慰藉自己的手段?

氪金養紙片人不夠爽,那你倒是養個三次元小哥哥啊?

在一部很久之前的漫畫《替身天使》裏,就出現過“私人演員”的角色P.A.,就是在現實生活中收取酬勞演戲的人。隻要接受你的委托,就會為你出演在現實裏的任何角色。

(圖/赤石路代《替身天使》)

想象照進現實,日本有一家名為“家庭羅曼史”的公司,成立已經8年了,專門為客戶提供專業演員來扮演客戶私生活中的任何角色。給錢就可以享有各種限時親密關係:朋友,丈夫/妻子,父親/母,令人歎為觀止。

馮小剛的成名作《甲方乙方》裏的“好夢一日遊”,就是這家日本公司的中國版本。馮小剛和葛優開的這家公司,專門扮演各種角色,幫顧客實現他們的白日夢,讓軍迷實現將軍叱吒戰場的夢,幫富翁實現吃苦的夢。

(圖/《甲方乙方》&《私人訂製》)

雖然作為賀歲片的《甲方乙方》的結局是一個頗為溫暖的故事,但這種社會角色的扮演設定也讓我心生惶恐。當讓人之所以為人的感情,漸漸被金錢驅動的關係所取代,這種《黑鏡》式的未來,你會願意活在其中嗎?

安徒生寫過一個冷酷的童話故事《影子》,說的是一位學者丟失了自己的影子,後來影子具備了人形,騙取了學者的社會身份,最終用奸計將學者陷害致死。

(圖/《哆啦A夢》第92集影子大雄)

更進一步的思考,每個人的地位在這個世界都是可以被代替的嗎?如果我們的社會角色被別人替代,甚至那個人比自己做的更能得到社會的認可,在這種《黑鏡》式的未來裏,還有什麽方法能證明“我是我”,而不僅僅隻是一個出演自己角色的演員?

這讓我想起了每集《世界奇妙物語》結束的時候,黑衣人大叔走出來,認真地拿出另一份契約,開始卸妝,準備下一個角色的扮演。

思來想去,我覺得能決定人之所以是為人的,並不是“氪金白起就會更愛我”的批發浪漫,那是被商人算計和利用的弱點,而是從心底裏驅動我們勇敢地追求浪漫的東西,哪怕現實中的愛麻煩又充滿了不確定性,哪怕這種勇氣隻能以氪金戀愛的方式被卑微的表達。這種勇氣是不能被量化和計算的,也就無從被估值,無從被表演,更無從被代替。

網易新聞首發,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