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伊朗騷亂:一顆雞蛋引發的血案?

來源:新浪新聞 2018-01-11 18:16:00

伊朗伊斯法罕省卡德利占市中心, 迎接2018年元旦的,是一陣人群的喧囂和嘈雜聲。

這不是燃放禮花或者人群歡騰的喜悅聲音。相反,聲音中夾雜著恐懼、憤怒。

一群人正試圖占領一座警察局。人們憤怒地向建築物投擲石塊。警局的牆壁炸裂,從窗戶裏噴著火苗,煙塵在空氣裏彌漫。

街上的汽車被打碎了窗戶。自動取款機被砸得稀爛。路邊的長凳被掀翻在地。電話亭裏的聽筒垂在半空,無助地搖擺。

卡德利占不是唯一一座上演騷亂的伊朗城市。

去年12月28日,伊朗第二大城市馬什哈德首先爆發示威,隨後蔓延至首都德黑蘭、卡德利占及其他多個城市。

示威最終變為騷亂,造成包括1名警察在內的20人在騷亂中死亡,上百人被逮捕。

目前,騷亂已經平息。《文匯報》駐德黑蘭記者朱寧表示,5號之前,在德黑蘭一些重要的地方,比如德黑蘭大學、革命廣場,都部署了大量的警力。而5號以後,這些地方的警力就已經都撤離了。這說明,這場騷亂基本已經結束了,特別是在伊朗的首都德黑蘭,整個城市已經完全恢複秩序。

關於騷亂的導火索,曾有傳言稱,是因為雞蛋價格上漲,導致大家走上了街頭抗議。

對此,據朱寧觀察,單純歸罪於物價上漲可能不那麽準確。在他看來,大家炒作得比較多的是雞蛋價格上漲,但是除了雞蛋以外,其他的物價沒有出現明顯的上漲。

朱寧認為,民眾走上街頭的原因還是民生問題。伊朗的經濟長期表現比較低迷,人民生活得不到改善,所以大家有一定的積怨。

不過,伊朗經濟低迷已久,點燃民眾怒火的究竟是什麽?

去年12月,魯哈尼向議會提交了一份2018年財年的在預算,裏麵明確地寫道,將取消政府對民眾大約11到12美元的生活補貼。

雖然在我們看來,這個補貼微不足道,但這個決定對於很多窮苦老百姓來說是致命的。

朱寧簡單算了一筆賬,伊朗底層的家庭孩子比較多,一個家庭如果有五個孩子,加上夫妻兩人的話,七個人一個月就會靠政府補助有七八十美元的收入,完全可以保障一家人吃飽。所以如果魯哈尼取消這個補貼,就是動了底層人民的奶酪。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抗議的主題從抗議物價最後一路升級到抗議政府,甚至還要求王室複辟。

為此,伊朗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2日譴責稱,“伊朗的敵人”在這次事件中煽風點火。而伊朗最高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阿裏沙姆哈尼接受媒體采訪時,甚至指認美國、英國和沙特阿拉伯是“幕後黑手”。

軍事評論員王強表示,不能排除有“幕後推手”的可能性,因為騷亂最初的訴求和之後的發展出現了明顯的錯位。

預算案的拋出、普通老百姓失去經濟補助、物價上漲等一係列因素導致底層的民眾要上街表達自己的政治訴求,這些作為街頭政治的起點是正常的。但我們知道,伊朗是一個政教合一的國家,在這種政治體製裏麵卻有人喊出了讓前國王複辟的口號。像這種宗教矛頭的指向性是非常明顯的,很顯然和最初的運動的出發點是不一致的,難免就讓人產生聯想。

而特朗普更是頻發推特,發布伊朗“壓迫性的政權不會被永遠忍受”、“伊朗公民受夠了伊朗政權的腐敗和揮霍國家財富支持國外恐怖主義”等言論。這讓人不由自主地想起2011年顏色革命的時候,伊朗街頭同樣出現了這種情況。

那麽,真的會是美國在背後主導這次騷亂嗎?

上海外國語大學專家趙偉明分析,要說美國從一開始就策劃了這場騷亂,還有待證據來支撐。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一旦民眾上街抗議,那麽西方領導人特別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借機做文章,因為伊朗是美國目前在中東地區的頭號敵手。所以民眾有怒氣,他是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對質伊朗政府的。

根據趙偉明的判斷,特朗普會趁這個機會來削弱或者進一步打擊伊朗的政權,但是這並不是說他一開始就是始作俑者。他目前隻是在利用這場騷亂,以此為抓手,對伊朗現政府進行打壓,這點是毫無疑問的。

顯然,哈梅內伊意識到了這一點,眼下的伊朗內憂外患,而外患顯然更容易讓事情變得糟糕,平息騷亂的關鍵,恰恰是讓不明真相的伊朗人意識到這一點:政府不是人民的敵人,魯哈尼改革的嚐試被一些境外勢力別有用心的大做文章,伊朗人應該看清真相,和政府一致對外,而不是被這些勢力當槍使。

確實,一大批支持伊朗現政府的民眾後來走上街頭。

“我們要表達對哈梅內伊的支持!我們不會背叛他!”一些支持者這樣喊著口號。

但是,中東局勢波詭雲譎。誰又能保證,這些如今的“鐵杆粉絲”未來不會“倒戈”?畢竟,伊朗也好,中東也好,它們的命運都非它們自己可以掌控。

(看看新聞Knews記者:浦潤民 編輯:曾小真)

版權聲明:本文係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