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監會叫停券商資管委貸 非標業務走到盡頭? - 今日頭條

證監會叫停券商資管委貸 非標業務走到盡頭?

來源:每經網 2018-01-11 19:39:04

1月11日下午,證監會窗口指導叫停了券商資管、私募基金投資委托貸款資產及信貸資產業務,作為配套,基金業協會停止對投貸款項目的集合計劃的備案。業內人士表示,“若資管新規出台,因為產品期限不能短於非標到期日,非標幾乎沒有投資者會買。”

從現在起,放下杠杆,做一個幸福的人。

1月11日下午,第一財經從多個信息源了解到,證監會窗口指導叫停了券商資管及私募基金投資委托貸款資產及信貸資產業務,作為配套,基金業協會停止對投貸款項目的集合計劃的備案。這意味著,證監會從監管層麵直接堵上了當前很多資管產品非標投資的重要渠道。

“之前是銀行委貸被限製,按照最新的嚴管要求,證監會現在進一步對信托貸款進行了限製。資管產品不能再像之前那樣通過信托放貸款。”滬上一家上市券商非標投資人士告訴第一財經。在他看來,不論是銀監會1月6日頒布的委貸新規,還是11日下午證監會的窗口指導,均是對資管新規的配套文件。

“若資管新規出台,因為產品期限不能短於非標到期日,非標幾乎沒有投資者會買。”該上海上市券商非標人士直言。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委貸叫停

1月11日下午,第一財經了解到,證監會窗口指導叫停了券商資管、私募基金投資委托貸款資產及信貸資產業務,作為配套,基金業協會停止對投貸款項目的集合計劃的備案。第一財經了解到,某地方證監局發布了關於證券公司資產管理計劃參與貸款類業務的監管規定,要求不得新增參與銀行委托貸款、信托貸款等貸款類業務的集合資產管理計劃(一對多)。

並且,定向資產管理計劃(一對一)參與上述貸款類業務的,管理人應切實履行管理人職責,向上應穿透識別委托人的資金來源。確保資金來源為委托人自有資金,不存在委托人使用募集資金的情況。同時向下做好借款人的盡職調查、信用風險防範等工作,其他監管機構有相關要求的,也應從其規定。

另外,根據窗口指導,已參與上述貸款類業務的定向資產管理計劃發生兌付風險的,管理人應及時向監管部門及行業協會報告。“管理人應切實履行職責,做好風險處置工作,不得剛性兌付,同時避免發生群體性時間。”

與此同時,基金業協會停止對集合類和基金一對多投信托貸款項目集合計劃的備案。

某大型券商資管內部人士透露,截至目前還沒有接到協會或者證監局的正式通知,但與業內交流的情況來看,消息基本上可以坐實。這也與這段時間以來的監管導向相一致。從目前了解到的情況來看,集合產品投資非標要停止備案,還在存續期內的產品到期不得展期。

上海某中型外資基金公司人士也透露,具體監管層麵可能不會出文,有些公司收到了窗口指導。“一對多產品,不得投資於委托貸款、信托貸款等貸款類業務,如合同範圍中涉及委貸或者信托貸款這類但實際並不投資的還可以解釋,如果是實際投資於這類業務,即便是處於備案期的產品,也將不予備案。”其分析。

另外,對於一對一產品,如果投資委貸或者信托貸款類,向上穿透不得存在募集資金的情況,投資其他類型暫時沒有要求。

“從委貸貸款新規後,這個配套跟進的文件,也是在預之中,沒有可以奇怪的。因為所有從客戶募集的資金不能作為委托貸款,而不管是集合類資金還是一對多都是從客戶募集的資金。”上海一家私募機構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

受托管理的他人資金包括資管計劃、銀行理財、信托計劃、私募基金等不得通過委托貸款放款。“現在來看是整個證券係統的發文,我們分析對基金專戶、券商資管等一對多定向資管參與貸款類業務都進行了禁止。”北京某公募基金子公司人士分析道。

業務難做

監管對非標的嚴控已經覆蓋到一行三會協調監管的層麵。1月6日,銀監會頒布了《商業銀行委托貸款管理辦法》最核心的影響之一,正式禁止受托管理的他人資金作為委托方。委貸新規發布後,任何資產管理產品募集的資金都不能再發行委托貸款。

上述上海上市券商非標投資人士告訴記者,一般而言放貸款有兩種方式,一是通過銀行做委貸或者通過信托做信托貸款。在銀行委貸被限製後,按照最新的嚴管要求,證監會現在進一步對信托貸款進行了限製。資管產品不能再向之前那樣通過信托放貸款。

“我了解到,很多私募基金都在做委貸業務。”前述上海私募機構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很多私募基金通過委托貸款進行非標的投資,很多第三方理財機構的私募基金都采取這種方式。“基本上委貸業務和證監會體係說‘拜拜’了。”上述上海某中型外資基金公司人士也表示。

去年以來,監管做出規定,券商資管、私募基金不能直接投資於非標受益權,但是沒有限製通過信托投資非標,這次的窗口指導意味著對上述業務幾乎全部限製。

“受這次政策影響最大的,應該是那些已經成立完成但沒有備案的產品。具體涉及到多少產品及多大的規模,現在還不好估計。從產品的特點來看,一百萬起、能報出預期收益率的大多數是此類型產品。”上述券商資管內部人士告訴第一財經。

該人士也坦言,目前行業交流下來看,對券商資管年內業務開展的預期並不樂觀。一方麵,元旦開始實行的增值稅新規,已經讓產品原有回報率打了折扣,與公募基金產品相比並不具有稅收優勢;此次再收緊對非標投向的監管,同時去通道、清理資金池的繼續,都使得非標業務開展難上加難。

上述上海上市券商非標投資人士也分析,是否可以通過不放信托貸款,而是投資股權+回購曲線投資。現在通過信托貸款肯定是不行了,可能會存在變通的可能性。

“總之,投向非標的產品在現有業務占比挺大的公司,接下來業務越來越不好做了。”上述大型券商資管內部人士也進一步表示。

回流信托

在上述上海上市券商非標投資人士看來,不論是銀監會1月6日頒布的委貸新規,還是11日下午證監會的窗口指導,均是對資管新規的配套文件。

“最近銀行放不了委貸,我們通道費率漲幅很大,規模越大的通道收益越高。潛在利好於集合信托,有些業務未來可能回流於信托。我們部門去年一單通道沒有做,這周部門卻接到了幾個通道的業務。”某信托人士透露道。

“非標其實現在規模下降很厲害,雖然產品多,但是銷售不好做,一些信托的收益率都上到了8%。”該上海上市券商非標人士進一步表示。

“現在很多信托公司也不放信托貸款了,因為信托貸款跟信托公司的資本金是掛鉤的。每年額度都是固定的,很多信托公司額度已經用完。隻能投資於股權,兩年之後進行受益權或者債券受益權回購。”上述上海上市券商非標投資人士也表示。

上述北京公募基金子公司人士也向第一財經表示,去年以來基金子公司通道業務通道費已經到達了千三的水平,現在子公司通道接近於停滯,如是一來,“通道基本是不能做了,子公司的非標也走到盡頭”。

來源:第一財經 記者:郭璐慶 謝丹敏 張婧熠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