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該為信任付出多少?10年後,區塊鏈將會告訴你答案!

來源:搜狐科技 2018-01-11 17:15:00

編者按:2017 對於區塊鏈技術來說是“生死攸關”的一年,也是部分區塊鏈解決方案從概念走向實踐的一年。 Rachel Botsman 認為現在的區塊鏈技術正如 1993 年的互聯網技術一樣,即便當下大部分人對此還不是十分了解,但十年之後,就會完全無法想象沒有區塊鏈技術的社會該如何運轉。區塊鏈在有望帶來各種便利之外,由於其所需信任成本大幅降低,因此也會重新定義信任問題。

在比特幣和區塊鏈開始引起主流投資界關注的時候,總部位於紐約的 Digital Asset Holdings (DAH)正式創立而成,由前摩根大通大宗商品交易業務負責人 Blythe Masters 出任CEO職位。這位華爾街的資深人士對於許多銀行所麵臨的一個共同的問題深有體會,那就是不相容的金融數據庫如何實現相互交流這一問題。這需要很高的成本,解決起來非常複雜,並且十分費時。盡管交易者看上去是在閃電般速度的環境裏進行高速的工作,但用於執行交易的技術卻非常的過時,而且速度很慢。

交易者會有大量的電話往來,大量的交易電子郵件,甚至偶爾還需要發送傳真。股票交易可能需要三天的時間才能通過像全國證券清算公司(NSCC)這樣的清算機構來轉手。這個過程被稱為“結算延遲”,在結算發生之前的每一個小時,由於交易都是處在在買賣之間懸而未決的狀態,那就增加了交易不能通過的風險。顯然,盡可能地縮短延遲時間符合銀行的利益要求。

區塊鏈可以幫助將一場交易整個生命周期的延遲從幾天縮短到幾分鍾的時間,甚至完全消除延遲。據西班牙銀行金融科技投資基金 Santander InnoVentures 的一份報告顯示,到 2022 年,賬本技術可以通過減少監管、降低結算和跨境成本,每年為銀行節省 150-200 億美元。

在華爾街,競爭的帷幕已經拉開。普通人會把錢存在哪裏?是在銀行的活期賬戶、定期儲蓄賬戶還是保險箱裏?區塊鏈可能會成為一個新的價值資源庫。標準的貸款是怎樣的流程?通常銀行會評估個人或企業的信用評分,來決定是否貸款。而區塊鏈可以成為檢查任何潛在借款人信譽的一個渠道,從而促進越來越多的點對點融資。傳統的信用卡和匯款服務是什麽流程?它們目前是通過銀行來流通,但是區塊鏈可以直接處理從人到人的這種交易。

要知道主要由德勤、畢馬威、安永和普華永道這“四大”審計公司主導的傳統會計行業價值數十億美元。數字分布式賬本可以實時透明地報企業財務交易,減少對傳統會計操作的需求。也正是因為如此,金融行業的大多數主要參與者都在忙於向區塊鏈解決方案投入大量的資源。他們必須主動接納這種新的方式,以確保是對他們有利而不是有害。

總部位於舊金山的企業 Chain 據說已經從 Nasdaq、Visa 和 Citi Ventures 等大公司拿到了 3000 萬美元的融資,用於開發分布式賬本的開源代碼。IBM、富國銀行(Wells Fargo)、倫敦證券交易所以及其他類似機構已經開始與 Digital Asset Holdings 合作來開發開源區塊鏈軟件。最初被稱為 Open Ledger,後改名為 Hyperledger 的開源項目由 Linux 基金會發起,成員包括荷蘭銀行和埃森哲等十幾個不同利益體,目標是共同合作,推進區塊鏈數字技術和交易驗證的開源項目。

高盛最近為自己的加密貨幣,也就是它自己的比特幣版本——用於處理外匯交易的 SETLcoin,提交了專利申請。這一貨幣旨在銀行自己的私有區塊鏈上運行,這也就意味著複製的交易賬本仍然位於銀行壁壘之內。這似乎與這項技術的目的,即創造一個毋庸置疑的真理版本、所有人都可自由使用,完全消除對於銀行的需求相悖。在專利申請中,高盛將 SETLcoin 描述為有望保證交易的“即時執行和結算”。這意味著銀行需要保留的用於對抗交易風險的所有資金將會被釋放。

總部位於紐約的區塊鏈初創企業 R3CEV 發起了一個被稱為 R3 的區塊鏈聯盟,至今為止已經吸引了 40 多家銀行的參與,共同為區塊鏈製定統一的標準。如果多個版本的區塊鏈不能一起發揮作用,那這項技術將變得毫無價值。R3CEV 希望能將所有的銀行和監管機構召集到一起,這樣他們就能共享一個賬本,一個不受任何一個人或一個組織控製,而是許多參與者同時控製的賬本。值得一提的是,R3CEV 聘請了一位名叫 Mike Hearn 的男士來擔任首席平台官。Hearn 是 Google 的前工程師,在區塊鏈世界裏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他用了五年多的時間與同為 Bitcoin Core 的開發者 Gavin Andresen 一起工作,Bitcoin Core 是維護運行比特幣對等網絡源代碼工作最初的一個開發者團隊。

2016 年 1 月,Hearn 公開否認比特幣的未來,並說這本身就注定是個失敗。他表示:“比特幣失敗是因為社區的失敗。本來應該是一種全新、分散化的貨幣形式……卻變成了一種更糟糕的形式:一個完全由少數人控製的係統。本應用於阻止這種結果的機製已經坍塌,因此也就沒有什麽理由認為比特幣實際上可以比現有的金融係統更好了。”就在他發表這番言論幾天之後,Hearn 加入了 R3 聯盟。他對自己的這一舉動辯護道:“目前的比特幣係統,我指的是我們今天使用的區塊鏈係統,由於 1mb 的限製(比特幣區塊的上限)存在,所以並不會改變這個世界。所以,如果在幫助現有金融體係建立比現在的類似比特幣一樣的更好的東西,與幫助比特幣社區建立比現在類似於銀行業務一樣的更糟糕的東西,這兩個之間進行選擇,那我倒不如去用戶所在的地方,與銀行合作。”

無論是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還是 Hearn,看上去每一個人,無論動機多麽不同,都爭先恐後想創建一種像中本聰區塊鏈那樣的東西,並且想做到更好。對許多人來說,這是當下最大的一個遊戲。

區塊鏈也引發了一個關鍵的問題:我們應該為信任問題付出多少?在過去一年的時間裏,我支付了我的銀行利息和部分隱藏費來核實賬戶和餘額,以便我可以向陌生人付款。我花了數千美元請律師來擬定合同,因為我不太確定其他人會是怎樣的一種行為(在信任損毀的情況下也可以解決一些事件)。我付給保險公司錢讓他們來監控關於我的健康、汽車、家庭甚至生活中的風險。我付給會計師錢用來協調審計問題,也向房地產經紀人支付了數萬美元。這樣看來,為了能夠把控我們的生活,為了對相關交易仔細核查,我們真的是付出了很多。所有這些“可信的中間人”都是這個世界製度信任的組成部分,現在卻正遭受著深深地質疑。

有關區塊鏈的許多想法聽起來雄心勃勃,充滿了冒險和激進精神。其中許多想法被炒的沸沸揚揚,資金過度湧入,但很有可能會以失敗告終。毫無疑問的一點是,由於這一新技術所需要信任成本大幅下降,目前為確保我們的信任而向其付費的第三方(無論是代理人、證明人還是保管人)如果不想被一個賬本所取代,那他們就越來越需要證明自己的價值所在。

1993 年,包括 Al Gore 在內的一批人正在向這個世界宣傳即將到來的、能夠改變世界的“信息高速公路”。在當時,互聯網還是一個新穎的概念,真正了解的人不多,人們也不知道怎麽利用這一新事物。早期的網絡擁護者 John Allen 在參加 CBC 電視節目時,試圖向觀眾解釋該如何來使用:“在這個世界,有一張桌子,桌子上有一個很大的標誌,寫著‘足球’,而全世界想參與這場會議,談論足球的卻有 150 名或者 1000 名運動員。”當時,馬克·紮克伯格隻有九歲,Google 創立隻有三年的時間,對互聯網及其未來潛在實現商業化的其他產品和公司是否能出現還尚不明確。而現在的區塊鏈技術正如 1993 年的互聯網一樣。盡管大多數人可能都不知道區塊鏈技術是什麽,但從現在開始往後數十年左右,區塊鏈技術會像現在的互聯網一樣:我們無法想象,沒有它,社會該如何運作。互聯網改變了我們分享信息,以及彼此之間的連接方式,區塊鏈將改變我們如何交換價值以及我們所信任的對象。

(36氪編譯組出品,未經許可禁止轉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