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故和醜聞困擾美軍

來源:新浪新聞 2018-01-11 05:52:00

當地時間2018年1月8日,日本衝繩。1月6日,一架美軍直升機因“儀器顯示螺旋槳異常”在日本衝繩縣宇流麻市的沙灘上緊急著陸。8日上午,美軍用另一架大型直升機將該直升機吊起,運回附近的基地。視覺中國供圖

1月2日,美國“航空周刊”網站報道,當天在美國社交媒體上,廣泛流傳著一架昂貴的KC-135加油機在地麵發生爆炸的照片,事故背後的原因是軍方人員進行了誤操作,在測試時給飛機內部充入了過大壓力。

這種責任事故對龐大的美軍而言並不鮮見。據統計,2017年,美軍在全球的駐軍中,僅非戰鬥任務的軍機墜毀事件就發生了22起,造成37名官兵死亡,比上一年多出1.3倍。

而海軍方麵,僅“麥凱恩”號和“菲茨傑拉德”號撞船事件,就導致美軍官兵17人死亡。2017年美國海軍在西太平洋地區的事故更是高達9起。美國資深參議員麥凱恩無奈地說:“美軍正在自我毀滅中。”

這種說法有些聳人聽聞,但事故與醜聞總是緊密相連。據美國媒體報道,被稱作“史上最嚴重”的美國海軍第七艦隊腐敗窩案眼下正在進一步發酵,已有包括60多名高級將領在內的超過440名海軍現役和退役官兵涉嫌受賄被調查。輿論認為,這牽扯出美國海軍係統內的巨大管理漏洞。這類腐敗窩案,成為眾多事故原因的最好注解。

腐敗與醜聞對美軍而言並不新鮮

美軍法紀森嚴,全球炫耀武力,為美國的政治、經濟和其他利益服務。例如,在2017年11月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東亞之行中,就有包括“羅納德·裏根”號、“西奧多·羅斯福”號和“尼米茲”號3艘核動力航母,以及11艘“宙斯盾”驅逐艦組成的3個航母打擊群在西太平洋海域伴隨活動,使得特朗普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宣示,都似乎充滿了巡航導彈、精確製導炸彈般的威力。這樣一支軍隊,怎麽會與腐敗、醜聞發生關聯?

事實上,腐敗與醜聞對美軍而言並不新鮮。

美國媒體報道,美軍建設中浪費驚人。有媒體稱,“國防部為一把普通扳手掏了離譜的9000美元;為一個價值4美分的二級管掏了110美元”“空軍為軍機上的一個馬桶蓋掏了5000美元”。參議員格拉斯雷對空軍的抨擊上了美國報紙的頭條:“空軍為一把椅子腿上的塑料帽支付了1118.25美元。”

與此緊密相連的是事故頻發。剛剛過去的2017年,美軍僅在西太平洋海域被曝出的事故就高達9起。

2017年1月31日,美軍導彈巡洋艦“安提坦”號在試圖停泊東京灣時擱淺,造成推進器受損並且漏油,幸無人員傷亡。

2017年5月9日,美國海軍巡洋艦“夏普倫湖”號與一艘韓國漁船在鬱陵島以南約56英裏的水域相撞,沒有傷亡報告。

2017年6月17日淩晨1時半,美國海軍第七艦隊的“阿利·伯克”級“菲茨傑拉德”號“宙斯盾”驅逐艦,在南海活動後駛回日本橫須賀母港時,與菲律賓籍貨船“水晶”號相撞,造成7名水兵死亡,3個艙室漏水,動力係統損毀嚴重。

2017年8月3日,正在南中國海航行的美國海軍軍艦上一名水兵落水,經全力搜尋一無所獲,美國海軍隨後宣布放棄搜救。

2017年8月5日,美國海軍陸戰隊一架MV-22“魚鷹”運輸機在澳大利亞東海岸墜毀,造成3人死亡。

2017年8月21日早上7時24分,美國海軍“麥凱恩”號導彈驅逐艦在新加坡東部和馬六甲海峽附近海域與一艘商船碰撞,艦上10人失蹤,5人受傷。

2017年10月11日,在日本衝繩縣東村高江地區美軍北部訓練場內,美軍一架CH-53大型運輸機著陸後起火。

2017年11月18日,美國海軍“本福德”號導彈驅逐艦,在日本東京近海的相模灣與一艘日本拖船發生碰撞,“本福德”號受損情況並不嚴重。

2017年11月22日下午,美國海軍一架飛機在日本衝繩東南部的太平洋海域墜毀。美軍第七艦隊在聲明中稱,飛機上載有11人,有8人獲救。

與事故同時曝光的是被美國媒體稱作“史上最嚴重”的美國太平洋艦隊下屬第七艦隊的“塌方式”腐敗窩案,《華盛頓郵報》的報道指出,目前已經明確的涉案人員數量眾多且涉及廣泛,既包括海軍現任和前任高級將領、作戰部隊的一線官兵,也包括服務於美國海軍的防務承包商,甚至還有海軍犯罪調查局的執法人員牽涉其中。

腐敗方式和作弊手段並不新鮮

所有的腐敗案都由權力的尋租方和權力的租用方構成。美國媒體稱,此番美軍太平洋艦隊腐敗窩案的權力租用方的主角,是馬來西亞裔防務承包商倫納德·弗朗西斯,他開設於新加坡的“格倫亞洲海洋防務公司”,主要經營海上防務後勤補給的承包工作。

倫納德在美國海軍中赫赫有名,他幾乎一手掌握著整個第七艦隊的補給供應鏈,包括東南亞和從俄羅斯的海參崴到澳大利亞的布裏斯班的所有海域和碼頭。倫納德的事業蒸蒸日上的原因,是他花費幾十年的時間,“買”來了與美國海軍“稱兄道弟”的關係。

據媒體報道,2013年9月,美國聯邦調查局以行賄和欺詐美軍經費的罪名逮捕了倫納德。經過長時間審訊,倫納德承認他以現金賄賂、性交易和提供奢侈品及休假等方式,向數百名美國海軍各級官兵行賄,金額高達數千萬美元。

當然,倫納德的付出不會白費,作為交換,他會收到機密信息,包括軍艦和潛艇活動的行程安排及敏感的開發合同。利用這些秘密數據和通過賄賂在美國海軍中建立的人脈關係,倫納德讓美國軍艦停靠在他的公司運作的港口。他會對燃料、拖船、駁船、食物、水和汙水處理等提高價位收費。

美軍在經費管理上極其嚴格,預算內經費達到美軍開支的97%以上,能夠由軍隊負責人自主開支的經費,不足美軍開支的3%。這些預算經費的開支,每一個項目都要經過嚴格的招投標程序。一般來說,在程序正規的商務招標中,想通過正當手段獲得數額巨大且條件豐厚的防務承包合同,難度是很大的。倫納德卻可以通過各種“不正當”手段,順利達到自己的目的。

倫納德先通過向負責招標的美國海軍後勤軍官以及作戰部隊的高級將領行賄,“搞到”其他競標公司的出價。隨後,他再報出一個遠低於競爭對手的價格,進而順利中標。此後,倫納德與美國海軍一線官兵勾結,利用財務製度漏洞虛報開支,以彌補交易損失,騙取美國海軍經費。

倫納德利用這種手段在第七艦隊的招標中屢試不爽。由於美國海軍在亞太地區駐軍廣泛,且要維持較高的生活水準與物資保障水平,後勤供應一項耗資巨大。倫納德在壟斷該地區供應合同後,每年都可入賬數億美元,業務範圍遍及美國海軍駐泊和停靠的日本、韓國、新加坡、澳大利亞和斯裏蘭卡等國港口。倫納德利用行賄手段獲得承包合同的行為已持續10餘年之久。

倫納德被逮捕後認罪,但他隻承認賄賂眾多海軍軍官及騙取海軍3500萬美元,而美國海軍犯罪調查局認為,這隻是這起超級賄賂案的冰山一角。

美軍體係化的森嚴法紀,在防止腐敗方麵發揮著非常關鍵的作用。但是,無論怎樣完美的法紀體係,不可能無懈可擊。例如,在美軍全球機動和執行海外任務時,其後勤保障的很大一部分,是通過市場提供商業化保障。法紀無論怎樣嚴密,不可能具體到艦船到達的每一個港口和碼頭,加之美軍所需保障的類別多樣、規模龐大,執行任務過程中隨時可能出現預案外情況,因此,在美軍的保障環節上,不可能完全排除人為因素,這就為腐敗行為的發生提供了可能。

腐敗案反映出美軍的深刻隱憂

腐敗是戰鬥力的天敵,這對世界上所有國家的軍隊都一樣。美軍太平洋艦隊下屬第七艦隊“塌方式”腐敗窩案的發生,至少暴露出美軍以下隱憂。

一是涉案軍官層級之高令人瞠目。2011年9月,倫納德受邀前往安納波利斯海軍軍官學校參加海軍最高級軍官交接儀式,並與時任海軍作戰部長喬納森·格林納特上將握手談笑。格林納特上將還曾用官方信紙寫信給倫納德,感謝其對太平洋艦隊旗艦、“藍嶺號”兩棲登陸指揮艦的“一流服務”。此外,前任海軍作戰部長拉夫黑德上將與倫納德也有過交往。倫納德在美國海軍內部深厚的人脈關係,使他在成為海軍犯罪調查局的調查對象後,仍然以特邀貴賓身份,出席海軍各種活動。

二是相互監督嚴重鬆懈。美國軍官榮譽準則規定:第一,我們決不說謊;第二,我們決不欺騙;第三,我們決不偷竊;第四,也決不允許我們當中任何人這樣做。但事實證明,美軍官兵,甚至相當高級的將領,沒有遵守這樣的榮譽準則。

美國戰略司令部司令西塞爾·漢尼表示:“我早就料到他(倫納德)會有這麽一天。”美國太平洋艦隊前任指揮官帕特裏克·沃爾什在一次采訪中表示,自己曾不止一次收到倫納德的赴宴邀請,但他一次都沒去過。問題是,他們明顯發現了倫納德有問題,為什麽沒有及時檢舉和報告?作為美軍高級將領,履行了維護軍官榮譽準則所規定的責任和義務了嗎?

三是對戰鬥力構成潛在的嚴重破壞。美軍第七艦隊發生在和平條件下、平靜的海麵上的那些低級責任事故,造成了嚴重的裝備損壞和人員損失。它客觀地提示,如果是在激烈對抗的實戰條件下,情況可能會更糟糕。這與那些由倫納德埋單的腐敗行為脫不了幹係。對此,一位匿名美國海軍退役軍官承認:“連蘇聯曾對我們的滲透所造成的破壞,都比不上倫納德,很多連克格勃都做不到的事情,倫納德卻做到了。”

(作者單位:國防科技大學信息通信學院)

吳敏文 來源:中國青年報 ( 2018年01月11日 11 版)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