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客之夜丨迅雷陳磊:以 CES 為起點,玩客雲要帶共享計算和區塊鏈走向國際

來源:搜狐科技 2018-01-11 08:18:00

去年 10 月 31 日,在「玩客雲戰略發布會」上,擔任迅雷 CEO 大概 110 多天之後,陳磊首次公開出現在了公眾麵前。

2014 年加入迅雷負責雲計算業務之前,陳磊在穀歌、微軟、騰訊等多家公司工作多年,均從事於雲計算、大數據的研發管理工作。由他來作為迅雷掌舵人,也將這家公司在雲計算領域的戰略意圖表露無疑。

玩客雲的推出,是迅雷和網心科技對於未來雲計算全新發展模式的一次探索。去年在接受極客公園采訪時,陳磊表示,玩客雲在迅雷的雲計算生態構建過程中,承擔著共享計算節點的功能。

本質上,玩客雲是迅雷推出的一款私人雲盤,它所能實現的功能是提供暢快下載、隨存隨取、文件管理、遠程操控以及多媒體娛樂等。之所以玩客雲能夠承擔共享計算節點的功能,重要的一點在於,迅雷在它的身上引入了「玩客獎勵計劃」。

該計劃的核心是,以玩客雲作為平台,利用共享計算和區塊鏈技術來實現對社會閑置資源的再利用,從而達到提升社會計算能力、降低社會計算成本的目的。

為此,迅雷推出了「鏈克」(原名玩客幣),它是迅雷玩客雲基於共享計算生態、結合區塊鏈技術打造的虛擬數字資產。用戶可以通過分享自己閑置的帶寬、存儲、計算等資源,從而免費獲得相應數量的鏈克,區塊鏈技術的引入則保證了用戶共享資源的分享和使用過程中的公正、透明、可追溯。

區塊鏈技術是目前全球範圍內被廣泛關注的創新技術,將對實體產業、金融和互聯網行業都帶來全麵革新。而迅雷從 2014 年開始布局,在全球區塊鏈創新長河中已經邁出了關鍵的第一步,目前迅雷已經成為中國區塊鏈和雲計算領域的創新代表。

玩客雲在共享計算和區塊鏈技術上的創新和誠意,也得到了市場和用戶的熱烈認可。「擠爆」了淘寶眾籌服務器,同時在京東搶購的預約量已經超過 2000 萬,但用戶好評度依舊保持為百分之百,甚至最初 399 元的定價,一度被黃牛炒到了 2000 多元,玩客雲的「身價」一路暴漲。大概連迅雷自己也沒有想到,它會擁有如此誇張的市場銷量和口碑。

但麵對這份出色的成績單,陳磊卻無法真正高興起來。他曾坦率的講到,「交易平台會增加玩客幣的風險,因為它是用一種給某一個幣去定價的方法,去刺激整個市場,手段有的時候是極其惡劣的。」

為了管控市場投機者炒作鏈克的行為,迅雷推出了鏈克口袋實名認證、不限量預售等一係列措施,引導市場將關注點放在鏈克的區塊鏈技術創新上,有效控製了局麵。

2017 年對於陳磊和迅雷來說是「不平凡」的一年。值得開心的地方是,公司的股價一漲再漲,玩客雲的銷量也持續走高,而隨著玩客雲亮相美國拉斯維加斯「CES」,海外布局的啟動也讓 2018 年的迅雷有了更多想象空間。甚至有分析師預測,迅雷未來的海外業務將會遠大於國內。

區塊鏈技術在玩客雲產品中的應用為行業帶來了哪些意義?迅雷在雲計算取得了怎樣的成績?未來這家公司將如何進行市場布局?

CES 2018 展會期間,極客公園舉辦了「極客之夜」活動,我們為世界各地的企業家和創業者搭建了交流的舞台,希望能在這一舞台,嚐試為人們找到科技困惑的答案,發現科技新趨勢。

在極客之夜上,極客公園創始人&總裁張鵬和迅雷 CEO、網心科技陳磊就以上話題進行了深入的探討。

張鵬:如果用一個詞來表達,你覺得在此次 CES 上什麽是讓你感覺印象最深刻的?

陳磊:融合。今年的 CES 我覺得很多公司越來越像,幾乎所有的公司都變成了人工智能公司,做實體產品的公司也開始做互聯網技術。比如海爾、LG 都推出了智能家居整套的係統。

我一直覺得今年是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高度融合的一年。未來的產品裏邊,可能很多今天沒有計算能力的產品,未來可能都會加上,今年的 CES 是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融合趨勢很明顯的一個代表。

張鵬: 說完這個趨勢,我們來說說迅雷自己的東西。其實區塊鏈技術在玩客雲產品裏的應用,很多人隻知道這個概念,但沒有充分理解。你覺得我們怎麽來快速理解這件事情?

陳磊:做玩客雲之前,我們其實做了一個產品叫賺錢寶,也很火爆,隻是我們控製產能,賣的沒有那麽多。賺錢寶這個產品當時麵臨的一個挑戰是,用戶會質疑你對他資源的使用是不是公平,或者說你測量的方式是不是合理。

到了玩客雲這代產品,是因為它的用戶參與性特別強,所以我們給新一代的產品取名玩客雲。在這樣一個用戶群體裏邊,你會發現其實和我們極客公園裏邊的極客二字很像,大家對你這個產品的要求會很高。

我們在做這一代產品的時候,決定要用區塊鏈的技術,去把用戶共享的資源用一種公平公正、不可篡改的方式去度量出來,增加它的可行性。還有一點,玩客雲本身不僅是一個共享計算的智能設備,它對於用戶而言是一個私人雲盤,類似於把網盤搬回自己家。另外,它也擁有下載的功能,有終身免費的極速下載特權。

有關下載的問題,我之前也聊過,我覺得迅雷下載產品的路越走越窄的原因,跟當時迅雷選擇的商業模式有很大的關係。

在 2009 年迅雷下載非常強大的時候,當時選擇的商業模式對於我們的上遊的版權方和下遊的用戶而言,都不是特別健康的一種模式。作為當時中國最大的視頻分發平台,它對版權方是特別不友好的,同時作為最大的下載工具,是要求用戶花錢來買速度。

所以在做玩客雲這個產品的時候,我們希望能夠有所改變。首先是要有一個保護版權方和讓版權方自己保護自己的一種方式,這種方式我們認為用區塊鏈技術去做是最好的。所以區塊鏈在玩客雲的體係裏邊,在 to B 和 to C 兩端的應用裏都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和價值。

張鵬:其實最近你們股價狂漲,大家都覺得好像和幣圈沾上了光,但你們主動做了改動,不叫玩客幣了,改成了鏈克,而且還要實名製。本身挺好蹭了一個挺好的熱點,做這些改動是出於什麽考慮?

陳磊:一開始玩客幣實際上是依附於玩客雲之上的,起這個名字,也就是說玩客雲是主體,玩客幣隻是一個度量工具。但是在我們做這個業務的過程中發現,其實玩客幣這個產品本身,它是有它獨特的價值和發展空間的。

玩客幣改名鏈克在一定程度上,實際上遠離了玩客,我們保留了客字,其實更強調它是區塊鏈的一個度量工具,而不是幣種。在做區塊鏈的時候,特別是當有鏈克這樣一個虛擬數字資產的時候,最大的問題是怎麽去應對炒作,其實幣圈的炒作對於我們來說一直都是一個潛在的隱患。

張鵬:但確實因為這個原因機器賣得很好啊,你覺得是隱患是什麽?

陳磊:機器賣得好,我覺得跟炒作可能是有一定的關係的,但是炒作最終是有害的。炒作的人隻有一個目的,就是通過這種方式來賺錢。而一家企業如果你允許你的用戶被炒作者一次、兩次的傷害,你這個企業在用戶心中就永遠得不到「民心」,業務就沒法做了。

所以我們在設計產品和運營生態的過程當中,一直很關注炒作的行為。鏈克的使用不能脫離它實際的價值,一旦脫離了它實際的價值,用戶一定會吃虧,所以作為企業我們要對用戶的利益負責,是要堅決抵製炒作的。

實名製是一種抵製炒作的方式,這個故事還沒有完,我們後麵可能還會出其它的政策,真的是把炒作壓製住。在我們推出實名製之後,我們看到韓國政府也在出實名製,所以我覺得對所有做區塊鏈的企業來說,防炒作、投機,其實跟互聯網防黑客是一樣的,這是一個長期的、每一個做區塊鏈的企業都必須去做的一件事情。

張鵬:玩客雲在國內特別火,國外對於它是怎麽看的?

陳磊:我覺得在美國,在 CES 上溝通起來更簡單了,因為在這裏大家看到的更多還是這件事情的本質。就是我們正在兩個非常重要的領域做很前沿的探索:一個是雲計算,我們認為雲計算領域是在被技術顛覆的邊緣,今天的雲計算麵臨著很大的技術挑戰,我們正在用共享經濟的方式來重構雲計算,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共享計算。

另外一個是區塊鏈,這又是今天一個顛覆性的技術,正處於從企業端應用發展到大規模的用戶端應用的技術拐點,而玩客雲和鏈克是有機會成為第一個用戶量級達到千萬的區塊鏈應用的,這對於中國和世界區塊鏈技術的發展都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

所以在解釋這兩件事情的時候,得到大家的關注,我覺得是比較容易的,也是很自然的。我們也很感謝很多的同行、媒體和用戶都對我們的產品非常關注,也給我們走向海外市場帶來了信心。

張鵬:所以海外應該也是非常順暢,也會很熱的這樣一個市場,甚至比國內會更熱。

陳磊:我希望是這樣的。而且我們今年會重點在國際市場發力,玩客雲馬上就會在香港市場開售,在東南亞和歐美的業務也已經在推進中了,很快就能和國際市場上喜愛玩客雲的用戶見麵。

張鵬:剛才聊了很多挺嚴肅的話題,今天既然是極客之夜,是 Party,咱們不能這麽嚴肅我們有一個環節叫真心話大冒險,準備了兩個信封,這裏邊有兩個比較刺激的問題,如果如果實在不想回答,我這有酒,你就把它幹了。

陳磊:我酒精過敏,所以隻能選擇真心話了。

張鵬:來看你選擇的第一個問題,預測下比特幣還會漲嗎?

陳磊:比特幣會不會漲我覺得有兩個事情大家要關注。第一就是比特幣今天其實已經不再是當初中本聰設計的非常民主、公平的比特幣了,比特幣的算力其實集中在一個比較小的圈子裏,持有算力的圈子對它的社會責任是不是能夠承擔起來,將最終決定比特幣是會變成泡沫還是會持續增長。

這個圈子的群體,它可以有兩種考慮,一種考慮是我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操縱比特幣的價格,所以實際你去看比特幣的交易量很大,但真正參與到比特幣交易的認可和互聯網人口比還是很小。如果這個群體說我就是一遍一遍去賺這些人的錢,最終會失去民心,一次一次的坐過山車總有一天大家會不敢坐了。

第二種考慮是他們借助比特幣去炒作,比如分叉,比特幣分叉這件事情其實對比特幣本身將會有很大的危害,我預測 2018 年比特幣可能會分叉 100 次。

張鵬:確實,持有它的這些人去怎麽運用它,其實很重要,如果背離了初心,這件事最終可能是一個係統性的煙消雲散,所以一般漲跌其實不重要,看它是不是能夠有持續的價值很重要。前段時間迅雷的那些故事大家都知道,我們想問問,在這個故事背後,你的心累嗎?

陳磊:有一次我有一個朋友在微信裏一個勁兒問我,最後我忍不住說了一句,我說,迅雷的 CEO 是世界上最難當的 CEO。

這件事對我的個人生活的確產生了一些影響,我覺得對我最大的影響,是我變得更虔誠了。我在前年九月份成為了一個基督徒,也是因為 2016 到 2017 年的這段時間,其實有很多的波折,也經曆了很大的壓力。

有時候在你麵對一些壓力和波折的時候,你的確覺得個人的力量是很渺小的。基督教有句話叫,「活出耶穌的樣子」。說的是寬厚待人,克己、寬容,愛你的仇敵。在這段時間裏,麵對這些困難,獲得了很多人的支持和信任,我覺得對於個人來講是非常有幫助的,這個真的是對我的生活帶來了挺大的變化。

張鵬:接下來你覺得你會是一個什麽樣的狀態?

陳磊:我覺得最壞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接下來會專注去把共享計算和區塊鏈這兩件事情做好,我相信迅雷以後發展的道路肯定會越走越寬。(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