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瘋狂挖人後鬥魚將獨播LOL的部分賽事 鬥魚又走在了前麵?

來源:丁鵬Gamewower 2018-01-11 04:29:02

上市或許將成為2018年遊戲直播行業的主旋律,圍繞上市與狙擊上市,遊戲直播平台正在展開新一輪的競爭。

1月初,鬥魚宣布獲得《英雄聯盟》S8賽季LPL全部賽事、S級賽事和MSI賽事的分播版權,另外還獲得了德瑪西亞杯的獨播權。

很顯然的是鬥魚正在發力賽事體係,除了全麵覆蓋之外,甚至開始有意識的去布局獨家賽事。與此對應的是,路透社旗下IFR報道稱,鬥魚計劃2018年赴港上市,集資額3億至4億美元。

另外一麵,虎牙在去年年底開始了瘋狂的挖人狂潮,從競爭對手處挖來了眾多的主播,韋神、404、拳師、南波兒等一眾主播跳槽加入虎牙。

巧合的是,根據《彭博社》的報道,虎牙擬在今年尋求2億美元的融資,以資助業務的擴張,並在2018年選擇於美國上市。

在兩大巨頭以不同的角度為上市而發力的同時,獅吼1月宣布完成超1億元的A輪融資,微博旗下一下科技領投,而觸手TV也宣布完成了由穀歌領投的1.2億美元D輪融資,此外龍珠TV在進入2018年之後一改以往的收縮戰略,開啟大手筆。

這一切的一切無不指向2018年將是遊戲直播平台最後的衝刺。

1

2017年的最後一個工作日,B站發布公告稱,旗下剛剛於11月簽下獨家合作的《絕地求生》主播" 404NTfounD "公然違背合約,跳槽虎牙,並決定以法律手段解決此次違約事件。

而實際上,在這段時間內," 404NTfounD "不是第一個虎牙所挖角的大主播,在此之前的12月中旬,同樣是《絕地求生》的項目,虎牙從鬥魚挖來了大主播韋神,並且疑似開出年薪近2000萬元。

除了上述這兩位主播之外,虎牙在去年年底十分密集的挖來了包括龍珠TV的陳子豪、鬥魚的拳師、擼管飛、辛巴、趙小臭、丸子喲,戰旗的安靜苦笑、熊貓的南波兒等一眾主播。

與虎牙相對的是,1月5日晚間,德雲色的笑笑發布微博,正式宣布加入龍珠TV,在其解釋加入龍珠TV的原因時,明確的寫到,“錢多”。

而根據Gamewower從龍珠TV處獲得的信息,在2016年、2017年連續兩年的節衣縮食後,2018年開始龍珠TV將加大投入,其中德雲色僅僅是一個開始,後續還會有更大的動作,其中《絕地求生》板塊將成為重點。

在2017年4月蘇寧正式收購龍珠之後,看上去經過了近1年的摸索和整合後,龍珠將正式開始發力。

無論是虎牙的挖人,還是龍珠正在開始的大手筆運作,其背後無一不指向於,“上市”二字。

2

Gamewower發現,虎牙在這一輪的挖人狂潮當中,所挖的主播主要就是來自於最大的競爭對手鬥魚。

這當中的邏輯在於針對直接競爭對手,更大程度上是在短時間內降低這個平台的競爭力,一來一去就是正負的區別,比如鬥魚減少了1%的流量,虎牙增加了1%的流量,虎牙與鬥魚的差距就拉近了2%。

以此為襯托,虎牙在資本運作時,故事就會好講很多。而對於龍珠而言則又是另外一個考慮。

一個市場或許不會隻有一家獨大的公司,但是一個行業目前來看最多隻能支持兩家公司獲得較好的發展,在電商行業,是阿裏和京東,在遊戲行業是騰訊和網易。而在更早的秀場時代的直播行業,是YY和9158。

很顯然的是,遊戲直播行業可能發展到最後,也會隻剩下兩家頭部公司,而一旦鬥魚與虎牙借助上市,將自己原本就與後來者形成的差距繼續拉大,那麽遊戲直播行業將形成真正的定局。

在這個基礎之上,龍珠不得不加大投入,一方麵狙擊兩家的上市,另外一方麵是在盡可能的縮小差距,保持可能性。

因此,從這一點出發,我們也就不難理解,包括獅吼和觸手TV接連獲得的巨額融資,這些資金極有可能也將投入到對流量的追逐當中。因為本質上,這個階段再不加大投入,那麽後麵即便砸下更多的錢或許也於事無補。

3

也就是說,這一輪圍繞在主播之上的爭奪,其核心的本質是圍繞在上市與狙擊上市。

而實際上,要說到靠挖頭部主播帶來流量的快速上升,這當中鬥魚才是鼻祖。

YY遊戲直播創始人古豐在文章《直播百團大戰:鬥魚如何反超虎牙,映客如何異軍突起》是這樣說的:“鬥魚的起來,很大原因是一開始就砸了巨資把YY裏和行業裏的頭部主播簽了下來。

當時的YY遊戲直播就是虎牙的前身,而虎牙之所以放任鬥魚去瘋狂的挖人的原因在於將遊戲主播和娛樂主播對等,認為沒有必要花高價簽約遊戲主播,而是對等娛樂主播的純粹分成模式。

在李學淩於2015年初號稱對虎牙投放的7億元中,也明確提到這7億元除了加大技術和硬件升級之外,市場投放將是重頭,主要包含生態搭建、品牌推廣和運營活動等,其中並沒有關於主播的簽約等項目,而是認為和娛樂業務一樣,推廣遊戲自身的品牌和主播的品牌是主要投放區域。

然而,秀場的模式當中,很多草根的主播是極其依賴於平台的,但是在遊戲直播發展的初期,遊戲主播不是特別依賴平台。

“遊戲主播和娛樂主播不一樣,遊戲主播有外部效應,他們不依賴直播平台自己以前就很紅,遊戲主播有其他變成網紅的機會(比如電競賽事、優酷、微博等),具備自帶粉能力,還可以帶粉遷移”,古豐說。

所以鬥魚得以快速的起勢,依靠頭部主播帶來的巨大流量,鬥魚在發展初期發展的極為迅速。

有樣學樣,到了2015年伴隨著熊貓TV、全民TV等一係列遊戲直播平台的出現,他們所采用的打法無一不是以挖頭部主播為核心驅動力,以此帶來流量的快速上升。

4

意識到錯誤的虎牙,在2016年初也開始了這樣的戰略,市場傳聞的3年1億簽下Miss,3年1億簽下安德羅妮夫婦,虎牙開始了在大主播上的瘋狂運作。

但是無論是在熊貓TV、全民TV、虎牙等瘋狂挖人的2015年底2016年初那段時間,還是此次圍繞在上市之上的主播之爭,我們所發現的是自從發展之初依靠挖主播起勢之後,鬥魚就慢慢的淡化了“挖人”這個特性。

唯一一次例外是因為對《王者榮耀》項目的預估失誤,從而挖了一波《王者榮耀》的主播。而更多的時候,鬥魚是在靠自己的主播發揮影響力。

在這個過程當中,鬥魚甚至成為了主要被挖的對象,在熊貓TV、全民TV剛剛成立之初,所挖的頭部主播資源主要就是來自於鬥魚。

而最為標誌性的事件就是鬥魚《爐石傳說》板塊的,在最為瘋狂的時候,鬥魚的《爐石傳說》板塊幾乎被幾家平台瓜分,安德羅尼夫婦、秋日、王師傅、萌太奇、囚徒等等全部跳槽。

與停止挖人成為被挖對象所相伴隨的是,我們發現鬥魚的影響力並未下降多少,其中各方麵數據都在指出這一點。

來自百度指數的最新數據,我們可以看到鬥魚和虎牙的所相差的區間一直保持在3萬左右的一個穩定差距,即便是年底這一波的挖人狂潮,似乎對鬥魚並沒有造成影響。

另外,百度發布2017年年度最熱門關鍵搜索詞,其中在網紅這一單項當中,排名第一的是鬥魚主播馮提莫,她的排名甚至高於MC天佑這樣的我們認為已經算是一個“娛樂明星”的網紅。

除了馮提莫之外,鬥魚還貢獻了排名第三的陳一發、排名第六的五五開,10大網紅,占據其三,而如果再算上從鬥魚走紅,再跳槽至其它平台的兩位主播周二珂、密子君,可以看到,鬥魚的基因占據了10大網紅的5位。

再用案例來說明,在鬥魚的《爐石傳說》板塊被集體挖走後,到了現在我們發現,最火的《爐石傳說》主播依舊來自於鬥魚。

根據遊久直播發布的《2017年11月主播遊戲榜》榜單顯示,在《爐石傳說》板塊前20的主播,鬥魚獨占13位,占比達到65%,其中排名第一的狗賊在熱度值上,比非鬥魚第一的高了接近2倍。

5

停止挖人,成為被挖的對象,但鬥魚一直在遊戲直播第一的位置之上,其中的秘密就是鬥魚在經過了最初的野蠻成長後,逐漸意識依靠頭部主播帶來流量的爆發式增長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複返。

以各大平台跳槽的主播為例,Gamewower發現,眾多之前比較不錯的主播,在換了一個環境之後,熱度逐漸的下滑的案例數不勝數。

在經過了最初的新鮮感之後,實際上頭部主播能夠撬動一個平台的時代已經不存在了,觀看遊戲直播的用戶現在更多時候是某個平台的用戶,其不會在一個平台隻關注一個主播,因此一個主播的跳槽並不會讓這個用戶也跟著轉平台,真正會伴隨一個主播跳槽至另外一個平台的鐵杆粉絲實際上少之又少。

反倒是一些小平台,由於資源過度的集中於幾位主播,從而一位主播的跳槽會帶來較大的用戶轉平台的情況,因為這些小平台上,用戶隻關注某一個主播。

同樣是百度指數的數據,我們看到,某一個小平台由於8月份,一個一哥級別的任務跳槽,之後在數據上開始了明顯的下滑,而此前則一直保持這一個上升的態勢。

實際上,如果要做一個比喻我們可以認為主播和遊戲直播平台之間的關係,十分的像手遊產業的渠道和產品的關係。

在這個聊天上,主播以其明星屬性為平台帶來流量,這就是所說的“渠道”為王,明星主播就是渠道,這樣的方式在直播平台的早期尤為明顯。這一點就如當年的手遊產品在早期為了大渠道的流量紛紛下調分成比例。

但是和手遊後期的內容為王也一致的是,遊戲直播這個鏈條當中發展到後期,也開始轉變為平台為王。

因為各個平台間的用戶習慣逐漸養成,用戶為了一個主播跳平台的情況有,但是很少,更多的時候這個主播的離開,流量會被稀釋到這個區域其他的主播當中,而大主播們一開始直播的時候帶給用戶的神秘感消失,用戶更多的開始關注遊戲、內容本身。

6

因此,我們可以看到的是,鬥魚在停止挖人的同時,所做的另外一件事就是對內容運營的重視。

這個內容運營,一方麵是打造直播+屬性,滿足用戶多樣化的需求,讓用戶更長時間的停留於平台,發展了諸如、綜藝、科技、音樂、教育、旅遊等等板塊。

而另外一方麵就是基於原有的遊戲內容的深挖,這個深挖就體現在了賽事領域方麵。以Gamewower長時間的觀察為例,各個平台的流量、人氣最大的時候,基本就是大型賽事的比賽直播間,比如今年的S7賽事、KPL賽事,這是現在各大遊戲直播平台的峰值。在主播內容成為日常的內容選項時,賽事正在成為遊戲直播平台的核心化的內容。

而在這方麵,可以說鬥魚已經成為全網布局賽事體係最為深入的一家遊戲直播平台。這當中一方麵得益於鬥魚本身開始步入內容驅動的戰略,另外一方麵則體現了當初接受騰訊戰略入股的意圖。

從電競賽事角度去看,騰訊可以說代表了國內80%左右的電競,從LOL、CF,到《王者榮耀》,再到即將開始的《絕地求生》,騰訊對於鬥魚的支持使得鬥魚在這方麵獲得了獨特的優勢。

而根據Gamewower獲得的信息,2018年除了除了《英雄聯盟》的賽事之外,包括暴雪係的賽事,《DOTA2》的TI賽事,鬥魚都已經收入囊中。

在這個過程當中,鬥魚甚至還有意識的去簽下獨家版權,和自己去打造一些獨家的賽事。在獨家版權方麵,除德瑪西亞杯之外,《CF荒島特訓》的眾多賽事、《皇室戰爭》的職業聯賽、《最強NBA》的全明星賽、《火影忍者》的無差別格鬥大賽都簽下了獨家的版權。

在賽事製作方麵,《絕地求生》黃金大獎賽已經進行到了第三季。值得一提的是,這個賽事某種程度上助推了韋神的崛起。

7

如果說靠挖人帶來流量的崛起是遊戲直播產業的最初階段,那麽鬥魚已經邁入到了第二個階段。

這個階段就是對未來的布局,這一點從鬥魚有意識的去簽下一些獨家版權可以做出分析。一方麵,獨家的版權可以帶來巨大的流量,但更重要的是以獨家的版權為契機,帶動平台競爭力的同時,可以為未來的商業化埋下伏筆。

實際上,過去這一整年,鬥魚的重點之一就是商業化,並且鬥魚在去年還首次公布公司已進入盈利狀態,將積極對外進行產業鏈上下遊的投資。

熊貓TV副總裁莊明浩在12月份的一次論壇上上表示,直播行業在2017年已經回歸理性,所以2018年要出結果,在2018年,將會有更多的直播平台會做到盈利,或者上市。

鬥魚加速商業化的背後是良好的財務數據將極大的幫助鬥魚在上市過程當中獲得較好的估值。

而布局賽事,簽下一些獨家版權,未來可能的擴大獨家賽事版權的可能則是在已經盈利的基礎上,向投資者講述一個未來的故事,這個故事是內容收費的故事。

數據顯示,騰訊視頻的付費用戶接近了5000萬,而愛奇藝在2016年上半年也達到了2000萬的VIP用戶數。

年輕用戶的成長使得付費內容產業快速的崛起,而年輕用戶主陣地之一就是遊戲直播平台,企鵝智庫聯合QQ空間發布的《95後新生代社交&娛樂喜好數據報告》數據顯示,95後比95前更頻繁地使用直播功能,並花費更多的時長。

如何去更好的挖掘年輕用戶的價值?從28定律的讚賞之外將用戶開拓向長尾效應的營收?這個或許就是獨家賽事的價值。

在今年的S7賽事期間,於上海的半決賽,我們看到一張幾百元的門票炒到了5000元,但依舊供不應求,年輕用戶對於電競賽會的付費普遍存在著意願。

因此,可以預見的是,當競爭到了某一個時刻,或許電競賽事也可以向如當下的NBA、英超等賽事開啟的付費觀看模式。而這就是長尾相應,這方麵所帶來的商業化收入將是巨大的。

鬥魚是不是準備在未來真正的加大這方麵的運作,不得而知。但是看上去鬥魚正在考慮這些事情,在2016年,鬥魚已經嚐試過這樣的運作,2016年的德瑪西亞杯、與NeoTV承辦的2016 NSL《星際爭霸II》國際邀請賽上,鬥魚都曾嚐試過。

現在,當各家依舊停留於主播帶來的快速流量的激增時,鬥魚開始了對賽事體係的完整布局,未來或許會真的開啟另外一個商業模式。

而無論如何,各家的挖主播也好,鬥魚的為未來布局商業化也好,所指向的都是在2018年結束這場長達5年的戰鬥,該到了出結果的時候了。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