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紅顏溺愛》小說主角風淺汐南宮絕

來源:全網資訊 2018-01-10 00:00:00

霸道總裁小說、言情小說《紅顏溺愛》,小說主角風淺汐、南宮絕。

“小姐,您回來了?您身上怎麽這麽濕啊?”女傭們一個個迎了上去。

風淺汐無力的擺了擺手:“沒事。”然後快步的衝了上樓,換上了幹淨的衣服,站在鏡子麵前,用毛巾擦著濕噠噠的頭發。咦?小手摸了摸空蕩蕩的脖子,她隨身的項鏈去哪裏了?糟了,不會是遊泳的時候掉到河裏了吧?還是掉在船上了?眉頭緊皺,哎呦,那條項鏈對她很重要的。

“小姐,夫人知道您回來了,在樓下等您。”女傭在門外恭敬說道。

“知道了,我一會兒就下去。”趕緊擦幹了頭發,風淺汐快速的整理好心情,這才走下客廳。

此時沙發上正端坐著一位貴婦,手裏端著茶杯,正在斯條慢理的品茶,她叫林文雅是淺汐的後母。

“母親,您找我有事嗎?”她平淡的說著,臉上雖然不帶任何表情,可眼裏卻隱藏著一抹對後母的抵觸。

林文雅這才放下茶杯,緩緩的抬起眸子瞥向淺汐:“淺汐呀,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和你爸替你安排好了婚事,對方是南宮集團的總裁。”

“什麽?安排婚事?我從沒有聽說過這件事啊?!”風淺汐不可思議的睜大眼睛,什麽南宮集團的總裁,根本就沒有聽說過啊。

林文雅不緊不慢的說道:“你的婚事,是你爸爸決定的,婚禮就定在了三天後,你好好準備一下吧。”

“三天後?這怎麽可能?我才剛滿18歲啊!又麽可能嫁人呢?而且爸爸之前也沒有和我提過這種事情,我要見我爸爸!”她加重了語氣。

“你爸爸病了,現在還在國外養病呢,他不可以被人打擾的。”

“你騙我!我早猜到了,我爸爸根本就沒有生病對不對?是你把他藏起來了。現在你還要把我嫁給了,你根本就是狼子野心的想要侵吞我們風家的財產!”她拽緊了拳頭,一直忍耐暗訪爸爸的下落,但是沒有想到後母會出這一招,竟然要她嫁人?這不是拿她找樂嗎?她才18歲,等過了這個假期還要去學校上學的啊!

林文雅站了起身,走到了風淺汐麵前:“沒大沒小!”說著便抬起了手,要一巴掌朝她的臉上打過去。

淺汐一把握住了她揮過來的手腕:“你別想趁著我爸爸不在,就把我嫁了,我是不會嫁的!”

“你……哼!”林文雅冷哼一聲:“淺汐,好好想想你爸爸。你的婚事,是他決定的,如果你忤逆他不嫁的話,他心髒不好,萬一被氣著的話……說不定……”

林文雅沒有繼續說下去,隻是做出了一副擔憂和無奈的摸樣。

淺汐的臉一下變得鐵青,爸爸可能在林文雅的手上,這根本就是在威脅她啊,如果她不嫁的話,這個女人說不定會對爸爸做出什麽事……

緩緩的放下了後母的手,她死死的咬住了唇。

次日一早,在江邊停靠的一艘遊輪上。

“南宮總裁。”客房裏,跪了一地的黑衣人,他們紛紛向坐在沙發上的男人低下頭。

“南宮總裁,昨天暗算您的人已經抓到,該怎麽處置??”

“怎麽辦還用我說麽。”他冷漠的吐出這個字。

“是!”沒有一個人不被這冰冷而又強勢的氣場嚇得打顫,想想昨天竟然有人敢膽大包天的人暗算南宮集團的總裁,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此時南宮絕的眸子裏隻有無盡的寒光,手指輕輕撚弄著。真沒想到,有人竟然用春藥來暗算他,令人惱火。

站了起身,走到床邊看了一眼白色床單上的一抹鮮紅,藍眸若有所思,回憶昨晚的一幕幕,遭到暗算後,從遊輪侍從那兒拿了一張員工卡,隨便進了一間客房,誰知道剛進來便藥性發作……

更沒想到,會遇上那個有趣的女人。

她到底是誰呢?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