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童養媳到女科學家,她的逃難之舉成就了大上海的數百年繁華

來源:全網資訊 2018-01-10 00:00:00

在中國幾千年的曆史長河中,真正以自身才能成就一番事業的女性雖說不多,屈指可數,但總算有那麽幾個,比如書法家衛鑠(晉朝王羲之夫人),史學家班昭(東漢史學家班固之妹,

之女,《漢書》作者之一),詞人

(宋),政治家武則天等。但是從這些人的出身,我們也不難看出,她們都是財富之家或者官宦之家兒女,可不是普通的老百姓,擁有文化也是她們的共同特點。

窮苦百姓之家所出的傑出女性有嗎?有,可說是有記載的唯一,再無別人可出其右;亦可說她是中國古代唯一的女性科技專家,還是文盲,身份卑微,但卻成就了絕無僅有的事業。

都說亂世出英雄,此話不錯,但她不是戰場上的英雄,而是經濟技術上的英雄。宋末元初的中國富庶之鄉江南,由於蒙古大軍南下,也已被無情的戰爭和統治者的貪得無厭弄得民不聊生,十室九空。本文的主人公黃道婆(1245一一1330)就出生於這樣一個充滿苦難的時代,命運對她太不公,年僅幾歲就失去了父母親人,為了生存,她被逼做了一戶有田人家的童養媳,開始了她一段不堪回首的苦難婚姻。

黃道婆的家鄉鬆江府(今上海市)烏泥涇鎮是當時中國眾多農耕之餘從事家庭紡織的小鎮之一,名不見經傳。從小聰明靈巧,勤勞善良的黃道婆,非常喜歡紡紗織布,常常在大人們織布的時候看個沒完,問東問西,小小年紀就是一個紡織能手。可惜,父母親人的去世,她不得不中斷了學習紡織。被逼做了夫家童養媳之後,凶狠的公婆幾乎讓她承擔了家裏的一切家務,還常常無故毒打咒罵。但她在忙完家務之餘,仍然偷偷的學習她最愛的紡織。

但當她成年之後,勞動的擔子更重了,家裏家外的農事都落在了這個柔弱的善良女人肩上,常常一天到晚,忙個不停,弄得筋疲力盡,還討不了公婆一個好。公元1263年(南宋理宗景定四年),勞動了一天的黃道婆實在太累了,一進門就和衣躺在床上想休息一下,沒想很快睡著了。惡毒的公婆不問青紅皂白,罵個不停。實在忍受不了的她掙紮著爬起來爭辯了幾句,卻馬上被公婆拖下床毒打了一頓。可惡的丈夫不但沒有勸阻,反而雪上加霜,棍棒相加,打完後把她關進了柴房,不讓吃喝,不許睡覺。

麵對如此的家庭和命運,黃道婆忍無可忍,她決心逃出公婆和丈夫的魔掌,尋找自己新的生活。趁著夜深人靜,公婆和丈夫睡著了,扒開了矮小的柴房草屋屋頂,逃了出來,走進了沒有方向的黑夜。但她心裏卻有一盞不滅的明燈:紡織。她要學習紡織,她太愛紡織了。

黃道婆逃到了海邊,這是鬆江碼頭。她躲進了一艘商船的艙底,但卻被船主發現了,要趕她下船。蓬頭垢麵,衣衫褸爛的黃道婆聲淚俱下,泣不成聲地向船主講述了自己的生世,並向船主說明自己要學習紡織以求生的意思。船主被她痛苦的遭遇和學習紡織的決心所打動,又敬重她又同情她,答應了她隨船南下的要求,幫助她。

在經曆了九死一生,曆盡艱辛的海上漂泊之後,她隨船主來到了海南崖州,船主把她介紹給了崖州的黎族老鄉。她的遭遇讓黎族老鄉們唏噓不已,樸實的老鄉們熱誠的歡迎和款待了這個苦難的漢族女子,還毫無保留地把她們較為獨特和先進的當地紡織技術教給了她。

聰明勤勞的黃道婆虛心地學習,並把自己掌握的漢族紡織技術也毫無保留地教給了黎族姐妹。在崖州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她,完全掌握了黎族人民的先進紡織技術,思鄉之情也日益增加。善良的她,希望把自己學到的紡織技術教給家鄉的父老鄉親。而此時(1295年),蒙古大軍也已經滅亡了腐朽的南宋朝廷,接管了中原。家鄉鬆江已穩定下來了,黃道婆決心離開給她二次生命的崖州和舍不得她的黎族鄉親。

她回到了闊別三十多年的故鄉!雖然那個令她痛苦不堪的家實在是不想回去。但心地善良的她還是去看了。多年的戰亂和三十多年的時光,早已物是人非,得知公婆和丈夫都已不在人世。習慣了孤獨的黃道婆已了無牽掛,一心一意的投入到傳授紡織技術給鬆江人民的工作中,還把黎族人民的紡織技術與鬆江當地的漢族紡織技術相結合,先後創造出了先進的擇棉技術,三錠紡織技術,大大提高了紡織效率,並很快傳播開來。一時間,鬆江布名聞大江南北,供不應求。可黃道婆的身體卻一天不如一天,1330年的一天,善良勤勞的她,因積勞成疾而去世了,離開了這個給她生命,也給她苦難,孤獨和希望的世界。

黃道婆走了,離開了鬆江的父老鄉親,離開了她心愛的紡織。她是孤獨的,但她又是幸運的。鬆江的鄉親們安頓好了她,還以各種各樣的方式在不斷的紀念著她,代代相傳。到了清朝的時候,還尊她為布神,樹廟建祠,不是崇拜,是對這個多災多難,勤勞善良的婦女的敬仰,感恩。

黃道婆走了,但她創造的紡織技術卻不斷的發揚光大,自元朝中期始,她的家鄉成了中國的棉紡織中心,產品遠銷大江南北,海內海外。直至清中期,在長達五百多年的時間裏,鬆江(今上海)的紡織中心地位沒有動搖過,任你改朝換代,棉紡久盛不哀,與蘇杭絲織齊名,各續千秋。不得不說黃道婆在鬆江的幾百年經濟繁榮中,實屬功不可沒。可以說,她是我國古代曆史中唯一的巾國科技專家,創造了幾個世紀的傳奇。

《憑欄觀史》特約撰稿人:威老師講曆史段子/文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