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困男子體重188公斤 精準扶貧助其減重手術

來源:新浪新聞 2017-12-30 01:10:00

  即將出院的何超和醫護人員合影留念 本組圖片 新文化記者 王強 攝

  何超的特製車輛

  何超在家人幫助下上了麵包車

  188.9公斤

  來的時候

  5步都走不了

  呼吸困難,憋、喘

  隻能坐著睡

  2017年12月29日

  173.4公斤

  現在活動能力

  明顯增強

  心肺功能明顯改善

  側躺能睡整宿

  新聞回放:

  何超來自鬆原,42歲,身高1.47米,體重188.9公斤。由於過度肥胖,何超從小自卑,最重時達到210公斤!

  家庭貧困的何超是幸運的,精準扶貧給他帶來了“特殊福利”,長嶺縣是省級貧困縣,而何超是長嶺縣精準扶貧受益者之一。當地政府給予何超經濟上的幫扶,使他順利進行了減重手術。

  29日12時許,何超從吉林大學中日聯誼醫院南湖院區出院回家。

  特製的超寬超大輪椅,在家人的幫助下,何超坐在上麵,離開了減重和代謝外科病房。

  從10月27日入院起,何超在這裏度過了整整64天。64天減重15.5公斤,從隻能坐著睡到側躺在床上可以睡整宿。何超迎來了一個嶄新的自己。

  馬上就是新的一年,何超無比期待著:能回到100公斤;能坐車,出遠門走親戚;能幹活,靠雙手掙錢養家。

  他的目標

  體重重回100公斤

  何超是一位“特殊”患者。減重和代謝外科主任薑濤告訴記者,作為精準扶貧對象的他,來長春進行減重治療,包括手術等在內的各項醫療費用共計16萬餘元,由政府買單。

  從入院到出院,何超在醫院待了64天。從他身上,薑濤看到了許多可喜的變化。

  “來的時候,5步都走不了,呼吸困難,睡不著覺,憋、喘。現在活動能力明顯增強,心肺功能明顯改善,睡眠質量也好了。”薑濤說,出院後還要逐漸恢複。

  身高1.47米,正常體重範圍55公斤~60公斤,而目前何超的體重是173.4公斤,多餘體重為110公斤左右,大概要用2年時間減掉70%~80%,達100公斤是理想狀態。

  他的變化

  不喜照相到笑臉合影

  躺著睡覺,這對於常人來說再簡單不過,而何超,這些年隻能坐在自製的木板凳上,將身體靠著炕沿兒“坐著睡”,尤其是到了伏天,那種滋味更是難熬。

  “手術後,我終於能躺床上側身睡一整宿了。”從晚上8點到早上6點,一覺睡了10個小時,何超對於“撿回”自己的睡眠,感覺特別欣喜。

  在29日即將出院的上午,何超和母親早早起來,收拾了一下行李。走出病房,跟醫護人員合影留念,他的臉上,一直帶著開心的笑。“以前特別不喜歡照相,因為胖。”何超說。

  他的願望

  去四川的三姨家溜達

  “到時候,最想去親戚家溜達溜達。”想著,大概一年多,自己也能減重到100公斤左右的樣子,何超的眼神裏,充滿了憧憬。

  上次,體重100公斤,還是十五六歲。20多年了,體重一直“增增增”。在他的印象中,最後一次走出家門到500米外的街裏去趕集,還是15年前,老妹兒結婚時。

  走兩步就喘得不行,隔著院牆,屯裏有鄰居路過就能聽到他大口大口喘氣的聲音,趴後牆瞅,半開玩笑地跟何超說:“這孩子多少年沒見著了,尋思著是沒了呢。”

  何超小時候,三姨家的姑娘在他家住,兩人感情特好。如今,三姨家在四川,10多年沒見了,何超想,等自己體重降下來了,就能去三姨家了。

  她的鼓勵

  “人生才剛剛開始”

  32歲的盧偉珊,2年前,244公斤。當時的她曾經被稱為“中國第一胖”。昨天,她在醫院的走廊上碰到即將出院的何超,還給了他諸多建議和鼓勵。

  “不能說做完手術就贏了,自己還要努力,我以前最胖的時候,也體會到了超重帶來的困擾。看,現在98公斤,減掉了一大半。”盧偉珊穿著一身粉色的珊瑚絨家居服,帶著發帶,如果不是醫院的易拉寶上還有她2年前的照片,人們很難將眼前這個可愛的姑娘跟照片上的人聯係到一起。

  盧偉珊鼓勵何超:“人生才剛剛開始”。

  新文化記者 黃豔麗

  減重64天 病程摘錄

  10月27日 入院第1天

  患者體重188.9kg,身高147cm,體質指數BMI87.4。自感心悸,活動後氣短以及嚴重的骨關節病變導致的活動障礙,且不能長時間平臥。

  11月1日 入院第6天

  患者一般狀態好,睡眠尚可,自述活動受限,不能平臥。

  11月16日 入院第21天

  全院會診。非手術治療不能有效減輕體重,且病人存在較高因肥胖致死、致殘風險。

  12月6日 入院第41天

  體重:179kg,全麻下行腹腔鏡下胃轉流術,過程順利。患者術後病情平穩。

  12月29日 入院第64天

  體重:173.4kg,患者一般狀態較好,睡眠尚好,無惡心及嘔吐,無反酸,無腹痛腹脹,明顯發熱。切口愈合良好。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