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巨頭們爭奪的新戰場 增強現實AR你嚐試了嗎?

來源:北晚新視覺 2017-12-27 11:37:00

2017年12月27日訊,想拍個雪景照,你不用非得等到大雪天,如今掏出手機,打開某一款拍攝AR軟件就OK了,這種增強現實技術無論拍照還是遊戲都給用戶全新的體驗,也由此成了手機巨頭們爭奪的新戰場,無論是蘋果還是華為都在加速布局。這種新奇的玩意你嚐試了嗎。

玩家正在玩AR應用

AR拍攝讓真實場景虛擬化

12月27日,周三,晴。坐在辦公室的你,此時想要擁有一張和雪人的合照,可以怎麽做?第一,等著北京的第一場雪;第二,找一張有雪人的照片,把自己的影像給P進去;第三,拍下辦公室的場景,把雪地和雪人給P進來。

如果是過去,也許我們隻能選擇第二個方法,而現在,我們所需要做的隻是,掏出手機,打開其中的某一款拍攝軟件,然後把攝像頭對準辦公室的一角,掃描身邊環境,再向畫麵中加入雪地和雪人。如果喜歡的話,你甚至還可以再增添一棵青鬆。

將辦公室場景虛擬化,所有的秘訣都在那款拍攝軟件,被稱為是具備AR功能的拍攝軟件。在應用市場上,此類的免費應用軟件已不算少,除了常見的向場景中添加道具和卡通人物之外,有的加入了當紅動漫形象,有的則拿來了傳統戲劇的臉譜。“果粉”小銳的手機上就有一款,被他當作和朋友同事互動時的一款娛樂軟件,增加拍照的趣味性,“至少,這不是單純磨皮的自拍照。”

VR應用、AI應用之後,AR應用也開始批量出現了。和VR虛擬現實技術將用戶放進一個人造的“真實”世界不同,AR增強現實技術是在真實世界上疊加電腦生成的數據從而對其做出補充,可能是一張加注了方向的地圖、一個會議提醒,或者隻是一排刻度。換句話說,是將真實場景中注入虛擬元素,來源於現實,又區別於現實。

手機巨頭開始入局AR

就像每一次的開局一樣,智能手機為AR技術提供了一個很好的載體,盡管視覺效果尚不完美,卻極大地降低了體驗成本,畢竟,用戶想要體驗VR還需要耗費不菲去置辦一套設備,而要體驗AR僅需要一款APP即可。於是,在廣泛的市場前景麵前,手機巨頭們紛紛布局AR。

iPhone X的發布,讓蘋果在AR手機領域先走了一步,CEO庫克也數度表示,正傾力打造全球規模最大的增強現實的平台,讓 iPhone 和 iPad 用戶能以全新方式與現實世界進行互動。有消息稱,到2018年,穀歌的ARCore、蘋果的ARKit,以及Facebook的“相機效果”三大平台將全麵啟用。國產手機中,華為也宣布將發布AR手機。統計報告稱,到2018年年底,預計將有8億台智能手機具備專門支持AR的操作係統。

“就像攝像頭和全麵屏一樣,手機廠商需要為用戶找到一個換機的理由,而AR也許可以成為這個新賣點。”電信評論家告訴記者,盡管從技術水平上看,AR應用還處於初級階段,芯片的能力以及軟硬件的融合能力都需要繼續提升,但毫無疑問的是,新的賣點必須跟上,“就像各家拚命進入全麵屏時代一樣。”

AR應用以拍照居多

在手機巨頭的鼓舞下,軟件開發者們也開始將眼光布局於AR應用市場。記者統計發現,目前僅iOS平台上,支持AR應用的軟件就已達到1000個,其開發者中,既有初入行業的創業者,也不乏騰訊、網易這樣的背後“金主”。開發者們聚焦最多的,依然是拍照、影像和遊戲。《2018全球高科技、媒體及電信產業趨勢預測》報告就指出,現有增強現實技術(AR)內容多用於拍照APP的臉部濾鏡,且95%都屬於卡通風格。

“我們把消費者的需求進行排序,發現排在第一位的就是拍照,因為拍照的場景有數千個,用戶可能需要在更多場景中讓照片更清晰。”一款AR相機的開發者告訴記者,他們要做的就是讓用戶不需要思考,就能拍出滿意的照片,“而且,我們還在相機中增加了遊戲功能,目前正在搜集數據,看這種遊戲能不能讓用戶持續地玩下去。”不過,對於具體的用戶增長數據,該開發者並不願意透露。

而遊戲的開發者們,出發點似乎更直接,那就是通過遊戲的趣味性吸引用戶,再通過用戶量級或者賣道具,或者賣廣告。畢竟,2016年,一款叫做《口袋妖怪GO》的AR遊戲曾風靡全球,為了玩遊戲,不出門的“宅男”都走上街頭,成為AR領域迄今最為成功的案例。

AR應用不可逾越的難題

然而,就像此前的AI、VR一樣,AR應用想要成為下一個風口,顯然還有不可逾越的難題。第一,就是用戶對新應用的興趣究竟能持續多久。一位遊戲開發者就告訴記者,《口袋妖怪GO》之所以能夠有如此高的人氣,其采用的AR技術隻是原因之一,真正能讓遊戲和用戶產生真實感情的,是1997年誕生至今讓所有80、90後都有共鳴的動漫。如果沒了這份共鳴,玩家們對它的熱情或許持續不了太久。事實證明,一夜爆紅之後,《口袋妖怪GO》也開始麵臨著玩家對於遊戲耗電量巨大、網速要求過高等的抗議。

而第二個難題,顯然是如何培養用戶對於AR應用的付費習慣。Stik AR的開發者就告訴本報記者,它們的軟件內即有免費內容,也有付費內容。然而,截至目前,95%的用戶使用的都是免費內容,付費用戶很少。

“體驗新鮮事物和真正的喜好,這中間還有一段不小的差距。”某AR遊戲開發者坦言,不同於歐美市場,中國手機用戶對於AR模式的接受度還處在前期探索階段,以其自己開發的遊戲為例,在歐美市場,有60%的用戶選擇的是AR模式,但在中國市場,這個數字隻有20%。更普遍的情況是,用戶隻是短暫地在AR模式下進行體驗,然後回到3D模式去組隊打遊戲,持續地使用AR場景的並不多。

“目前,對於AR應用僅僅是投資方的投資熱情很火,這是遠遠不夠的,還需要用戶和媒介的熱情,否則不可能形成真正的收益。”該開發者告訴記者,AR應用仍在期待一個場景,讓市場真正的火起來。

來源:北京晚報 記者 趙瑩瑩文並攝

2017年12月27日訊,想拍個雪景照,你不用非得等到大雪天,如今掏出手機,打開某一款拍攝AR軟件就OK了,這種增強現實技術無論拍照還是遊戲都給用戶全新的體驗,也由此成了手機巨頭們爭奪的新戰場,無論是蘋果還是華為都在加速布局。這種新奇的玩意你嚐試了嗎。

玩家正在玩AR應用

AR拍攝讓真實場景虛擬化

12月27日,周三,晴。坐在辦公室的你,此時想要擁有一張和雪人的合照,可以怎麽做?第一,等著北京的第一場雪;第二,找一張有雪人的照片,把自己的影像給P進去;第三,拍下辦公室的場景,把雪地和雪人給P進來。

如果是過去,也許我們隻能選擇第二個方法,而現在,我們所需要做的隻是,掏出手機,打開其中的某一款拍攝軟件,然後把攝像頭對準辦公室的一角,掃描身邊環境,再向畫麵中加入雪地和雪人。如果喜歡的話,你甚至還可以再增添一棵青鬆。

將辦公室場景虛擬化,所有的秘訣都在那款拍攝軟件,被稱為是具備AR功能的拍攝軟件。在應用市場上,此類的免費應用軟件已不算少,除了常見的向場景中添加道具和卡通人物之外,有的加入了當紅動漫形象,有的則拿來了傳統戲劇的臉譜。“果粉”小銳的手機上就有一款,被他當作和朋友同事互動時的一款娛樂軟件,增加拍照的趣味性,“至少,這不是單純磨皮的自拍照。”

VR應用、AI應用之後,AR應用也開始批量出現了。和VR虛擬現實技術將用戶放進一個人造的“真實”世界不同,AR增強現實技術是在真實世界上疊加電腦生成的數據從而對其做出補充,可能是一張加注了方向的地圖、一個會議提醒,或者隻是一排刻度。換句話說,是將真實場景中注入虛擬元素,來源於現實,又區別於現實。

手機巨頭開始入局AR

就像每一次的開局一樣,智能手機為AR技術提供了一個很好的載體,盡管視覺效果尚不完美,卻極大地降低了體驗成本,畢竟,用戶想要體驗VR還需要耗費不菲去置辦一套設備,而要體驗AR僅需要一款APP即可。於是,在廣泛的市場前景麵前,手機巨頭們紛紛布局AR。

iPhone X的發布,讓蘋果在AR手機領域先走了一步,CEO庫克也數度表示,正傾力打造全球規模最大的增強現實的平台,讓 iPhone 和 iPad 用戶能以全新方式與現實世界進行互動。有消息稱,到2018年,穀歌的ARCore、蘋果的ARKit,以及Facebook的“相機效果”三大平台將全麵啟用。國產手機中,華為也宣布將發布AR手機。統計報告稱,到2018年年底,預計將有8億台智能手機具備專門支持AR的操作係統。

“就像攝像頭和全麵屏一樣,手機廠商需要為用戶找到一個換機的理由,而AR也許可以成為這個新賣點。”電信評論家告訴記者,盡管從技術水平上看,AR應用還處於初級階段,芯片的能力以及軟硬件的融合能力都需要繼續提升,但毫無疑問的是,新的賣點必須跟上,“就像各家拚命進入全麵屏時代一樣。”

AR應用以拍照居多

在手機巨頭的鼓舞下,軟件開發者們也開始將眼光布局於AR應用市場。記者統計發現,目前僅iOS平台上,支持AR應用的軟件就已達到1000個,其開發者中,既有初入行業的創業者,也不乏騰訊、網易這樣的背後“金主”。開發者們聚焦最多的,依然是拍照、影像和遊戲。《2018全球高科技、媒體及電信產業趨勢預測》報告就指出,現有增強現實技術(AR)內容多用於拍照APP的臉部濾鏡,且95%都屬於卡通風格。

“我們把消費者的需求進行排序,發現排在第一位的就是拍照,因為拍照的場景有數千個,用戶可能需要在更多場景中讓照片更清晰。”一款AR相機的開發者告訴記者,他們要做的就是讓用戶不需要思考,就能拍出滿意的照片,“而且,我們還在相機中增加了遊戲功能,目前正在搜集數據,看這種遊戲能不能讓用戶持續地玩下去。”不過,對於具體的用戶增長數據,該開發者並不願意透露。

而遊戲的開發者們,出發點似乎更直接,那就是通過遊戲的趣味性吸引用戶,再通過用戶量級或者賣道具,或者賣廣告。畢竟,2016年,一款叫做《口袋妖怪GO》的AR遊戲曾風靡全球,為了玩遊戲,不出門的“宅男”都走上街頭,成為AR領域迄今最為成功的案例。

AR應用不可逾越的難題

然而,就像此前的AI、VR一樣,AR應用想要成為下一個風口,顯然還有不可逾越的難題。第一,就是用戶對新應用的興趣究竟能持續多久。一位遊戲開發者就告訴記者,《口袋妖怪GO》之所以能夠有如此高的人氣,其采用的AR技術隻是原因之一,真正能讓遊戲和用戶產生真實感情的,是1997年誕生至今讓所有80、90後都有共鳴的動漫。如果沒了這份共鳴,玩家們對它的熱情或許持續不了太久。事實證明,一夜爆紅之後,《口袋妖怪GO》也開始麵臨著玩家對於遊戲耗電量巨大、網速要求過高等的抗議。

而第二個難題,顯然是如何培養用戶對於AR應用的付費習慣。Stik AR的開發者就告訴本報記者,它們的軟件內即有免費內容,也有付費內容。然而,截至目前,95%的用戶使用的都是免費內容,付費用戶很少。

“體驗新鮮事物和真正的喜好,這中間還有一段不小的差距。”某AR遊戲開發者坦言,不同於歐美市場,中國手機用戶對於AR模式的接受度還處在前期探索階段,以其自己開發的遊戲為例,在歐美市場,有60%的用戶選擇的是AR模式,但在中國市場,這個數字隻有20%。更普遍的情況是,用戶隻是短暫地在AR模式下進行體驗,然後回到3D模式去組隊打遊戲,持續地使用AR場景的並不多。

“目前,對於AR應用僅僅是投資方的投資熱情很火,這是遠遠不夠的,還需要用戶和媒介的熱情,否則不可能形成真正的收益。”該開發者告訴記者,AR應用仍在期待一個場景,讓市場真正的火起來。

來源:北京晚報 記者 趙瑩瑩文並攝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