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歲的金馬獎得主,和她最後的倔強

來源:鳳凰新聞 2017-12-25 17:18:43

原標題:14歲的金馬獎得主,和她最後的倔強

在戲裏,14歲的她眼睜睜看著一個人咽氣而不去救人,為此專門看了YouTube上麵小動物斷氣的影片;為了拍強暴的戲份,跟她對戲的男演員先對人偶做動作,她在一旁看完整個流程。

文|單子軒

編輯|馮翔

14歲的女演員文淇最近有些忙。

在她因電影《血觀音》提名最佳女配,並憑《嘉年華》成為史上最年輕的金馬影後入圍者之後,不斷地有新劇本、真人秀節目找上她。斬獲金馬,她在台灣曾經一天之內接了16個通告。等回到北京,年紀尚小的她禁不住折騰,生病了。身體還沒好利索,她就趕著飛到大連進組拍戲——這一次,她和王俊凱一同出演暢銷作家天下霸唱的小說改編的電視劇《天坑鷹獵》。

在北京的國際學校讀初三的文淇已經習慣了在學生和演員這兩個角色之間來回切換。外出拍戲的時候,媽媽會找家教每天幫她補習功課。如果在學校上課,經紀公司會在放學後把她接到國貿健身。從十歲那年偶然開始演戲,過去四年裏,她參演過6部電視劇和6部電影。

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曾經評價道:文淇已經超出了大家對童星的定義,不但口條、口音拿捏有技巧,演技也很有層次,讓人驚豔。

童星——最早帶文淇的經紀人齊天起初也是這麽以為的。2013年,齊天幫她注冊的微博名字就叫“童星文淇”。她沒受過任何科班訓練,覺得表演就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到去年拍完《嘉年華》的時候,文淇真正決定要做一名演員。2016年年底的時候,齊天和文淇商量著,把微博名改成了“演員文淇”。

1

11月25日晚的金馬頒獎典禮上,文淇是全程哭著說完獲獎感言的。

“感謝去年遇到《血觀音》,謝謝楊雅喆導演,看到我的中二,那麽認真那麽自信的對待每個角色。其實之前有準備好演講稿,上台就全忘了。”

前一分鍾播放提名視頻的時候,她看到自己的鏡頭,還在略帶害羞地咧嘴笑著,捧起了腮。等到結果一宣布,她驚訝地捂起嘴,眼淚也止不住了。給她遞來獎杯的,正是她此前在采訪裏多次提到的、自己最喜歡的演員黃渤。

“我有努力在控製。”頒獎禮後,文淇在采訪間這樣說起台上淚流不斷的那一幕。

媒體把最佳女配角的爭奪稱做是本屆金馬的“死亡小組”,同時入圍的是捧起過數座影後獎杯的葉德嫻、二度入圍金馬最佳女配的吳彥姝。評審團主席在采訪中稱,文淇最終以一票的優勢險勝《相愛相親》裏為愛堅守多年的“姥姥“吳彥姝。

內心敏感的她,多次提到過自己拿到雙料提名之後的一些“小心思”:在飯桌上聽媽媽提起了入圍的消息,就一直去找來看提名的視頻,覺得不可思議;一直被說成是天才,被戴高帽子,她開始害怕讓大家失望;於是她開始努力克製自己的期待,不敢給自己壓力。得獎的那一刻,這些小情緒終於有了出口。

“雖然他們表麵上看起來就無所謂,但是他們在看我的電影片段,他們在聽到別人在誇我的時候,我可以看到他們的眼神裏有一種……讚賞吧。”文淇這樣告訴每日人物。

最佳女配角頒完以後,鏡頭每次再掃到文淇,她的眼裏都還噙著淚,不時地用手按按眼眶。無論未來如何,那個夜晚都會是這個14歲少女生命中的高光時刻。

這個台商的女兒,4歲隨父母移居蘇州。10歲那年,她意外地被電視劇《淑女之家》選中——當時參加舞蹈比賽得獎的文淇在攝影棚裏接受采訪,碰上了劇組在麵試15歲的女中學生,片方選不到滿意的,就讓文淇試了試戲。

當時的劇本,文淇隻認得裏麵的一句“爸爸,死了”——“當時我一下就進入那個狀況了,哭得還蠻難過的。”這一哭,打動了演員出身的製片人,劇本裏原來“初中生”的身份也直接被改成了“小學四年級”。

文淇參演電視劇《淑女之家》圖/ 網絡

2

在金馬的獎項提名階段,甚至有很多評審沒有發現,文淇不止在一部影片中出現。

文淇有著一張成熟的臉。讓她提名影後的電影《嘉年華》裏,她演的小米,是一個在旅館做清潔工以求溫飽的16歲流浪少女,目睹了一起未成年少女性侵案的發生。

接這部戲時文淇12歲。13歲半,她成為了《血觀音》的棠真,生活在一個充斥著政商利益的貴族家庭裏,還喜歡上了閨蜜的男朋友。

文淇(右)在《血觀音》中飾演棠家的小女兒棠真圖/ 網絡

《嘉年華》和《血觀音》風格和主題截然不同,但對文淇來說又有一點相似:對一個初中女生來說,這兩個故事都有些殘酷和沉重,所表達的內容也不是她能完全理解的。

“聰明,聽得懂大人說的話”是導演楊雅喆對文淇的第一印象。但是他說,文淇遠沒有戲裏麵那麽成熟,看完劇本以後也不懂得“官商勾結”是怎麽一回事。楊雅喆也不會去跟她解釋那些複雜的狀況。就讓文淇坐在旁邊看大人演,泡茶。“幾乎每一場都有她。她就是坐在旁邊,這就是一個方法,她就會懂那些大人在幹嘛。”

棠真眼睜睜看著一個人咽氣而不去救人,在楊雅喆看來,是件比動手殺人還要殘忍的事情。為了調動文淇的情緒,他就找出YouTube上麵小動物斷氣的影片給她看。

更有挑戰性的是《血觀音》裏麵的強暴戲份——棠夫人為了利益,將棠真送上了可以當她叔叔的男人的床。

在拍之前,楊雅喆和文淇的媽媽認真討論了每一個細節,讓跟她對戲的男演員先對人偶做動作,她看完整個流程。這讓文淇覺得,自己受到了很好的保護,拍暴力戲的時候也沒什麽負擔。

“完全不知道自己演了這麽暗黑的角色。”憑借棠真拿到金馬獎後,文淇這樣說。“有很多人說我的眼神很可怕,但是我在拍的時候沒有人這樣跟我講過,就是全程我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中二少女。”

楊雅喆和攝影師經常在片場打趣文淇的“中二”——文淇在片場聽隨身聽,跟著音樂打節拍,楊雅喆以為文淇在聽什麽流行歌,湊過去才發現是兒歌《小毛驢》。

3

金馬頒獎典禮上,最佳導演的獲得者文晏也感謝了文淇的表演:“文淇和周美君,兩個都是天才。她們一個14歲,一個13歲,不能完全理解電影的意義,感謝她們為那些沒有能夠發聲的孩子們發出了聲音。”

文晏曾在路演的時候說自己是完美主義者,拍戲的時候每一天都在焦灼和後悔,但是“唯一不後悔的就是選這兩個孩子”。

在《嘉年華》的劇本裏,文晏對小米的描述是八個字:“身材敦實、眼神倔強”。海選演員的時候,她想找一個“不一定很漂亮,但要看得出有性格”的女孩,卻遲遲沒有找到滿意的。

直到造型指導汪韜跟文晏說起他合作過的文淇——“挺倔的。”

文淇在《嘉年華》中飾演旅館服務員小米圖/ 網絡

開拍前,導演告訴文淇媽媽,不要跟著她,讓她一個人出門,找到獨立的感覺。她讓文淇到海濱的旅館,連續一周每天跟著保潔阿姨整理床鋪、刷馬桶、衝洗淋浴間、清理垃圾。文淇打掃完一個房間,常常覺得腰都不是自己的了。

文晏平均每場戲都要拍十條以上,讓文淇一點點找到感覺,經常提醒她:走路不要蹦蹦跳跳,腳步不要輕盈,能看上去怎麽邋遢就怎麽邋遢,不要挺胸不要挺腰,上樓梯也是兩步並作一步,更省力。

文淇一直在想,小米的過去,除了3年待過15個地方,她從哪兒來,經曆了什麽?她問過導演,得到的答案是沒有具體的過去。她就自己在心裏想象了小米的故事,從家裏逃出來到在南方小城的旅店落腳,中間可能偷過錢,被拐騙或者被坑過,被成人擺弄。

到快殺青的一場戲,小米為自己戴上耳環,文淇的眼淚就止不住了。“我為黃小米難過,我想到了很多小米之前做過的,發生過的,在她身上發生過的事情,為她難過。”而且,那種和角色說散就散的感覺也讓她不太好受。

因為《嘉年華》,文淇想把演員當職業來做。她說,她的目標,是在20歲的時候成為娜塔莉·波特曼——“就是《黑天鵝》裏麵的那種演技。”

4

接連演了兩個壓抑的角色,文淇說,她自己還蠻享受這個過程。媽媽建議她,應該去演一些屬於這個年齡段的,比較青春陽光的、少女的角色。

經紀人齊天說,他們不久前收到一部戲女二號的邀約,給文淇看過劇本之後,她說自己真的不想演:“齊天哥哥,這個真的太傻了,像白癡一樣,我真的不喜歡。”

為了配合“演員”這個身份,文淇不得不做一些超出自己年齡的事情,比如參加釜山電影節前,她每天都會偷偷在家裏練習穿高跟鞋,很擔心到時候摔跤。最難過的事,她愛吃甜食還是易胖體質,為了演戲隻得盡力克製。

齊天有時候也覺得心疼她。“但是她既然走到現在,就注定她的路是不平凡的,不會像普通的孩子那樣。”

金馬頒獎典禮當天,齊天在微信上和文淇說:乖乖,無論你今天得不得獎,今天之後一切都不一樣了,你已經走上了從演員延伸向明星的這條路。慢慢慢慢,你跟同學去玩可能都會被拍到。

文淇回他:“可是我就想做一個演員啊。”

在齊天看來,14歲的文淇似乎還不懂得演員和童星之間的差別究竟是什麽。金馬得獎之後,他想讓文淇坐飛機的時候戴上口罩,文淇也拒絕了。

他對她說:

“隻做演員,不做明星,路也不會長,一直拍戲卻沒有流量的話,那下部戲就不知道在哪兒了。”

文淇回:我知道。

對話文淇

“演繹別人的快樂與悲傷別忘了自己的純真”

每日人物:得了金馬之後,你跟你家人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麽?

文淇:第一句話,我忘了第一句話是什麽,在拿完女配之後,因為我爸坐在我旁邊,然後他就給了我一個擁抱,我覺得那個擁抱就代表了所有,對。

每日人物:之前你一直說還沒有看過《嘉年華》成片,現在看了嗎?

文淇:其實是前幾天剛剛看完,和徐紀周導演(文淇在徐紀周導演的《心理罪城市之光》中飾演鄧超的女兒),因為他也沒看過電影,我就和他一起去電影院看了最後一場。徐紀周導演看完他就說:哇,沒想到在拍我的電影之前你竟然演過那麽沉重的電影。然後還一直跟我說他覺得戲裏的我和現實中的我完全是兩個人。

其實有很多人說這部電影很沉重很壓抑,但是我現在自己再看的時候,我覺得結局對我來說是美好的,我是看到光明的,我是覺得很溫暖。在看電影的時候,我想到了很多很多,比平常人想到的大概多十倍左右,因為再看到每場戲都會回憶起在拍片的時候所有事情,所以就會,那時候邊看邊哭,真的還蠻傷心。

每日人物:其實生活中是不是也挺多愁善感的比較容易哭?

文淇:算吧,因為我是一個容易感動的,代入感很強的人,所以其實很困擾吧,就是稍微有一件很悲傷的或者難過的事情就會讓我自己控製不了情緒。

每日人物:《嘉年華》的劇本,第一次看完之後它給你的感覺是怎麽樣的?

文淇:因為那時候大概十二三歲,看到這個劇本,其實第一遍看完覺得有點沉重有點壓抑,然後有些地方是不懂的,然後不理解,然後其實看完第二遍第三遍,理解的東西和最開始不太一樣的。

每日人物:一開始不懂的地方是什麽?

文淇:比如說她和小建的關係,她和莉莉的關係,其實在看劇本的時候覺得沉重也有一方麵是覺得看不透,就覺得有點煩悶。小米和莉莉和小建的行為看上去很正常,但是我就是不懂其中的理由,不懂小建對小米到底抱著什麽樣的感情,而且其實在看劇本的時候我是完全理解不了小米所有的動機所有的動作,因為覺得她跟我的生活都差得蠻多的,她經曆過的事情我一件都沒有經曆過。

《嘉年華》中的小米和莉莉圖/ 網絡

每日人物:你之前也拍過不少戲了,為什麽拍《嘉年華》的時候做了決定要做演員?

文淇:可能是第一次拍參展電影,第一次遇到一群真正用心在做電影、真正用心熱愛電影的一群人,角色也給我很大的影響,還有工作人員,文晏導演。還有題材吧,其實《嘉年華》的題材讓我演完這個之後更想去做一個好的演員,比如說就是當你看完《嘉年華》後去關注一件事情,會去注意到一些可能你生活中注意不到的事情。

每日人物:得了金馬獎之後它對你的生活有什麽影響嗎?

文淇:會有吧,但更多是工作上,生活上其實還好。因為其實我個人覺得金馬獎對於演員對於表演者、對於從事演藝方麵的工作人員來說是一件非常值得慶祝非常重大的事情,像其實對於我的同學、不相關的人士,其實就是一個獎,說實話來隻是某個東西而已,所以別人沒有比我更加重視。就是工作更多了,然後采訪更多,每天都有采訪,每天都有拍攝,但生活上還好。

每日人物:你拍戲的時候和不拍戲的時候生活節奏大概是什麽樣子的?

文淇:(不拍戲的時候)每天的生活節奏就是很慢很慢非常慢的那種,九點鍾起床,然後看電影,然後看一整天,然後出門散散步,然後再回家,然後跟朋友或家人聊聊天,這就是我的一天。拍戲的時候就比較健康,就是每天都要很早起床,然後拍戲,然後跟朋友聊天,有時間的話會跟爸媽聊天,會做些運動吧。

每日人物:《血觀音》殺青的時候楊雅喆導演給你寫了一段話:演繹別人的快樂與悲傷別忘了自己的純真,當時他給你寫這段話的場景是什麽?

文淇:其實我不太想跟任何人說這件事情,因為是屬於我私人的,這是我和雅喆導演之間的一種溝通方式吧。其實是他在殺青那天送了我一個禮物,裏麵有兩張CD,兩個日本動漫,一個是千與千尋,還送了我一個小裝飾,非常可愛,然後另外還送了我一張小卡片,但我覺得對我來說,這算是一個比較值得珍惜的記憶啦。好吧其實也不算記憶。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