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賽車的商業讚助,可不僅僅是貼上幾個Logo那麽簡單

來源:懶熊體育 2017-12-15 17:58:49

體育領域的讚助不僅僅是在球員裝備上印有讚助商logo,也不僅僅是在體育場館內掛上讚助商橫幅。至少在F1賽車領域,不是這樣。

延展閱讀:美國第七大公司為何讚助紅牛車隊,除了讚助費他還能為F1帶來什麽?

賽車領域的讚助商不僅僅是為車隊提供讚助費,他們還為車隊提供能讓他們在比賽中表現更好的專業設備。

這一領域最好的例子就是英國電信(BT)與威廉姆斯·馬天尼(Williams Martini)F1一級方程式車隊達成的多年期戰略技術合作夥伴關係。

英國電信利用自己遍布全球的高性能網絡服務,實現安全快速的通信和有效的協作,為車隊在爭分奪秒的賽道上贏得了寶貴的時間。要知道在瞬息萬變的F1世界裏,勝敗就是在這毫厘之間。

F1賽車比賽中,賽車以每小時200英裏的時速高速運行,比賽的勝負最後可能就是毫厘之間的差距。這對賽車的零部件要求很高,使車隊製造商測試那些能在這種極端情況下正常運行的尖端設備。它們(零部件)的性能越好,車隊獲勝的概率就越大。

F1賽車移動研發實驗室在最惡劣的環境中測試讚助商的產品,希望它們能在車隊奪冠的道路上貢獻自己的力量。這就不僅僅是對一些物理設備零配件的要求,電子數碼設備同樣如此。

像我們這樣的電視觀眾可能不了解,F1賽車在賽道上奔跑的每一秒,車上的數百個傳感器每一個都會給出1000個數據。這樣下來,每場比賽大約會產生15億個數據樣本,占用100GB的內存。

這些數據要通過無線設備發送到車庫,然後再發送到車隊總部,在總部超級計算機對這些數據進行處理分析,並將反饋發送回還在賽道上比賽的車隊。這樣一來,車隊可以模擬比賽結果,並做出最優決定。無論比賽在哪裏進行,這一工作都必須實時、高效迅速地完成。

威廉車隊總部在英國,但比賽在世界各地舉行,有時候在阿聯酋的首都阿布紮比,有時候在德克薩斯州的首府奧斯汀,因此短時間內對數據進行處理並給出反饋,並不是一件易事。

“F1賽車是IT(Information Technology)品牌讚助合作的完美對象,因為在比賽過程中,賽車就是一個數據中心,”威廉車隊的副主管克萊爾·威廉姆斯(Claire Williams)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有許多IT公司與F1讚助的佳話,通過讚助F1不僅可以整合、檢驗IT公司的產品,提高車隊戰績,這為我們提供許多寶貴的案例,讓IT公司成為F1讚助商中的中流砥柱;同時也給IT公司帶來了許多與之相關的額外的好處。

2015年,英國電信與威廉姆斯車隊達成多年期戰略技術合作夥伴關係。威廉姆斯表示,車隊對技術升級的需求是這一合作背後的推動力。“當進入賽車這一領域的時候,我們掂量了一下自己車隊的IT能力,我們意識到,我們可能落後其他車隊10年了,成為了一支你並不想看到的車隊。”

為了扭轉這一頹勢,威廉姆斯招募了路特斯(Lotus)F1車隊的首席信息官(chief information officer)格雷姆·哈克蘭德(Graeme Hackland),後者於2014年一月份加入車隊。哈克蘭德的策略是讓威廉車隊與頂級技術品牌英國電信合作。 “英國電信在這方麵做得非常出色,尤其是在遠距離信息對接上。因此在周末的比賽裏,我們能將賽場上的數據及時傳回車隊總部,並迅速進行數據分析處理,”威廉姆斯說道。“在星期五的訓練中,所有的數據都需要通過同一渠道傳輸,而我們的渠道容量又有限,因此數據傳輸時間可能就需要一天一夜以上。你可以想想所有和賽車相關的數據,視頻以及其他所有數據。通過同一渠道反饋回來可能需要很長的時間。傳輸過程本來就很慢,然後還需要有人對數據進行分析處理後,才反饋回來,這個時候訓練車隊都可能已經走了,不在賽道上了,因此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現在由於有英國電信的幫助,我們將遠程網(WAN,Wide Area Network)的連接速度提高了三倍。”

英國電信還幫忙解決了網絡延遲問題,並幫助車隊確定優先級,這樣一來,分析團隊總是第一時間處理最重要的數據。除此之外,英國電信提供的基礎設備還具有智能化、自我修複功能,以及跨多個數據中心和通過不同設備類型傳輸大量數據的功能。這對車隊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他們需要合適的設備來傳輸、儲存、保護以及處理每場比賽產生的大量數據。

在一個完整的F1賽季,大約需要傳輸2.5TB的汽車和視頻分析數據。這相當於4300多個高清電視節目,英國電信的網絡以每秒100M的速度,每場比賽大約要安全傳輸1.4GB的數據。英國電信更快的網絡連接速度對周末的F1賽事產生了巨大的改變,例如進站練習的實時分析視頻讓車隊能更快做出決策,從而在比賽中表現得更好。

英國電信在車隊總部提供的新局域網與威廉車隊在比賽中的遠程網相結合,徹底解決了數據傳輸慢的問題。它確保了整個過程的穩定高速的大量網絡數據服務,這包括像車隊會議中心一樣的賽事中心數據分析工作室以及在周邊的威廉車隊專注技術研發的分支機構威廉姆斯發展工程公司(Williams Advanced Engineering)。總體效果是讓一些比賽數據的計算速度提高了200倍。

“讚助商與F1車隊合作的故事讓人咋舌,”威廉姆斯說道。“特別是在這一過程中的速度、效率、發送與反饋的很短傳輸時間以及敏捷性與團隊合作。還有許多像英國電信讚助威廉車隊後,幫助其高效迅速運轉並提高車隊比賽成績的典型案例。這樣一來,讚助商也可以研究這些案例,並成為他們自己的談資或噱頭。他們的產品幫助威廉車隊大大縮短了時間。”

“這些都是實實在在的幫助,因為有了英國電信的幫助,我們才能夠分析處理那些數據,我們才能找到解決方案,並在第二天比賽前及時將數據傳回賽場,車隊戰績也就自然提高了,這些都是有了更高效、迅速、容量大的網絡連接的功勞。”

這聽起來像是,作為讚助商的品牌logo不是最重要的。事實確實如此。“F1的讚助商不僅僅是在賽車貼上自己的品牌標識,這隻是錦上添花的東西,一些表麵上的東西,”威廉姆斯說道。

“眼下,讚助商想要的比這多得多。想象一下,將自己的產品運用到車隊中,讓他們更高效地工作,以此來提高比賽成績並最終奪得桂冠。這才是有說服力的品牌讚助案例,這才能夠幫助品牌打開更廣闊的市場,也讓你在品牌包裝推廣上更有故事可說。而這可能是你的競爭對手所沒有的。”

延展閱讀:

順應數字媒體時代需求,F1更換使用了23年的標誌性商標

貼牌讚助哈斯,瑪莎拉蒂或時隔近60年後重返F1賽場

聲明:本文為懶熊體育編譯自《福布斯》,原文作者為Christian Sylt。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