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消逝的記憶:努爾丁老人和他的紅色記憶收藏館

來源:鳳凰新聞 2017-12-13 07:19:21

原標題:永不消逝的記憶:努爾丁老人和他的紅色記憶收藏館

□亞心網記者唐建勇

鎮裏為什麽要建一個收藏館,又為什麽以一個人的名字來命名——幾乎每一個參觀完“努爾丁紅色記憶收藏館”的人都會這樣問。

12月6日,記者來到位於吐魯番市高昌區葡萄鎮巴格日社區的“努爾丁紅色記憶收藏館”,遠遠就被門前“吃水不忘挖井人,致富不忘共產黨”的對聯吸引。

66歲的努爾丁·沙塔爾說,收藏館裏的紅色記憶圖片都是他到處購買、收藏,一點一點攢起來的,他這麽做,就是要牢牢記住黨的恩情。這些年,努爾丁·沙塔爾常常給身邊的人講黨的好政策,經常給周圍群眾講民族團結的重要性,他說各民族人民要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團結一心,共同珍惜革命先烈用獻血和生命才換來的現今的幸福生活。

努爾丁·沙塔爾兩歲時父親去世,八歲時母親離世,隻讀了三年小學便輟學,小小年紀隻得靠打零工勉強維持生計。最困難的時候,書成了他最好的夥伴,高興時看書,痛苦時也看書。雷鋒、董存瑞、黃繼光等英雄人物的連環畫冊,他讀了又讀。《毛主席語錄》《毛澤東選集》《鄧小平文選》等書籍,他買了一本又一本,這些書給了他無限的精神動力。後來他參了軍,入了黨,退伍後又自學考上了大學,畢業後當過老師,還做過黨史工作。一晃幾十年,紅色基因已經深深紮根在他的心裏。

吐魯番市高昌區葡萄鎮黨委書記趙懷光說,發現老人家收藏的這些紅色記憶,非常感動,於是鎮上決定要為他新建一座收藏館,這些展品隻是從老人收藏的紀念品中篩選出的一部分。

今年1月,“努爾丁紅色記憶收藏館”建成開館。努爾丁·沙塔爾成為收藏館的管理員,看到各族群眾前來參觀收藏館的興趣日益濃厚,他打心眼裏高興,他說:“在黨和政府的關心支持下,我一定要把‘努爾丁紅色記憶收藏館’建設好、管理好,充分發揮它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作用,讓紅色記憶代代相傳,讓紅色芬芳滿村飄香。”

這些天,努爾丁·沙塔爾一直忙著宣講黨的十九大精神。他說:“我要把黨的十九大精神、黨的各項惠民政策講給更多村民聽。”

記者手記

一束溫暖心田的光芒

□亞心網記者唐建勇

在吐魯番市高昌區葡萄鎮,無論你是在“努爾丁農家書屋”還是在“努爾丁紅色記憶收藏館”,都能真切感受到這位有著40多年黨齡的老黨員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永葆共產黨人政治本色的堅守。

“知識改變命運”是經常掛在努爾丁·沙塔爾嘴邊的話。從一個普通的農家孩子成長為一名有理想、有文化的共產黨員,他說他就是這句話最大的受益者。為此他將自己收藏幾十年的書、畫貢獻給大家。

采訪期間,經常能看到一些婦女來書屋翻閱圖書,以前她們大多被農活、家務事纏身,即便有閑暇時光,也多半是和鄰居說些家長裏短的事兒。可現在她們的思想變了,她們更願意花時間來農家書屋看書。鎮裏的農民阿依米汗·阿比的熱木是書屋的常客,她的大兒子已經大學畢業,小女兒在鎮裏讀小學,她來農家書屋翻閱最多的是關於家庭教育方麵的書籍。“我父母那一代不懂教育,苦了我們這一代,我們要吸取教訓加強學習,以便引導和培養好下一代。”阿依米汗說。

農民卡哈爾·加帕兒也是書屋常客。他說:“學習太重要了,隻有不斷學習才能進步。”卡哈爾家種有6畝葡萄地,但產量一直上不去。他聽說農家書屋裏有科學種植葡萄的書籍,就常過來看。一開始他看不懂書中的說明,就讓管理員給他解釋,或是問書屋裏其他讀者,通過交流學習,現在他的葡萄種植技術提高了很多。

如今,“努爾丁書屋”和“努爾丁紅色記憶收藏館”已在鎮政府的幫助下擴建到了400多平方米,這裏不僅是農牧民學習實用技術的好去處,更成為當前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弘揚民族團結精神的主陣地。

“努爾”一詞在維吾爾語中是“光芒”的意思,而努爾丁·沙塔爾就像一束光芒,溫暖地照耀在鄉親們的心田。

責任編輯: 王建隆

分享到: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