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一女子離婚後才知房子被抵押 要為前夫還15萬貸款

來源:株洲法製 2017-12-13 08:51:08

株洲法製民生頻道12月12日訊 大家都知道啊,這欠債還錢,那是天經地義的事。可是市民鄧女士就有些搞不明白了,為什麽前夫當初一個人欠下信用社的貸款,連本帶息有20多萬元,她卻成了債務人之一了......

1996年3月,鄧女士與男子萬某結為夫妻,並於2013年12月13號協議離婚。協議離婚書中明確了夫妻共同財產即位於株洲石峰區某套房屋歸鄧女士一人所有,兒子也歸鄧女士撫養。

然而令鄧女士意想不到的是,前夫在支付了兒子兩個月的撫養費後就不知所蹤了,並且當她在辦理離婚後的第一個工作日,前去房產部門辦理房屋過戶手續時,得知房子被抵押在信用社獲得了15萬元的貸款。

究竟是怎麽回事?

關於貸款的事,鄧女士認為前夫是將自己蒙在了鼓裏,是離婚後才知道的。在株洲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風險專員應慎維介紹,2012年1月16號,鄧女士的前夫萬某因做生意需要資金周轉為由,向該申請借款15萬元,因為當時持有了經公證機關公證的,鄧女士的授權委托書,所以單方麵地獲得了株洲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的15萬元貸款,並訂立了《個人借款合同》,借款期限為兩年,按季結息。

然而,萬某順利獲得借款後,隻有第一年按期支付了利息,到期日並沒有歸還信用社的15萬元本金及相應的利息。在這種情況下,信用社將萬某、鄧女士以及擔保人作為被告起訴至法院,依法追償。

被起訴了

2016年1月,株洲縣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這起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一案。最終法院判決由萬某、鄧女士共同償還原告借款本金15萬元及相應的利息,以及原告對被告提供抵押擔保的財產,即房屋及土地使用權在拍賣、變賣所得的價款中享有優先受償權等。

通過法院執行網絡查控係統,法院工作人員分別多次查明了,三名被執行人的財產情況,隻有鄧女士有一個銀行賬戶,其他兩人均無可執行的財產。今年12月初,鄧女士幾次來到了株洲縣人民法院弄清事情的來龍去脈,工作人員現場為其答疑解惑。根據我國《合同法》第四十九條“行為人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後以被代理人的名義訂立合同,相對人有理由相信行為人有代理權的,該代理行為有效”。

同時,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若幹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債權人就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主張權利的,應當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但夫妻一方能夠證明債權人與債務人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或者能夠證明屬於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情形的除外。

幾天前,鄧女士帶著東拚西湊來的15萬元,如數交到了信用社工作人員手中,雙方達成相應的還款事宜。同時律師建議,像鄧女士的家庭現狀以及經濟狀況,他也是可以另案起訴她的前夫的,對其進行追償。

其實,像咱們看到這樣的案例在生活當中並不少見。通過夫妻共同財產抵押向銀行或是典當行進行借款時有發生,一旦這中間出現了問題,有夫妻都表示知情的,也有一方表示不知情的。但總歸一句話,這欠錢總歸是要還的,即便是你有再多的理由和“不知情”,那都是有法可依,讓你償還的。

法律不外乎人情,借款人你有沒有想過,為了躲避自己的債務,視曾經的親人於不顧,你的人情又去了哪了呢?

(株洲法製民生頻道全媒體記者鄧歡 劉潤川)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