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棺驗屍尋嫌疑人看守所死亡真相

來源:鳳凰新聞 2017-12-07 06:15:47

原標題:開棺驗屍尋嫌疑人看守所死亡真相

□法醫講述(十)

法製網記者 餘東明

法製網實習生 張若琂

法製網通訊員 管 唯

這是發生在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司鑒所法醫劉寧國已經記不得具體時間了。然而,開棺驗屍卻給他留下了極其深刻的記憶。他說,那種場景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53歲的吳弘是山西的一個農民,因幫朋友在自家院子裏儲存炸藥被抓,誰知在看守所呆了四五天後就死了。

當地調查組迅速查清,吳弘被關進看守所的當天淩晨,確實被看守所的獄友打了,當時正值11月寒冷天氣,他還被人潑了冷水……然而調查組認為,被毆打和被宣告死亡中間相隔了四五天時間,而且看守所也及時對其外傷進行了治療,兩者之間不存在因果關係。

當時,吳弘的家人接受了這一結論,也沒有要求做屍檢,將屍體帶回家後進行了土葬。

可事情並未因此平息。沒過多久,看守所裏相繼傳來風聲,說吳弘當時被毆打傷勢很嚴重,他就是被打死的。這下,吳弘的兩個兒子坐不住了,決定為父親討還公道。在半年多的時間裏,他們一路從縣裏信訪到省裏,最後到了北京。

此事引起了最高人民檢察院的高度重視,並作出批示,要求“開棺驗屍”,進一步查清事實。

“當時屍體都埋了大半年了,我們估計肯定高度腐爛了。”劉寧國告訴記者。案發後的次年7月,最高檢找到了司鑒所,要求他們接下這個案子,查明吳弘的死因。

當時正值7月,山西的天氣幹熱,開棺驗屍在農村的習俗裏事關重大,能不能順利取證大家心中沒底。

劉寧國是1999年來到司鑒所工作的,將近20年的經曆告訴他,隻要有可能存在的證據,就要去找,真相往往就在不經意間。

很快,法醫病理室組成了一個三人小組,由劉寧國帶隊趕往山西。“當時的場景真的讓我印象深刻。”劉寧國說,按照當地的習俗,死者家屬要先燒紙、擺花圈、哭喪,隨後才能揭土開棺。

不僅如此,解剖環境也極其簡陋,因為死者是被埋在山上的,交通不方便,劉寧國他們隻能就地解剖。於是,他們用帆布現場搭了一個棚子,叫來了一輛消防車提供水源。

器材是劉寧國三人從司鑒所帶去的,防護用具和隔離衣也是他精挑細選的。因為屍體高度腐壞,他們必須防範腐敗菌的感染,特別是炭疽杆菌。

當時天氣炎熱,隔離衣密不透風,劉寧國說,近4個小時的解剖,就如同蒸了4小時桑拿。

好在條件雖然艱苦,屍體的腐壞程度卻比劉寧國預想的要好很多。“因為山西是沙土,透氣,對屍體的保存有幫助,所以屍體挖出來時,盡管皮膚下組織都腐爛了,但總體還完整。”他說,這有助於檢查屍體的外傷。

盡管屍體外表有大量黴變現象,但仍能明顯區分出黴斑和外傷留下的痕跡。“外傷呈現的形態是暗紅色,能夠區分出來。”

經過檢查,劉寧國發現,吳弘身體四肢有多處外傷,且有的地方深入深層肌肉。“這說明他當時的確受了嚴重外傷。”

他們又對死者的顱腦、胸腔、腹腔進行了解剖,沒有發現骨折、出血等異常。

三人又將死者的髒器取下來,準備做進一步檢查。“主要是看看死者有沒有自身就有的疾病,以及外傷有沒有對他的身體造成什麽影響。”

完成解剖,將屍體縫合、處理好後,劉寧國三人帶著吳弘的髒器回到上海,準備進行髒器的檢查。

“我們在吳弘的腎小管內發現了蛋白管型。”劉寧國向記者解釋道,正常人體內的蛋白質是不能排入腎小管的,出現這種情況隻有兩個原因:腎髒本身有疾病或者是被毆打受傷所致,而前者已被排除。

“因為被毆打的過程中,人的軟組織會出血,肌肉和血液的碎片進入血液中,腎的通透性就改變了,肌肉和血液碎片在腎小管內會結成蛋白管型。”劉寧國說,這一發現直接證明,吳弘死前遭受的毆打導致了他的腎衰竭。

但死因僅僅是腎衰竭嗎?劉寧國等人認為,這還無法充分解釋死亡過程。隨後,他們發現吳弘患有冠狀動脈硬化性心髒病,可這是其自身疾病,表麵看起來和毆打事故沒有直接關聯。

三人重新翻閱檢察院寄來的病史資料。“吳弘臨終前症狀表現為迅速呼吸,心跳停止。我們認為,他可能是死於急性循環、呼吸功能衰竭。”

這一結論又將他們帶回了冠狀動脈硬化性心髒病這一關鍵點。“他本來就有心髒病,遭受外傷後身體處於應激狀態,肯定加重了心髒的負荷。”

吳弘在遭受毆打後,身體狀態差,走路不穩,動作遲緩,其實是因為其心髒和腎功能均出現了衰竭的狀況,而多髒器衰竭又導致其呼吸衰竭。

“多髒器功能衰竭致死需要一個過程,這就解釋了為什麽吳弘在被毆打後四五天才死亡。”

經過近兩個月的分析討論,劉寧國等人給出了鑒定結論:吳弘生前患有冠狀動脈硬化性心髒病,遭受外傷後加重心髒負荷並繼發一定程度的腎功能不全,終因急性循環、呼吸功能衰竭死亡。

最高檢一拿到鑒定結果,立即作出相關批示,吳弘同監房的幾名犯罪嫌疑人被以故意傷害罪提起公訴,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本次“開棺驗屍”,劉寧國本以為獲得證據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事實卻剛好相反。這也給了他一個啟發,“在動手做事之前,永遠不要預設‘不可能’,因為這隻會給自己帶來先入為主的偏見,甚至會忽略重要的細節”。他說,“去做就行,不要顧慮太多”。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