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2億單身人士推動約會行業繁榮 有人願花20萬買相親服務

來源:未來網 2017-12-07 00:00:00

原標題:中國2億單身人士推動約會行業繁榮 有人願花20萬買相親服務

12月7日報道 英媒稱,中國的單身人士為找到伴侶正在斥重金學習戀愛課程,推動了約會產業的迅猛發展。據估計中國有2億單身人士。

據英國《泰晤士報》網站12月5日報道,相親網站和探探等應用軟件非常流行。然而,許多對網戀感到失望的單身者每年花費20萬元用於線下相親服務的會員費和教授約會禮儀的課程。

根據官方媒體的數據,中國約會產業2015年產值約27億元人民幣,隨著人們可以享受越來越多的服務,這一數據預計將增加。

一位29歲化名於紅的北京女子對媒體表示,她花費1.2萬元參加了一個為時6個月教授戀愛技巧的網絡課程,另花1600元參加了一個組織社交活動的約會俱樂部。

她說,人們還可以付費參加額外的活動,從而有更多機會遇到那個合適的人。她許多單身朋友都購買了約會服務,她不是唯一花銷很多的人。

報道稱,在北京男性可花7400元與一名男性“魅力專家”參加為時一周的戀愛技巧課程。課程包括去購物中心和夜店與女士聊天,指導如何讚賞女性並通過微信進行實時在線約會幫助。

報道稱,中國女性如果近30歲還未結婚有時會被殘酷地稱為“剩女”。許多相親公司利用這一點對超過30歲的客戶收取更高的額外費用。

生活在北京的喬治·劉30多歲,他說男性為戀愛常常花銷更大,因為他們常常要為約會付賬。他說:“對於我這個年紀的人來說,我們不能去一家便宜的飯店或隨便一家咖啡廳。一場體麵的約會通常要花費幾百元甚至上千元。”(編譯/胡溦)

資料圖:一名市民在濟南千佛山公園舉行的“七月七相親大會”上用手機記錄相親信息。新華社記者 徐速繪 攝

【延伸閱讀】宜家逼婚廣告引爭議被撤 港媒:對單身群體充滿歧視

10月27日報道 港媒稱,內地宜家家居(IKEA)近日播出新廣告,但當中一句“再不帶男朋友回來就別叫我媽”的對白,引起輿論爭議。宜家家居24日發表聲明,對廣告傳遞錯誤的印象表示道歉,將盡快撤下廣告。

據香港《東方日報》網站10月27日報道,該廣告名為《輕鬆慶祝每一天》,講述一家三口坐在飯桌上吃飯。扮演女兒的演員叫了一聲“媽”後,其母突摔下筷子表示不滿,並責罵“再不帶男朋友回來就別叫我媽”。門鈴隨即響起,有年輕男子進門後,女兒上前挽著他,並介紹“這是我男朋友”。其父母聽罷一改態度,一臉欣喜地使用宜家家居的產品,並笑迎對方。

報道稱,廣告發布後引起網民不滿,有人說:“不帶男朋友就麵露凶相、毫無歡樂氣氛,有男朋友就笑臉相迎,那還是家嗎?”有網民認為,廣告體現的價值觀對單身群體充滿歧視。

報道稱,宜家家居中國區公共關係負責人回應表示,廣告的初衷是鼓勵人們輕鬆慶祝每一天。該公司其後發聲明,就廣告傳遞錯誤的印象而道歉。

(2017-10-27 13:08:00)

【延伸閱讀】外媒:中國第四次單身潮來襲 促相親節目再掀熱潮

9月11日報道 外媒稱,隨著中國去年迎來第四次單身潮,適婚“剩男剩女”突破2億,中國相親節目今年再度掀起熱潮。這類婚戀交友節目七年前曾大熱,後來因同質化嚴重而衰退。今年各主流媒體不約而同重新打造相親節目,在內容和玩法上推陳出新。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9月6日報道,經曆過收視高峰與低穀的相親節目,今年在中國再度點燃熱潮。

婚戀交友類節目在中國,發展至今已經有28年曆史。在2010年至2014年的繁盛期,最多時一周有30多檔相親節目播出,是僅次於連續劇之外最流行的電視節目。上電視擇偶,也成為熱門社會話題。但由於同質化嚴重,婚戀節目盛極而衰,2015年之後,十幾個節目一個接一個無聲無息消失了。

據統計,2016年中國迎來了第四次單身潮,適婚“剩男剩女”突破2億。跌到最低穀後的相親節目再反彈,今年各主流媒體再次不約而同重新打造相親節目,在內容和玩法上推陳出新,繼七年前的大熱潮後,有望引發第二波爆點。

(2017-09-11 00:16:01)

【延伸閱讀】港媒:內地2億單身人口藏商機 共享經濟燃至婚戀市場

8月31日報道 港媒稱,在內地單身成年人口超過2億,共享經濟大行其道的今天,誰能利用手機App解決為人們“脫單”,誰就可能致富。有企業已啟動,打正旗號推出“共享單身”服務,用共享概念建立單身人士配對平台。

據香港《經濟日報》網站8月29日報道,民政部數據顯示,當前中國單身成年人口數量超2億。據智聯招聘的《2017中國職場人情感現狀大調查》顯示,內地職場單身率高達53.56%。協助脫單,被指正醞釀巨大商機。

報道稱,內地一個剛成立不久、稱“一號媒婆”的移動網絡平台,就以“共享單身”為口號,推供單身人士相親配對服務。

其運作模式很清晰,先招收會員,會員可以做媒婆及求偶者;然後,媒婆把身邊單身的朋友當成一種資源,在網絡平台上“共享”,單身者如在平台找到心儀對象,想獲得對方的聯絡方式,可以向媒婆支付紅包。

這種極低成本的投資模式下,網站僅僅用了5個月的自然發酵,就招收了百萬用戶,有近20萬人自主當媒婆,平均每個媒婆有5個單身團成員及6個好友媒婆的牽線匹配。

報道稱,這種以共享經濟概念營運的“婚戀介紹”平台,在內地如雨後春筍出現。

內地媒體報道指出,隻要在手機應用商店內輸入“租人”或“共享男(女)友”進行搜索,就會出現10多個相關的App。但報道指,這種共享男女友平台,已衍生出許多問題,包括有人打擦邊球,利用這這些網絡平台從事色情活動。

(2017-08-31 00:21:01)

【延伸閱讀】調查稱中國職場白領過半單身 境外媒體:影響消費和出生率

8月30日報道 境外媒體稱,一份內地在職單身調查報告顯示,職場單身率高達53 .56%,職場白領集中地東莞、深圳、廣州成全國白領單身率最高的3個城市,其中東莞市單身比率高達76.92%。

據《香港經濟日報》網站8月29日援引內地媒體報道,究其原因,統計分析認為,東莞、深圳、廣州是內地的“打工聖地”,工廠密集、機會多、門檻低,每年都會吸引眾多的低學曆單身男女青年前往。而且,位於廣東省的這3個城市是高端人才聚集地,尤其深圳作為很多資訊科技(IT)、互聯網公司的總部,更吸引了眾多的投身相關行業的單身人士前往工作。

調查也顯示,在單身問題上,職業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單身男性從事技術職業的占比30%,遠高於其他職業,而最多單身女性從事的是財務工作,占比達15%。從這組數據中,明顯能夠感覺到技術男和財務女的尷尬處境。

另據俄羅斯衛星網8月29日報道,一些分析人士認為,中國未婚青年不僅是國家經濟發展的動力,也是一種“威脅”。2015年早已到了自己前輩結婚年齡而未婚的年輕人數量已愈2億,超過俄羅斯與西班牙人口的總和。俄羅斯《生意人報》記者、中國問題專家米哈伊爾·科羅斯季科夫指出,這不僅給近年來呈下降趨勢的出生率雪上加霜,而且還會對居民需求結構產生負麵影響。

報道稱,未婚青年往往都是一些受過高等教育、有一份好工作、工資穩定、居住在大城市的專業人才。他們之所以做出這種選擇,與幾十年來婚姻觀的改變有關:建立家庭已經不是當代年輕人的唯一選擇。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今年第一季度中國人均可支配收入約為7184元,而根據阿裏巴巴的數據,至少有一半中國單身青年2016年平均收入在3000到5000元之間,30%在5000到8000元之間,而其中10%超過8000元。調查結果同時表明,他們的收入還在增長,他們更願把錢用來滿足自己精神上的需求,而不是大筆購物。

世界經濟論壇的資料表明,35歲以下的當代高收入專家要比20年前自己同齡人的消費高出近40%,不過學者們對這一趨勢對中期經濟產生積極影響表示懷疑。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張寧博士認為,“單身高收入年輕人數量的增加會提高像娛樂等部門的銷售水平,但總的來說,這一狀況有損於經濟”。在他看來,不想建立家庭的單身年輕人,工作和增加收入的動力都不會太大。

報道稱,單身青年也難於應對精神壓力,在金融問題上經常缺乏自信。根據Mintel的調查結果,傳統家庭往往更願大手筆購物,而其成員比單身青年更願高消費。原因是,已婚中國人更自信,因為不是家裏唯一的收入來源。單身年輕人更願購買保險和金融工具,而家庭更經常大手筆購物。

米哈伊爾·科羅斯季科夫指出,盡管如此,大多數著名品牌的廣告恰好主要針對高收入單身年輕人。根據Mintel分析人士的意見,這一群體對更能表現他們自身個性的商品感興趣,公司也因此盡量把他們與已婚人群區別開來。但從長遠看,這可能讓他們產生疏離感。

資料圖:8月26日,青年男女在“七夕號”高鐵專列上做遊戲互動。新華社記者 張铖 攝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