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新零售:天貓小店、京東便利店引發“貨架革命” - 今日頭條

社區新零售:天貓小店、京東便利店引發“貨架革命”

來源:搜狐新聞 2017-11-30 06:36:00

隨著行業巨頭們的加入以及巨額資本湧入,新零售不再隻是概念,而是真正的在很多業態細節上發生了實質變化,其中最為明顯的就是正在發生“貨架革命”。辦公室出現的無人貨架隻是現象級市場,隻是充當了貨架革命中的那隻蝴蝶,更大的貨架革命正發生在社區市場。

連鎖商超貨架已然在變,社區新零售貨架即將開變

對於辦公室無人貨架的爭議一直很大,這個市場需求肯定是有的,但市場究竟有多大是個嚴肅的問題。從整個零售市場考慮,辦公室無人貨架所帶來的增量市場僅是九牛一毛的事情,但其出現之後刷新了不少人對於零售貨架的認知,並且刺激了零售貨架的產業鏈式變革。

網紅超市盒馬鮮生帶動整個連鎖商超行業的貨架變革,這個問題我在《新零售由兩部分組成:線下體驗零售、線上效率零售》文中討論過,傳統商超的貨架又高又密,為的是盡可能提供更多的商品展示以便促進消費,新型商超則為了提升體驗把貨架高度降低,貨架排距增寬,貨架擺放更精致,貨架選品更有質量。連鎖商超的變革已經有了實質體現。

而在社區市場,貨架變革還處於醞釀階段,我在《社區新零售》這本書介紹過,社區零售市場問題很多,之前幾年的發展進展緩慢。然而,隨著今年天貓、京東等電商巨頭,永輝、物美、大潤發等連鎖商超,以及諸多拿到融資的無人便利店、無人貨架等項目都不約而同的盯上社區新零售市場,社區貨架變革已出現加速跡象。不過,雖然社區新零售市場的參與者越來越多,但有足夠能力推動全國社區市場變革的得看阿裏和京東的表現。

天貓小店+零售通,京東便利店+新通路,搶占社區貨架

表麵上看,天貓小店、京東便利店都在整合大批社區夫妻便利店,但實際上他們要整合的是店內的貨架,因為貨架是商品的載體,隻有提升整體貨架能力,才能起到促進消費的作用。從具體的做法來看,兩大電商巨頭想輸出自己的網絡技術、電商供應鏈、倉儲及配送能力等去幫助這些夫妻便利店優化貨架。例如:

1.互聯網可以有效解決社區夫妻便利單的單店孤島信息問題,通過互聯網技術來管控商品的進銷存問題;

2.阿裏零售通和京東新通路,在不斷強化自身在B2B2C領域的供應鏈能力,為夫妻便利店提供更多的商品選擇;

3.兩大巨頭的數據挖掘與分析能力可以讓店主對經營情況有據可依的來進行優化調整,不在隻是盲目的憑感覺來經營;

4.阿裏和京東的倉儲及物流能力,可以滿足店主碎片化的采購需求,不用再像此前隻能成箱的采購方式來占據店麵空間。

最初天貓做零售通,京東做新通路都想利用貨源來搶占夫妻便利店的貨架,但這種隻涉及B端采購環節僅能解決夫妻便利店的SELL IN問題,而能解決這個問題的公司和平台非常多,所以二者先後推出天貓小店和京東便利店業務,幫助夫妻便利店解決SELL OUT問題,以此助力B2B供應鏈業務搶占夫妻便利店的貨架。

在《社區新零售》這本書有有過介紹,其實在前一波社區O2O熱潮中,已經類似社區零售項目出現,有專做B端的,有專做C端,也同時做B端和C端,但這些項目的市場影響力遠遠不及天貓小店和京東便利店的作用大。

社區新零售:正在發生的“貨架革命”

線下零售是以貨架作為實物商品的承載體,貨架的呈現形式可以影響商品的交易情況,業界最經典的口頭案例就是尿不濕與啤酒放在一起,再比如口香糖、安全套等都會放在收銀台的堆頭貨架上等,其實商品在貨架上的擺放數量,位置高低,以及從左至右的擺放順序都有學問在裏麵。

稍微搜索一下就能發現,這類教如何貨架擺放的內容,網上有很多,主要是結合了一些運營經驗、消費心理學、空間設計等專業內容的指導建議,一般隻有連鎖便利店和連鎖商超才會注意這些細節。

而正在發生的貨架革命,是基於電商、大數據、物聯網、銷售係統、供應鏈、倉儲配送、會員管理等一係列技術和供應鏈發展而產生的惠及包括夫妻店在內的全部線下銷售終端的一次零售變革,賦予零售貨架全新的“生命力”。

貨架革命1:SKU數量提升與優化選品,店內倉優化與補貨碎片化

SKU數量提升與優化,商品擺放精細化。連鎖便利店體係化的運營一般會對2000-3000的SKU進行末尾淘汰式的調整,不斷對商品進行優化。但中國連鎖便利店隻有10萬家,對於680萬的普通零售小店而言,此前他們並不具備這樣的供應鏈選控能力,在麵對經銷商時都很被動,沒有太多可選擇的餘地。

阿裏的零售通和京東的新通路參與到B2B供應鏈中來,可以為680萬社區零售小店打開采購通路,提供更為豐富的商品選擇。雖然這兩大電商巨頭目前的供應鏈能力還無法滿足複雜多樣的基礎需求,但從長遠來看,這個問題是可以解決的。今後社區小店的貨架也可以不斷擴充SKU,同時進行商品優化,這是非新零售時代無法想象的。

店內倉儲優化,補貨需求碎片化。我們生活中經常會看到在社區夫妻小超市或便利店中很多貨物隨處亂發,隨地亂堆,不僅貨架不美觀,還要占據過道。一來是店主沒有倉儲意識和經驗,二來受製於供應商,不得不一次性采購一箱或其他一個單位的貨品,最終就造成了店內的亂象。

店內無倉儲能力,補貨無法碎片化所導致的顯像結果是店內混亂,隱像結果是坪效被降低。貨品混亂無規則的占據貨架和過道,不僅浪費商品銷售空間,同時會接降低消費者的購買欲望。在這一點上,日式連鎖便利店對貨架的空間、燈光都有要求。阿裏或京東的供應鏈、倉儲與物流的能力,未來或能幫助社區夫妻店解決一部分此類問題。

貨架革命2:品牌商直連終端貨架、電商專屬貨架、廣告貨架、二維碼貨架

品牌商直連終端貨架。傳統夫妻店與品牌商之間存在諸多經銷商角色,品牌商無法直連夫妻店,如果沒有終端督導的巡查和調研,品牌商得到的信息隻能通過經銷商一級級回傳。而新零售環境下,互聯網B2B平台為品牌商提供了直連夫妻店終端的信息化平台,例如京東新通路與某薯片品牌試點,嚐試主推更大容量薯片,效果非常理想。

電商專屬貨架。天貓小店和京東便利店在對夫妻小店進行整合的同時,也希望借助這些終端零售場景幫助線上的快消品品牌落地社區,所以都提供了各自的專屬貨架,例如天貓小店與百草味合作的零食貨架,主推百草味高價值的零食,效果也有。電商專屬貨架未來或是電商巨頭幫助更多想做落地試點、布點的快消品牌載體。

品牌廣告貨架。便利店有廣告屬性的貨架、堆頭一直都存在,但此前品牌商並不能直接掌控貨架廣告效果,中間的經銷商、代理商、廣告商或多或少都會扣留一部分原本補貼給消費者和店主的廣告費用。京東新通路與某日化品牌合作的洗衣液廣告貨架可以做到廣告直達的效果,最關鍵的是品牌商可以根據京東的銷售數據有依據的選擇門店來投放營銷廣告。

二維碼貨架。在《社區新零售》中有介紹,早期互聯網所引發的社區零售貨架變革中,出現比較奇葩的是“二維碼貨架”,較為典型的就是初期時的順豐嘿客,踩用二維碼的方式來展示商品,好在順豐嘿客也及時做出了調整。現在很難看到隻有二維碼沒有實物的經營方式了。二維碼作為連接線上線下的信息載體,還在被廣泛使用,例如一些無人貨櫃都是通過二維碼的方式開門和支付。

貨架革命3:貨架智能化、商品數據化、銷售可視化、貨架倉儲化

貨架智能化。讓貨架智能起來,也是零售商們正在努力嚐試的方向,但現在的解決方案不是直接設計生產智能貨架,而是利用其它科技產品讓貨架先“半智能”起來。例如沃爾瑪近期在嚐試的貨架掃描機器人,能夠自動進行庫存檢查,提升補貨速度的同時幫助員工節省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另外還有墨水屏電子價簽可以直接通過聯網後台係統進行調價。

商品數據化。對於680萬的夫妻小店而言,雖然不少店都在用POS係統,但更多的是實現商品的信息化,而新零售則是互聯網公司通過自己的技術手段,讓這些信息變成有價值的大數據,通過對不同數據的挖掘交差分析,為店主提供經營參考決策。天貓小店和京東便利店在描繪自身可為店主提供的服務時,都會強調自身的大數據能力。

銷售可視化。視頻技術的快速發展已經開始向終端零售市場延伸,不少主打黑科技便利店的互聯網公司都加入了客流熱力圖。通過智能攝像頭實時監控店內客戶信息及客流軌跡,生成熱力圖幫助店主或店長直觀了解店內各區域的人流密度、停留時長,通過分析不同性別、年齡對於不同商品的喜好,為選品、理貨提供數據化的科學參考。

貨架倉儲化。線上是社區新零售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圍繞社區消費的各類零售店公眾號、外賣平台、獨立的便利店APP等產生的交易額占比在不斷提升,未來夫妻店的貨架將充當這些線上社區零售平台的倉庫,《社區新零售》中也有探討過未來社區零售線上與線下之間的關係。在未來社區線上交易的過程中,線下實體貨架的存在意義發生本質變化,從展示商品變成存放商品,所以未來線下貨架設計時需要考慮到線上訂單的分揀工作。

貨架革命4:無人便利店與無人貨架、自助售賣機與無人貨櫃

無人便利店。今年無人便利店非常火,圍繞其展開的爭論一直存在,前幾日阿裏CEO張勇發表看法,表示不看好無人店。其實,在社區消費場景中,無人店所經營的標品和24小時營業,完全可以通過自動售賣機來解決,又何必耗費那麽大的技術成本去用集裝箱開個店呢?無人店的體驗並不比有人店要好,貌似節省了人力成本,實則也流失了不少訂單。

前幾日寫的內容《社區新零售:無人便利店正在重複社區O2O的錯誤》以及列舉過社區無人店存在的問題。在社區場景下,有人店要比無人店更有價值,這個問題在《社區新零售》中做過詳細分析,簡單的講,未來社區商業的價值不隻是來自於商品交易,而是來自於服務、金融等增值業務的消費,日式便利店營收除了鮮食之外,增值業務占很大比重。

無人貨架。無人貨架的使用場景主要集中在高學識、半封閉、熟人圈的辦公室場景,但即便是辦公室場景也大量存在商品丟失等問題。實際上,圈內人圈外人都明白,無人貨架隻是最低成本搶占辦公室市場的產品輸出形式,是一個用來圈地的過渡型產物,未來常態化的無人零售終端不會是一個組裝起來的簡易貨架,而是有物聯網技術的無人貨櫃。

無人貨櫃。與無人貨架相比,我更看好無人貨櫃,而且以顧問身份參與一個社區無人貨櫃的項目。無人貨櫃可以有效引導用戶正確的消費使用習慣,基本不會出現惡意盜拿的問題,而且無人貨櫃的技術難度並不高,目前市麵上已有一些公司在做了,主要通過位移、稱重和視頻識別三者方式來判定消費者選購的商品是什麽。

與自動售賣機相比,無人貨櫃的成本更低,櫃體更小,相同的製造成本,無人貨櫃可以覆蓋更多點位,也更易擺放,不會占據過多空間。另外,無人貨櫃類冰箱式的交互,可以放入水果生鮮等非標品。換個視角看,可以把其理解成共享冰箱。另外,若是供應鏈和補貨能力足夠強,完全可以早上買早餐,傍晚賣蔬菜,晚上賣水果。

自動售賣機。其實自動售賣機出現時已經完成一次零售終端的貨架變革,抽象的看,自動售賣機就是把貨架裝入到一個箱體內,然後通過機械化方式獲取商品。而互聯網、物聯網及移動支付的發展和普及使得自動售賣機進一步進化,如今的自動售賣機不僅可以買標品的零食、飲料,還可以賣咖啡、冰淇淋、盒飯等餐飲。

在支付體驗上,無人貨櫃是以無感支付為交互方式,更為方便,自動販賣機主要還是點擊選購,然後手機支付,較為複雜;再從使用場景來看,無人貨櫃需要用戶有一定的自覺性,適合放在社區這類半封閉的場景下,而自動售賣機高度標準化的交互更適合放在商場、地鐵、醫院、高鐵、機場景區等大人流量的場景下。

貨架革命5:新零售下,遊走在監管邊緣的車載貨架

滴滴貨架、快餐車。中國對城市流動經營的方式管理非常嚴格,也產生了城管這個職業,不過有些地方政府對固定點位的快餐車比較支持。其他利用可移動車體賣商品的方式比較少,不過傳聞朱嘯虎打算投資在滴滴專車上做無人貨架的項目。姑且不考慮這個市場有多大,項目是否能成,這件事本身對監管層麵的鬆土作用還是很有意思的。

社區定點生鮮車、可移動售賣配送車。在社區新零售市場中,我看見過兩種利用車體進行銷售的案例,一種是定製化的非機動定點車體,另一種是定製化的可移動售賣貨車。由於這兩家公司都不想對外做過多宣傳,所以不便做更深入的介紹,但其實稍微想想,也不難理解,就是具備移動支付和物聯網技術的流動攤位。當然,具體的實施方式要更為體係化、規範化,從貨架變革的角度,可移動貨架也是有價值的存在。

貨架革命,更進一步說則是“空間革命”

其實,貨架革命,更進一步說則是“空間革命”,利用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移動支付等技術,更高效的利用原有店麵室內零售空間,提升坪效;挖掘更低成本的碎片化點位空間,降低成本。正在發生的貨架革命帶來的這兩方麵的變化,是新零售所帶來的最直觀的商業價值。

文/王利陽 《社區新零售》作者

科技自媒體,社區商業研究者、創業者

更多社區商業關注公號:言區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