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軍旅小說」守望者

來源:熱血方陣V 2017-11-04 23:56:09

原創軍事題材文學作品《守 望 者》 作者:徐向宇

一個烈日炎炎的午後,人們都忙著躲避的高溫。可在吉林延吉的一個小村莊裏,一個黑瘦的身影獨自一人,翻弄著自家的人參。他彎著腰頭上頂著破舊的迷彩帽,任由烈日灼烤著自己的身軀,汗珠順著他那黝黑的臉頰,一滴一滴的墜入大地,化入泥土。赤腳的身影踉踉蹌蹌的向前移動著。他抬起頭眺望著遠方,深邃而又漫長,沙沙的柳樹聲和夏蟬的聒噪,帶他回到了魂牽夢繞的地方。

拂曉。透過微亮的地平線,幾輛99式坦克悄然的駛向著1335.9高地。501車的張連長,低頭思索著穿插敵方陣地路線,他看著地圖,不禁為這一路上的平靜,而緊張的直皺眉頭。履帶碾過戈壁灘的黃沙,帶起了一陣塵沙飛土。遠處一個不起眼的小山坳,藍方的120反坦克手靜靜的等待著“獵物”的到來,今天新出的太陽,因為這場對抗而變得更加新鮮。威風輕浮。藍方的瞄準鏡裏出現了,張連長的501和他的連隊。

“先打那個01,它可是連指揮車”

躲在小山坳的藍軍士兵,對準了501進行了一次集火射擊,生怕它會跑掉,隨著張連長車內的鳳鳴警報器響起,坦克外的發煙罐冒起了濃濃的黑煙,他頓時感覺,像被人打了悶頭一棍,有點沒有反應過來,這時電台裏傳來於排長的聲音。

“連長。我們該怎麽辦?

“你見過在戰場上問一個死人該怎麽辦嗎?”

說完他憤怒的關掉了電台,讓駕駛員把坦克熄了火。整個坦克五連都被卡在了小山坳,於排長趕集接替了指揮,同時命令各車炮長搜索目標,可是命令剛下達,就看見一輛又一輛的坦克被“打爆”冒起了黑煙,藍方的反坦克手十分狡猾,他們就躲在小山坳上,打完一發就再躲下去,駱班長氣的跳出坦克炮塔,指著小山坳說。

“這要是實戰,我早就用炮彈把山頭削平了,看你們怎麽躲在那裏當縮頭烏龜”

沒有幾分鍾全連幾乎全軍覆沒,戰場上到處是發煙罐的濃濃黑煙,張連長看著讓他的連隊十分沮喪。

“行了,收拾收拾回家吧”

這時電台裏傳出了讓他興奮的聲音。

“連長,我們還沒有被打中”

張連長跳下坦克一看,排在全連最後的一輛“503”,還沒有被擊中,可是他看著山頭上密集的藍軍陣地,對他們搖搖頭說。

“算了吧。你們還是去找步兵,補充給他們吧。就一輛坦克是上不去的”

“連長我們想試一試,我們坦克五連不能就這麽回家了呀”

張連長看著那全連最後一輛坦克,無奈的歎氣。

“那你們就按原計劃試一試吧”

503的排氣孔排出黑煙,發動機吼出嘶鳴,朝著1335.9高地進發了。全連都看著這唯一“幸存”的坦克,在他們麵前一點一點遠去,駱班長摸著腦袋看著連長。

“不是我信不過他們,這輛車的炮長可是個新兵啊”

張連長擰開水壺遞給他,看著遠去的503.

“就是新兵才是最好的“化學試劑””

“根據導演部通知,紅方的主攻、迂回穿插,都已經基本被我藍方擊潰”藍方旅長看著電子地圖,十分得意的聽著報告。

“看來這個老牌紅軍旅跟我們前麵交手的幾支紅軍旅一樣,沒什麽挑戰難度,現在我命令,隻留一個警衛排保衛指揮所,一個坦克排占領各製高點坦克掩體警戒,剩下所有單位組織進行反攻”

“報告!旅長導演部通知,兩小時以後演習結束”

“快!給我通知各單位加速推進擴大戰果”

藍軍的指揮所已經沸騰了大家都知道,這個態勢如果再過兩小時,紅方的下場一定是慘敗。在離藍方指揮所不遠處的沙包後,悄悄隱藏著五連唯一的“幸存者”。車長寧福貴仔細的看完電子地圖後,長籲了一口氣。

“兄弟們,我們好像捅進了“馬蜂窩”,怎麽樣咱們出去把它捅破吧”

駕駛員高健看著駕駛室裏的各項油料顯示,拿出毛巾擦擦臉上的機油。

“幹吧!反正我們也回不去了”

寧富貴轉過頭,看著一旁略顯緊張的炮長小羽,拍著他的肩膀說。

“怎麽樣,你的炮到時候能不能浪起來”

小羽脫下坦克工作帽,甩去帽子上的沙子笑著說。

“那到時候還得看建班的走位,和你寧班的輔助了”

被小羽這一逗全車人開懷大笑。三個人看著車裏的各種儀器,聞著各種油料混雜在一起的味道,靠在各自的位置上,雖然很疲憊,但503就是他們的家,不由得異口同聲。

“當坦克兵真是最酷的差事”

坦克慢慢的從小沙包上爬了上來,由於是在敵人背後,完全沒人注意那悄悄逼近的503.

“班長你說這紅方也太不經打了吧,還是老牌紅軍旅那”

“現在各個跟咱們交手的旅,那一個不是敗給我們,走陪我撒尿去”

“可是。班長我們還是潛伏哨呀”

“還潛伏你個頭呀!這馬上就要結束了,你覺得紅軍會從天上掉下來嗎”

說罷。兩人脫下偽裝衣,找了一個樹根,方便了起來。

大地劇烈的震動,發動機的轟鳴而至,兩人抬起頭,迷茫的看著。

“班長,你看前麵那個是坦克嗎”

“好像是”

話音剛落他們頭上的發煙罐冒了紅煙,503從還沒提上褲子二人身邊呼嘯而過,隻留下了呆滯的二人。

小羽從瞄準鏡裏看到,山坡上的坦克已經開始轉動炮塔。

“快!他們已經開始瞄我們了,不能和他們對炮了,我們就剩三炮彈了”

這時寧福貴說“咱們直奔他們的指揮所吧,高健!讓咱們的503飛起來吧”

“你們倆把工作帽扣好,我放熱煙幕咱們衝過去”

高健說完掛上高位擋,油門踩到底。怒吼的503直衝藍軍高地。車後卷起濃濃的黃沙,藍軍的坦克輪番射擊,都沒能命中開著熱煙幕和黃沙相伴的503,這時高健的通話器傳來了小羽的聲音。

“減速吧!建班,炮塔的液壓油管已經震碎了,炮口抬不起來了,無法自動瞄準了”

“那麽辦!馬上就衝到了”

“都別慌!高健。你的油門不能鬆,我和小羽一起壓著炮尾,我倆手動射擊”

寧富貴說完駕駛室的高健,摘掉防沙眼鏡扯下圍巾,盯著駕駛窗怒吼道。

“今天我們就是要送503去你們的指揮所做客”

坦克戰鬥室。液壓油管漏出的黃油,已經將兩個人的褲子侵濕,儀器各項警報發出刺耳的鳴叫。目標已經越來越近了500米 、200米、100米,突然503的白色發煙罐冒出了濃煙。

“不好我們被擊中一次了,前麵有個風化的岩石,我先開到它後麵去”

“不是!右麵”

寧富貴大喊了一聲,503右麵冒出了一輛坦克,對方的炮口快速的轉動。

“快!建班轉彎呀繞著它轉別讓他們瞄中了”

兩輛坦克互相繞著圈,好似中世紀的角鬥士,雙方炮口轉動的速度決定了雙方的命運。

“瞄上了!瞄上了!快開炮!開炮!”

“我知道!我知道!”

“開炮啊!快”

終於岩石後冒出了黑煙,藍軍的坦克停止了轉動。高健沒有喘息,直接踩著油門,撞開了指揮所的路障,兌現了他的承諾,把503“送”進藍軍的指揮所。

鄉村的傍晚旅雁向南飛,落雲卷積著夕陽的金輝,燒紅了整片天空,大樹下的他不知被哪家孩子的淘氣驚醒,把他從回憶拉回了現實,一旁的孩子嬉笑的跑開,他站起身上揚著嘴角,望著他那一天的辛苦,威風輕撫他的身體提醒他——該回家了。當他走到村口的時候,看見了一個熟悉身影,穿著那橄欖綠的衣服,這是一個年輕的中尉,中尉看見了他,扔掉手裏的東西,跑過去一把抱住他,他愣了愣有點沒有反應過來,直到中尉哽咽的叫到。

“建班。我來看你了”

他收緊有力的肩膀,臉上流著滾燙的熱淚。

“小羽!小羽!”

他們回到村中,高健自己炒了幾個自己的拿手的飯菜,可是小羽低著頭,一句話也不說,高健舉起酒杯。

“怎麽了,來我這一句話也沒有”

小羽抬起頭。看了高健好一會。

“你這個騙子!你送我去軍校的時候不是說一定留隊嗎?503不是誰也才不散嗎”

“小羽你都是幹部了,怎麽表現的還像一個孩子”

“那你告訴我為什麽,我去問寧班,他老是歎氣讓我以後有機會問你,你今天就告訴我,你是當時是因為訓練跟不上了,還是思想落後了,還是有人......”

“夠了!我是為了讓你,讓你們走的更遠”

“十九大以後,改革步伐更快更緊,連隊麵臨改革精簡崗位,當時連長指導員找我很多次,我很清楚自己作為一名軍人、一名黨員,應該積極的投身改革,既然我參軍的時候是因為祖國召喚,那麽現在祖國召喚改革強軍,我更要堅決服從。留下你們可以讓祖國更強大。”

小羽呆呆的坐在那,許久也沒有發出聲音,高健走過來拍拍他的肩膀說。

“你別看我現在拿起鋤頭,我照樣是村裏的致富能手,當了這麽久的兵,我什麽時候服過輸。再說退伍命令也是命令,我也一定會堅決的把它執行好”

當天夜裏兩人喝得大醉,曾經的一幕幕,一次又一次的出現在他們的眼前,那一刻軍人無悔的忠誠也許不再他方,就在那個不起眼的小山村裏。

清晨。小羽搖了搖發沉的腦袋,看見桌子上的字條——清晨第一輪太陽永遠屬於我們軍人。看著高健疊得整齊的被褥,和他那遠遠傳來的號子,小羽的眼睛濕潤了......

(注:所有圖片均來自網絡)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