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背35萬“仗劍走天涯”老人多個疑團待解:現金何來

來源:騰訊新聞 2017-11-04 06:13:00

11月2 日晚,老人在無極縣救助站工作人員的護送下,回到武漢救助站。3日早,得知聯係上了老人的妻子及其家人。無極救助站工作人員又匆匆將老人從武漢救助站接走。圖片是老人離開武漢救助站的情形。圖片來源於劉路

封麵新聞記者 梁波 戴竺芯 鍾小路 四川成都、河北無極攝影報道

“我怎麽了?我又沒做犯法的事……”11月3日晚8點左右,河北省無極縣救助站站長辦公室,麵對數位記者的“長槍短炮”,黃雲彪老人顯得有點不耐煩。待救助站工作人員把記者們請出辦公室後,黃雲彪不忘把門給完全關嚴實了……

身份證顯示,黃雲彪老人生於1924年。自11月2日起,其手拿一把一米多長寶劍,揣著34.77萬元現金“仗劍走天涯”故事,開始在網絡上持續發酵。

封麵新聞記者多方調查證實,黃雲彪本應居住在四川成都市區。

他是否當過兵、34.77萬現金從何而來、戶籍緣何於2009年從成都遷至河北無極縣、他有無直係親屬等四大疑問,截止目前卻僅有他本人單方麵說辭。

黃雲彪,何許人?疑團待解!

黃雲彪老人 圖片來源於劉路

疑問一:是否當過兵?

白色長發飄逸的黃雲彪,出現在公眾麵前的最早時間,是10月31日中午11點左右。

據湖北媒體引述湖北仙桃市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員的介紹,黃雲彪被人發現時,其正在仙桃市江漢路一家酒店附近“流浪”。隨後,湖北方麵啟動救助程序,將其送至武漢市救助管理站救助中轉。

在武漢市救助管理站,經對黃雲彪隨身攜帶行李進行例行安檢,工作人員發現,黃雲彪除帶著一杆長1米的黃銅大煙槍、兩大袋煙葉、一柄1米多的長劍外,隨身雙肩包裏還裝有幾大捆人民幣。

黃雲彪口音很重,話很難聽懂。經其斷斷續續的講述並自稱,他此前在四川與70多歲戰友相依為命,不久前,戰友因車禍去世,獲得一筆賠償金。他想帶著這筆錢去尋找戰友兒子,把賠償金轉交給戰友兒子。除知道戰友兒子在湖北仙桃外,具體地址、姓名他卻一概不知。

黃雲彪所持身份證顯示,他生於1924年。依照他的說法,其戰友生前隻有70多歲。

兩人竟相差十多歲?11月3日,封麵新聞記者向無極縣民政部門予以求證。經無極縣民政局優撫科工作人員查實,當地享受撫恤金名單上並無黃雲彪的名字。同時,四川多個抗戰老兵團隊也沒有找到黃雲彪的名字。

11月3日晚,在無極縣救助站,該站站長王孟軍向封麵新聞記者提供了一份關於黃雲彪的“常住人口數據查詢詳細信息”表。該表出具單位為無極縣公安局郭莊派出所。表中“兵役狀況”明確顯示:未服兵役。

黃雲彪老人(左一)。圖片來源於劉路

疑問二:34.77萬現金何來?

經過戶籍查證,黃雲彪目前戶籍所在地位於河北省石家莊市無極縣。考慮他攜帶大量現金存在危險,武漢救助站工作人員陪同老人將錢存入銀行。經清點,其攜帶現金多達34.77萬元。

這筆錢從而何來?

按黃雲彪自述,這筆錢係其戰友出了車禍後獲得的撫血賠償金。

從無極到武漢,再從武漢到無極。11月2日至11月3日,無極縣救助站站長王孟軍一直陪伴著黃雲彪。“這筆錢到底從哪裏來的?可能是口音問題我聽不懂。但我還真沒從他哪裏找到靠譜的答案。”王孟軍說。

11月3日下午,另一路封麵新聞記者來到黃雲彪位於成都的住所:成都成華區八裏橋一居民小區。

站在黃雲彪的家門外,封麵新聞記者多次敲門,均沒人回應。多位小區居民向記者證實,網上那位“仗劍走天涯”老人正是黃雲彪。

居民們反應,最近一年多時間以來,黃雲彪都是一個人住,獨來獨往,跟小區其他居民沒有太多交流,平時喜歡喝茶,抽葉子煙。

小區有一位工作人員,平日裏跟黃雲彪交談較多。這位工作人員告訴封麵新聞,在跟黃雲彪聊天中,得知他是一名江湖郎中。黃雲彪離開家,已有好多天了。“去哪裏不知道。”

黃雲彪是否與一位戰友相依為命?小區居民紛紛表示並不了解。

還有部分居民稱,黃雲彪其實是一個赤腳醫生,常有人開車專門找上門找他看病。

疑問三:戶口緣何遷到河北?

在救助站提供的材料中,封麵新聞記者注意到,出生地一欄標明:黃雲彪出生於1924年9月,出生地河北省石家莊市無極縣。婚姻狀況已婚。文化程度高中,職業待業,職業類別農業試驗人員,行業類別農業。所持身份證簽發時間為2012年12月11日。戶口卻是於2009年6月2日,從四川省成都市直轄區遷至無極縣。

據郭莊派出所工作人員證實,黃雲彪老人確是石家莊市無極縣郭莊鎮人,戶籍於2009年遷到郭莊。但他本人並未回來過,在當地也沒有什麽朋友親戚。

除了一把劍和一根煙杆,老人隨身還帶有一件特殊物品煙葉。圖片來源於劉路

疑問四:到底有無親人?

原本回到無極縣的黃雲彪,因當地並無直係親屬,無極縣救助站工作人員於11月2日隻好將其護送回到武漢市救助站。

11月3日,事情再次轉向。無極縣救助站工作人員稱,他們又聯係上了黃雲彪在四川的親屬。即刻就要從四川趕到無極縣。於是,11月3日一早,救助站工作人員又馬不停蹄的將黃雲彪從武漢接回到無極縣。

抵達無極縣,已是3日晚8點左右了。舟車勞頓,黃雲彪老人盡顯疲態,情緒也格外焦躁。

那麽,黃雲彪到底有無直係親屬?

封麵新聞記者從黃雲彪居住成都小區所在社區管理中心查詢獲知,目前其居住房屋並未登記在他本人名下,而是另有其兩人。這兩人中,一位是年過50的女士,還有一位是黃姓未成年人。

封麵新聞記者曾致電這位女士,不過,對方當獲知是記者,便掛斷了電話。

封麵新聞記者隨後從小區所在街道辦事處繼續查詢,暫未查詢到有關黃雲彪老年人領取補貼信息。街道辦工作人員表示,隻有戶籍在當地老人才有資格享受當地政府的高齡補貼,外省戶籍不在享受範圍之列,因此在這個街道高齡老人的補貼名單中,沒有黃雲彪的信息。

11月3日晚11點40分,封麵新聞記者從無極縣救助站站長王孟軍處獲悉,定於當晚趕到無極縣的黃雲彪親屬,尚未趕到。“這位親人應該是他妻子的朋友。具體到無極縣的時間,應該是明天白天。”王孟軍表示。返回騰訊網首頁>>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