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新立:華為解決了發達國家沒有解決的分配問題

來源:騰訊財經 2017-11-04 13:35:00

“我們要把著力點放在實體經濟,把實體經濟做大做強,”11月4日,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鄭新立在“2017杭州灣論壇——新時代 新金融新經濟”上如此表示。

(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

談到實體經濟如何發展,鄭新立主要講了四個方麵。第一,要建設製造強國。要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第二,我們要加大自主創新研發的投入。第三,要推動農業的現代化。農業是一個國民經濟中突出的短板,農業的現代化應當成為建立現代經濟體係的一個重要任務。第四,要注重基礎設施的發展。在基礎設施方麵與美國等其他國家相比,我國仍有非常大的進步空間。

鄭新立認為華為的機製可以起到很大的借鑒作用。他認為華為的體製實際上就是勞動者的勞動聯合與資本聯合相結合的股份合作製。這種製度馬克思在資本論裏講了,這是對資本主義私有製的積極的揚棄,它是公有製的一種形式,股份製發源於我們浙江的台州,是中國人的創造,華為它是中國股份合作製發揮的最好的公司。

以下為發言實錄:

鄭新立: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上午好。

首先祝賀杭州灣論壇的召開,剛剛閉幕的黨的十九大,確立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在全黨的指導地位。提出新時代中國的主要矛盾是廣大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與不平衡、不充分發展的矛盾。對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作出了兩個階段的部署。所有這些統一了我們全黨的思想認識。

習近平同誌最近在學習貫徹十九大精神報告的時候,指示我們要把十九大精神學習好、貫徹好,要把十九大精神做實。我想做實,首先把實體經濟做好,也就是要落實新的發展理念,建立現代經濟體係。我們要把著力點放在實體經濟,把實體經濟做大做強。具體來講:

第一,要建設製造強國。要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這跟我們十九大的提法又提高了一步,十八大要實現工業化和信息化的融合,十九大提出包括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要在中高端消費、創新引領、綠色低碳、共享經濟、現代供應鏈、人力資本服務等方麵培育新的增長點,促進我國產業邁向全球價值鏈的中高端。也就是我們產業結構裏麵要從現在以資源密集型、勞動密集型為主,向技術密集型、知識密集型為主轉變。這是引領未來中國產業升級的重大任務。

實現這些產業的發展,必須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技術來支撐。因此,我們要加大自主創新研發的投入。現在發展這樣幾個產業跟過去三十幾年不一樣了,過去我們沒有技術可以通過引進、消化、創新,現在這些技術一部分是這些行業關鍵的技術,想買也買不來,外國公司不會把這些核心技術轉讓出去。另外,這些產業的發展,在全世界還沒有這種新的技術,需要我們通過創新來引領這些產業的發展。所以,建立這些以現代的高新技術為支撐的高新產業的發展,應當作為未來建立現代經濟體係的核心,吸引我們的人力、財力大量往這裏麵投入。

但是,應該看到,高新技術產業在我們整個國民經濟裏麵,在我們實體經濟裏麵它畢竟占的還是一個很小的比例。新經濟占整個GDP的比例也不過百分之十幾,每年能夠吸納的投資有幾萬億也就差不多了。而去年我們全社會投資是多少呢?是59.6萬億,接近60萬億。剩的五十多萬億做什麽呢?我想還是要重點把它放在傳統產業的轉型升級上,包括我們的能源工業、輕紡工業、重工業麵臨著全麵的轉型升級的任務。如何用最新的技術,用互聯網的技術,用大數據、人工智能對這些傳統產業加以改造,可以吸引大量的投資,同時,也能夠對我們經濟的持續增長提供支撐。

比如說鋼鐵行業,現在是去產能的重點,全國已經有六七億噸鋼的產能,現在大量的空氣汙染,PM2.5來自這些產業。今年年初我到湛江看了寶鋼二期,投資200億,兩個高樓,三個轉樓,年產量2000萬噸鋼,實行了全封閉管理。到那一看完全改變了我們的鋼鐵行業是一個高汙染行業的概念。它的環保投了60億,把所有的粉塵全部都通過管道抽到幾公裏之外,把粉塵變成水泥的原料了。

我在煉鐵的車間裏麵看,車間裏麵有空調正在出鋼水,感覺不到烤人的感覺,空氣跟我們這個禮堂的空氣差不多。

如果我們把寶鋼二期這個先進的技術,先進的管理,通過我們資本的運作,通過證券化籌集大量的資金,對現有的鋼鐵進行改造。比如說河北有3億噸鋼的產能,如果用湛江二期工藝的進行改造,我看需要投資幾千億,而且借這個機會把內地的廠搬到走。我們能不能用河北的3億鋼全部用寶二期的技術全部替代,把它搬到海邊去,這是吸引大量的資金進行改造,對華北解決霧霾的天氣將會作出重大的貢獻。

比如說煤炭,去年能源的消費總量達到44億噸,原煤的產量也達到44億噸。下一步,優化能源結構要實行以氣代油、以氣代煤,中國的低階煤裏麵還有15%左右的油的小分子,還有10%左右的天然氣的小分子,就是低階煤有20%多的是油氣的揮發成份,現在有了這個技術,把這個油氣資源分離出來,就可以把我們的低階煤變成一個產生產業重要的一個資源。而且剩下的煤是半焦煤,再燒也不會冒黑煙了,還可以用於發電。就是用傳統的技術改造傳統的能源工業和製造業,這是能夠吸引大量投資,也可能是未來產業升級麵臨最重要的問題。

第三,農業。農業是一個國民經濟中突出的短板,我給大家舉個例子,我們有2200萬農業勞動力,去年農產品進口400億美元,荷蘭隻有22萬農業勞動力,是中國農業勞動力的千分之一,去年農產品經出口順差400億美元。我們2.2億農業勞動力幹不過人家22萬農業勞動力,我們農業的勞動生產力跟國外比實在太落後,跟我們的工業比也是太落後。

所以,農業的現代化應當成為建立現代經濟體係的一個重要任務。

第四,基礎設施。原來我認為我們高鐵通車曆程世界第一了,高速公路世界第一了,網絡也世界第一了,感覺我們的基礎設施在世界上很先進了,我還有點揚揚得意。最近我接觸一個任務,粵港澳大灣區,航空一體化的發展,跟我一起去的有原來銀行局的局長,他跟我說了兩個數據,我感到很吃驚。說美國航空業跟中國的航空業相比,我們航空業太落後了,美國有1.8萬個機場,中國隻有298個機場;美國民用飛機有33萬家,中國不到6千家。所以我們的航空業跟美國比差太遠。

現在我們杭州馬雲這個集團要發展跨境電商,要到俄羅斯去發展跨境電商,如果沒有航空運輸業還靠汽車、火車運輸,會費時、費力。所以航空業應該成為下一步中國基礎設施的一個增長點,特別是低空的開放,發展跨境電商,發展通用航空,來帶動我們航空業的發展。

又比如說網絡,隨著5G的進入使用階段和超級WIFI連接起來,這個發展也將會帶動信息化、網絡化、大數據、人工智能的發展。

所以基礎設施裏麵也有一些短板,所以我們要引導我們的投資,既投向那些高新技術產業,投向技術的工程化、產業化,也要投向傳統產業的技術改造,投向農業的現代化,投向基礎設施裏麵的薄弱環節。

要實現這個產業轉型升級關鍵要靠技術,現在我們中國經過這些年的發展非常令人高興,已經形成了一批創新型的企業,特別是深圳已經成為一個創新型的城市,令人高興的是,我們杭州有可能成為中國第二個創新型的城市。所以這次會議在杭州我很願意來,現在杭州在創新這方麵已經開始高度的重視,加大投入。馬雲最近把他的錢,他的支付寶有一萬多億的基金閑在那兒,他決定成立一個研究院,用三年的時間投一千億投到高技術行業裏做研發,我認為這個路子走對了,杭州這麽好的地方,人間天堂,特別適合創新的人員在這裏集聚,再加上我們創新的環境,創新的人才,創新的意識,杭州有可能成為繼深圳之後的第二個中國的創新型城市。

怎麽能夠吸引企業加大研發的投入,關鍵是要改革企業的體製。我們要研究華為這個體製,華為去年研發投入700億,研發投資總額相當於我們中科院的研發投入。為什麽一個公司能夠拿700億搞研發呢?關鍵他有一個好的機製,這個機製一個它是一個股份合作製,17萬人,8萬人都有股。大部分的企業的員工都持有公司的股份,他是企業真正的主人翁,他不僅著眼於當年獎金工資的收入,更有股份的投資回報,所以他把700億不是用於作為獎金,而是投入到創新上去。華為的體製實際上就是勞動者的勞動聯合與資本聯合相結合的股份合作製。這種製度馬克思在資本論裏講了,這是對資本主義私有製的積極的揚棄,它是公有製的一種形式,股份製發源於我們浙江的台州,是中國人的創造,華為它是中國股份合作製發揮的最好的公司。所以這樣一種所有製形式,我認為是跟中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國情相適應的形式。未來我們的公有製第一可能是國有製,第二就是傳統的集體所有製,像街道的工廠,農村村辦的工廠,就是產權沒有量化到個人的所有製,第三種就是像華為這樣一種員工持股的股份合作製的形式。

是初級階段,既能夠調動勞動者的勞動積極性,又能夠調動勞動者投資的積極性這樣一種集體所有製。

華為公司還有一個創造,就是分配製度上,他去年按勞分配和按資分配的比例是3:1。75%是工資獎金,25%是按股分紅。這樣一個分配製度,既調動了勞動者的積極性,也調動了投資的積極性。前兩個月我到華為去跟任正非談了半天,他告訴我他開始也是按資分配的多,後來發現老員工持股比較多的,一年按股拿到分紅幾百萬,後來不幹活了,到處旅遊了,他說這個不行,要調整這個比例,要把利益的分配向勞動傾斜,最後探索出3:1方式。這個方式還有深遠的意義,就是它解決了發達國家長期沒有解決的分配按資分配、按勞分配比例差別的問題,解決了馬克思在資本論裏所講的資本榨取剩餘勞動價值這樣一個根本性的問題。

有一個諾貝爾獎經濟學家今年年初寫了一本書,這本書他透露了2016天美國的分配結構,他說美國2016年1%的人拿到了91%的新增收入,剩下的99%的人拿到了新增的9%的新政收入,廣大的普通的白領、藍領收入幾乎沒有增加,新增的收入到哪裏去了一個是矽穀的高科技的人員,一個是華爾街搞資本運作的人,還有跨國公司的高管。比爾蓋茨去年一個人新增一百多億的收入。所以資本主義解決不了收入分配不平衡的問題,華為這個3:1把這個問題解決了。

所以華為他的股份合作製所有製形式,再加上3:1按勞分配、按資分配的方式,我認為是與中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國情是相適應的一種分配製度和所有製止形式。我準備帶隊到華為調研,把華為這套東西提升一下,對習近平新時代社會主義案例的一個支撐,我希望浙江有越來越多的民營企業和國有企業都往這個路子上走,國有發展混合所有製。最近國資委出台一個很好的文件,國有企業搞所有製有三個界限,一國有控股不低於37%,員工持股不高於10%,個人股不超過總股本的1%,這三個界限非常好的體現了十八屆三中全會關於國有改革的部署。

我們的國有企業將來逐漸逐漸國有控股,員工持股,特別是骨幹層,核心層要持股,國有企業也能夠建立一些像華為一樣的研發投入的激勵機製,我們的民營企業也建立起像華為這樣的研發激勵機製,這樣全國形成幾十個、上百個華為這樣的公司,那就不得了了。

去年,華為一家提交的國際專利3000多項,我們全中國申請的國際專利才3萬多項,華為一家就占了1/10,如果我們培育上百個華為這樣的公司,我們產業升級的問題解決了,我們錢也有地方投了,這些高新技術產業就可以引領世界的發展,十九大提出的目標就能夠做實。

謝謝!

... ...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