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修憲的軍事圖謀 是政治企圖 也是“家族使命”

來源:北晚新視覺 2017-11-02 13:55:00

日本第48屆眾議院選舉結果於10月23日出爐,自民黨獲得283席,單獨超過半數。加上公明黨獲得的29席,執政聯盟獲得312個議席,超過眾議院465個議席中的三分之二。安倍領導的執政黨可謂大勝。自民黨總裁安倍晉三在11月1日舉行的特別國會上被選為第98任首相。

人們之所以對這個三分之二的比值很關注,是因為《日本國憲法》第九十六條規定,有關修憲提案必須得到國會眾參兩院三分之二以上議員的支持,並獲得過半數國民投票者的讚成。由於在2016年的參議院選舉中,執政自民黨、公民黨和大阪維新會,以及無黨派參議員中,讚成修憲的人數早已超過三分之二,因此,修憲提案在眾參兩院通過沒有太大的問題。剩下的不確定因素是全民公投能否“獲得過半數國民投票者的讚成”。

修憲是安倍的政治企圖,也是其“家族使命”

“和平憲法”來自日本在二戰中成為戰敗國。1945年8月15日,以日本天皇裕仁發布《終戰詔書》為標誌,日本承認戰敗,向美英中蘇四國投降。1946年11月3日,新的《日本國憲法》公布,1947年5月3日正式實施。

新的《日本國憲法》中的第九條共有兩項規定。第一項為:日本國民衷心謀求基於正義與秩序的國際和平,永遠放棄作為國家主權發動的戰爭、武力威脅或使用武力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第二項為:為達到前項目的,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基於憲法第九條“永遠放棄作為國家主權發動的戰爭”和“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的承諾,新的《日本國憲法》被稱為“和平憲法”。

修改日本“和平憲法”的司法解釋可謂安倍的“家族使命”。安倍出生於政治世家,其外祖父岸信介在二戰中曾擔任東條英機內閣的商工大臣和軍需次官。東京大審判中,岸信介被列為19名甲級戰犯嫌疑犯之一。1948年12月,以兩極世界格局的形成和美國轉變對日政策為背景,盟軍總部宣布釋放包括岸信介在內的19名甲級戰犯嫌疑犯。

1957年2月,岸信介成為日本內閣首相,甫一上任,就積極推動修訂《日美安保條約》,為日本建立自衛體係奠定法理基礎。岸信介還積極策劃修改“和平憲法”,但當時的國際局勢和日本國內情形不具備修憲的基礎,岸信介的修憲努力無果而終。

2006年9月22日,安倍晉三當選日本自民黨總裁,並隨即成為日本首相。2007年1月,安倍內閣將日本防衛廳正式升格為防衛省。這一改變的意義在於,防衛廳沒有單獨製定預算的資格,軍事預算隻能包含在內閣官房(秘書處)的預算中;而防衛省則具有獨立向內閣提出預算案和法案的權力;防衛省長官也是正式的防衛相,即國防部長。如果把靖國神社看成是日本進行戰爭動員的精神裝置,而防衛廳升格為防衛省,無疑是日本充分利用其經濟、科技發展,推進自衛隊建設,實現軍事大國和政治大國夢想的重要舉措。

2007年9月12日,安倍突然以身體健康原因宣布辭職。此後數年,日本首相職位在福田康夫、麻生太郎、鳩山由紀夫和菅直人之間交替。2012年9月26日,安倍晉三再次成為自民黨總裁。同年12月16日,日本自民黨在第46屆眾議院選舉中以絕對優勢獲勝,黨首安倍晉三在隨後的特別國會上再度被指名出任日本首相。

修改日本“和平憲法”的司法解釋是安倍的政治夙願。2007年5月3日,是日本“和平憲法”實施六十周年紀念日。日本國內舉行了各種紀念活動,遠在埃及訪問的安倍卻專門發表講話,稱日本“正麵臨著憲法製定時無法預料的變化”“以憲法為最高綱領建立起來的行政體係、國家與地方的關係、外交和安全保障的基本體製等也都必須與時俱進,重新審定憲法刻不容緩”。

事實上,由於美國的默許或放縱,日本的軍事力量建設早已突破“和平憲法”。今天,日本的陸、海、空自衛隊不僅武器裝備精良,而且訓練演習頻繁;不僅有自衛隊內部訓練,還與美國、澳大利亞、印度等國軍隊舉行聯合演習;不僅實現了海外派兵,還在吉布提設有海外軍事基地。日本自衛隊的實力已經可以與發達國家的軍隊比肩。安倍鍾情於修憲,是急於給自衛隊的存在尋找一件合法的外衣,同時,徹底解開束縛日本軍事力量發展和運用的最後繩索,以建立安倍首相流傳後世的“政治功業”。

安倍修憲的目的是將日本由“不戰國”變成“可戰國”

對於安倍執著於修改“和平憲法”的圖謀,韓國聯合新聞社一針見血地指出:安倍晉三以所謂“周邊國家威脅”為借口修改憲法,目的是將日本由“不戰國”變成“可戰國”。

在安倍主導下,日本政府於2013年12月17日正式出台首個《國家安全保障戰略》,並以此為指導修訂了《防衛計劃大綱》、2014~2018年度《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新版《防衛計劃大綱》確定了日本未來至少十年期防衛政策的基本方針。在“大綱”中,將“統合機動防衛力量”作為日本今後的新防衛方針,特別強調加強對釣魚島進行所謂“離島防衛”,並首次增加了自衛隊編製。

《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則規定,在未來5年內,日本防衛預算的上限將升至24.67萬億日元(約合2400億美元),同比增加5%。另外,日本將大規模采購軍備,包括17架“魚鷹”運輸機、3架“全球鷹”無人機、3艘美國最新銳的瀕海作戰艦等。

一旦如安倍所願完成修憲,日本將把自衛隊迅速擴編成可以隨時對外執行任務的“國防軍”。接下來的一步,日本很有可能以朝核威脅為由,提出擁核訴求。安倍的修憲之路,是在引爆一個巨大的火藥桶。

安倍修憲前景難料

安倍修憲麵對的不確定因素除民意之外,還有美國因素。基於日本憲法第九條,日本隻擁有在別國向日本發動攻擊時單獨行使自衛權作出反擊的權利。而且自衛隊在實際使用武力時,必須滿足以下所有三個條件:一、我國(日本)受到緊急而非法的侵害;二、無法采取其他適當的手段來阻止這種侵害;三、行使武力僅限於所需的最低限度。

安倍政府在2014年7月1日的內閣會議上決定修改憲法解釋,將“三條件”中的第一條件進行了如下修改(第二、第三條件未改):一、我國(日本)遭到武力攻擊,或者與我國(日本)關係密切國家遭到武力攻擊,威脅到日本的存亡,從根本上對日本國民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構成明確危險。同年7月,美日兩國防長(防衛相)在華盛頓五角大樓會談中達成曆史性共識,即將安倍內閣對憲法解釋的修改寫入《日美防衛合作指針》。現任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也在不久前重申對日本在釣魚島問題上主張的支持。

由此可見,美國對安倍內閣修憲訴求的支持是小心謹慎的,而且國務院與國防部在此問題上有明顯的態度差異。2014年6月24日,美國《外交政策》雜誌網站發表署名文章《不誠信的安倍》,認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試圖通過修改憲法解釋解禁集體自衛權,實際上是“憲法政變”。一旦聽任安倍晉三造成規避憲法限製的先例,就很難阻止他繼續通過“重新解釋”來對日本憲法進行破壞。

10月24日,日本共同社就安倍修憲問題采訪了華盛頓學院教授安德魯·奧羅斯,奧羅斯教授認為,修憲並未得到日本國民的廣泛支持,若強行修改第九條,對美國而言可能會給別的重要課題造成障礙。因為在朝核問題上要與中國、韓國合作,日本修憲可能引發與這些國家的外交糾紛。

安倍推進修憲步伐可以預期,但最終結局如何仍有變數。問題的關鍵也許就是美國對這一步驟的風險收益評估。正如日本人不可能忘記原爆,對於美國人來說,一個曆史上侵略成性,二戰中偷襲美軍造成美國人心頭揮之不去的“珍珠港情結”的日本,在完全解脫二戰戰敗國韁繩的束縛之後,還能讓美國精英戰略家完全放心,似乎令人匪夷所思。(作者單位:國防科技大學信息通信學院)

來源:鳳凰網

日本第48屆眾議院選舉結果於10月23日出爐,自民黨獲得283席,單獨超過半數。加上公明黨獲得的29席,執政聯盟獲得312個議席,超過眾議院465個議席中的三分之二。安倍領導的執政黨可謂大勝。自民黨總裁安倍晉三在11月1日舉行的特別國會上被選為第98任首相。

人們之所以對這個三分之二的比值很關注,是因為《日本國憲法》第九十六條規定,有關修憲提案必須得到國會眾參兩院三分之二以上議員的支持,並獲得過半數國民投票者的讚成。由於在2016年的參議院選舉中,執政自民黨、公民黨和大阪維新會,以及無黨派參議員中,讚成修憲的人數早已超過三分之二,因此,修憲提案在眾參兩院通過沒有太大的問題。剩下的不確定因素是全民公投能否“獲得過半數國民投票者的讚成”。

修憲是安倍的政治企圖,也是其“家族使命”

“和平憲法”來自日本在二戰中成為戰敗國。1945年8月15日,以日本天皇裕仁發布《終戰詔書》為標誌,日本承認戰敗,向美英中蘇四國投降。1946年11月3日,新的《日本國憲法》公布,1947年5月3日正式實施。

新的《日本國憲法》中的第九條共有兩項規定。第一項為:日本國民衷心謀求基於正義與秩序的國際和平,永遠放棄作為國家主權發動的戰爭、武力威脅或使用武力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第二項為:為達到前項目的,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基於憲法第九條“永遠放棄作為國家主權發動的戰爭”和“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的承諾,新的《日本國憲法》被稱為“和平憲法”。

修改日本“和平憲法”的司法解釋可謂安倍的“家族使命”。安倍出生於政治世家,其外祖父岸信介在二戰中曾擔任東條英機內閣的商工大臣和軍需次官。東京大審判中,岸信介被列為19名甲級戰犯嫌疑犯之一。1948年12月,以兩極世界格局的形成和美國轉變對日政策為背景,盟軍總部宣布釋放包括岸信介在內的19名甲級戰犯嫌疑犯。

1957年2月,岸信介成為日本內閣首相,甫一上任,就積極推動修訂《日美安保條約》,為日本建立自衛體係奠定法理基礎。岸信介還積極策劃修改“和平憲法”,但當時的國際局勢和日本國內情形不具備修憲的基礎,岸信介的修憲努力無果而終。

2006年9月22日,安倍晉三當選日本自民黨總裁,並隨即成為日本首相。2007年1月,安倍內閣將日本防衛廳正式升格為防衛省。這一改變的意義在於,防衛廳沒有單獨製定預算的資格,軍事預算隻能包含在內閣官房(秘書處)的預算中;而防衛省則具有獨立向內閣提出預算案和法案的權力;防衛省長官也是正式的防衛相,即國防部長。如果把靖國神社看成是日本進行戰爭動員的精神裝置,而防衛廳升格為防衛省,無疑是日本充分利用其經濟、科技發展,推進自衛隊建設,實現軍事大國和政治大國夢想的重要舉措。

2007年9月12日,安倍突然以身體健康原因宣布辭職。此後數年,日本首相職位在福田康夫、麻生太郎、鳩山由紀夫和菅直人之間交替。2012年9月26日,安倍晉三再次成為自民黨總裁。同年12月16日,日本自民黨在第46屆眾議院選舉中以絕對優勢獲勝,黨首安倍晉三在隨後的特別國會上再度被指名出任日本首相。

修改日本“和平憲法”的司法解釋是安倍的政治夙願。2007年5月3日,是日本“和平憲法”實施六十周年紀念日。日本國內舉行了各種紀念活動,遠在埃及訪問的安倍卻專門發表講話,稱日本“正麵臨著憲法製定時無法預料的變化”“以憲法為最高綱領建立起來的行政體係、國家與地方的關係、外交和安全保障的基本體製等也都必須與時俱進,重新審定憲法刻不容緩”。

事實上,由於美國的默許或放縱,日本的軍事力量建設早已突破“和平憲法”。今天,日本的陸、海、空自衛隊不僅武器裝備精良,而且訓練演習頻繁;不僅有自衛隊內部訓練,還與美國、澳大利亞、印度等國軍隊舉行聯合演習;不僅實現了海外派兵,還在吉布提設有海外軍事基地。日本自衛隊的實力已經可以與發達國家的軍隊比肩。安倍鍾情於修憲,是急於給自衛隊的存在尋找一件合法的外衣,同時,徹底解開束縛日本軍事力量發展和運用的最後繩索,以建立安倍首相流傳後世的“政治功業”。

安倍修憲的目的是將日本由“不戰國”變成“可戰國”

對於安倍執著於修改“和平憲法”的圖謀,韓國聯合新聞社一針見血地指出:安倍晉三以所謂“周邊國家威脅”為借口修改憲法,目的是將日本由“不戰國”變成“可戰國”。

在安倍主導下,日本政府於2013年12月17日正式出台首個《國家安全保障戰略》,並以此為指導修訂了《防衛計劃大綱》、2014~2018年度《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新版《防衛計劃大綱》確定了日本未來至少十年期防衛政策的基本方針。在“大綱”中,將“統合機動防衛力量”作為日本今後的新防衛方針,特別強調加強對釣魚島進行所謂“離島防衛”,並首次增加了自衛隊編製。

《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則規定,在未來5年內,日本防衛預算的上限將升至24.67萬億日元(約合2400億美元),同比增加5%。另外,日本將大規模采購軍備,包括17架“魚鷹”運輸機、3架“全球鷹”無人機、3艘美國最新銳的瀕海作戰艦等。

一旦如安倍所願完成修憲,日本將把自衛隊迅速擴編成可以隨時對外執行任務的“國防軍”。接下來的一步,日本很有可能以朝核威脅為由,提出擁核訴求。安倍的修憲之路,是在引爆一個巨大的火藥桶。

安倍修憲前景難料

安倍修憲麵對的不確定因素除民意之外,還有美國因素。基於日本憲法第九條,日本隻擁有在別國向日本發動攻擊時單獨行使自衛權作出反擊的權利。而且自衛隊在實際使用武力時,必須滿足以下所有三個條件:一、我國(日本)受到緊急而非法的侵害;二、無法采取其他適當的手段來阻止這種侵害;三、行使武力僅限於所需的最低限度。

安倍政府在2014年7月1日的內閣會議上決定修改憲法解釋,將“三條件”中的第一條件進行了如下修改(第二、第三條件未改):一、我國(日本)遭到武力攻擊,或者與我國(日本)關係密切國家遭到武力攻擊,威脅到日本的存亡,從根本上對日本國民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構成明確危險。同年7月,美日兩國防長(防衛相)在華盛頓五角大樓會談中達成曆史性共識,即將安倍內閣對憲法解釋的修改寫入《日美防衛合作指針》。現任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也在不久前重申對日本在釣魚島問題上主張的支持。

由此可見,美國對安倍內閣修憲訴求的支持是小心謹慎的,而且國務院與國防部在此問題上有明顯的態度差異。2014年6月24日,美國《外交政策》雜誌網站發表署名文章《不誠信的安倍》,認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試圖通過修改憲法解釋解禁集體自衛權,實際上是“憲法政變”。一旦聽任安倍晉三造成規避憲法限製的先例,就很難阻止他繼續通過“重新解釋”來對日本憲法進行破壞。

10月24日,日本共同社就安倍修憲問題采訪了華盛頓學院教授安德魯·奧羅斯,奧羅斯教授認為,修憲並未得到日本國民的廣泛支持,若強行修改第九條,對美國而言可能會給別的重要課題造成障礙。因為在朝核問題上要與中國、韓國合作,日本修憲可能引發與這些國家的外交糾紛。

安倍推進修憲步伐可以預期,但最終結局如何仍有變數。問題的關鍵也許就是美國對這一步驟的風險收益評估。正如日本人不可能忘記原爆,對於美國人來說,一個曆史上侵略成性,二戰中偷襲美軍造成美國人心頭揮之不去的“珍珠港情結”的日本,在完全解脫二戰戰敗國韁繩的束縛之後,還能讓美國精英戰略家完全放心,似乎令人匪夷所思。(作者單位:國防科技大學信息通信學院)

來源:鳳凰網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