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金貸行業現狀:監管部門頻喊話,輿論風聲漸緊

來源:IT商業新聞網 2017-11-03 11:59:00

【IT時代網編者按】最近,隨著趣店的上市,現金貸行業存在的諸多問題擺上台麵,坊間有傳聞稱,監管機構考慮加強對現金貸公司的監管,對於存在違法行為的公司予以關閉取締。隨著監管部門頻頻喊話,輿論上也風聲漸緊,現金貸業務的持牌監管也是大勢所趨。

趣店上市引發了社會對於現金貸的廣泛關注。現金貸這個充滿爭議的行業,其存在的各種問題被輿論熱炒,這也加速了監管的進一步深化。

據彭博11月2日報道,知情人士透露,中國監管機構考慮加強對現金貸公司監管,對於存在違法行為的公司予以關閉取締。對現金貸公司的檢查將主要集中在是否存在發放高利貸、非法吸儲、暴力催收等違法行為,以及是否存在和金融機構的違規合作。監管機構或將起草發布小額貸款的有關監管條例,包括設置小額貸款利率上限。

知情人士還表示,趣店上市事件引發關注,推動了監管部門采取上述舉措。

現金貸監管早已箭在弦上

知情人士這樣的表態並不意外,監管部門已經屢次發聲,強調金融穩定與持牌經營,如今在風口浪尖的現金貸,必然成為監管部門關注的焦點。

在10月28日“2017首屆中國互聯網金融論壇”上,針對現金貸, 中國人民銀行金融市場司司長紀誌宏表示,“現金貸”規模擴張迅猛。所有金融業務都要納入監管,任何金融活動都要獲取準入。下一步,互金專項整治工作將以防範係統性金融風險為底線,完善法律法規框架,創新監管方法,實施穿透式監管,建立互聯網金融的行為監管體係、審慎監管體係和市場準入體係,引導其回歸服務實體經濟本源,並以此作為衡量的標準。

之前的10月15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在G30國際銀行業研討會上表示,目前許多科技公司開始提供金融產品,有些公司取得了牌照,但有些沒有任何牌照卻仍然提供信貸和支付服務、出售保險產品,這可能會帶來競爭問題和金融穩定風險。

更早之前的9月22日,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易綱在2017中國普惠金融國際論壇上表示,普惠金融必須依法合規開展業務,要警惕打著“普惠金融”旗號的違規和欺詐行為,凡是搞金融都要持牌經營,都要納入監管。

監管部門頻頻喊話,傳遞出的基本信息是:任何影響金融穩定的業務都會被嚴管,沒有牌照的金融行為都會被製止。而現金貸存在的一些問題影響金融穩定與社會穩定,且缺乏牌照,監管加碼是遲早的事。

輿論上也風聲漸緊。10月30日,人民日報發表了名為《現金貸咋成了陷阱貸,動輒500%超高利率》的文章,直指現金貸存在的利率超高、暴力催收等問題。這也被視為監管政策加碼的先兆。

實際上監管部門早已關注到現金貸的問題。今年4月,銀監會接連下發《關於開展“現金貸”業務活動清理整頓工作的通知》和《關於開展“現金貸”業務活動清理整頓工作的補充說明》兩份關於現金貸整頓的文件。不過現金貸的監管歸屬不明確,銀監會當時主要是從劃歸到自己監管的網貸的角度進行篩查,對於現金貸行業並未產生大的影響。很多現金貸平台並沒有線上資金端,模式不同於網貸。

最近,隨著趣店的上市,現金貸行業存在的諸多問題擺上台麵,引發業界與社會廣泛關注。現金貸作為一項具有爭議性的業務,難逃輿論的質疑。監管部門也加強了調查摸底,監管可以說是箭在弦上。據21世紀經濟報道稱,廣州市金融工作局相關人士近日表示:“我市從合法合規性的角度出發,對現金貸類平台進行了整治。排查是否具有以下特征的平台:利率畸高、實際放款金額與借款合同金額不符、無抵押、期限短、依靠暴利覆蓋風險以及暴力催收等。經排查,我市暫未發現完全符合上述特征的平台,但發現個別平台存在利率較高(年化利率超過36%)的問題。目前我市已要求相關平台進行整改。”

另據財新10月28日報道,上海黃浦區金融辦近日召集轄內現金貸平台開會,傳遞了規範現金貸業務活動的信息,包括嚴禁暴力催收,並要求所有手續費、利息等綜合借貸成本不得超過年息36%。

目前地方金融監管部門已經開始了對現金貸平台的排查整治,措施相對來說較為柔和。預計下一步會有央行或銀監會出台全國性的行業監管措施,整治行業亂象,規範行業發展。

會有怎樣的監管框架?

按照上述知情人士的說法,監管部門對現金貸公司的檢查將主要集中在是否存在發放高利貸、非法吸儲、暴力催收等違法行為,以及是否存在和金融機構的違規合作。存在違法行為的公司予以關閉取締。

這樣的監管措施應該說在業界的意料之中。高利率、暴力催收是現金貸行業廣受詬病的地方,也是影響社會穩定的因素,必然被監管部門重視。除了利率不能超過36%的紅線,預計還會有對“砍頭息”的禁令,以及對征收高額服務費、違約滯納金的約束,從而從整體上約束現金貸業務的高息。

在資金來源上,監管部門重點排查是否違規從公眾吸收資金來放貸,以及違規與銀行等金融機構合作。違法吸儲和違規與金融機構合作都會帶來金融風險。現金貸作為一種高風險資產,如果經營不善可能會給金融機構帶來壞賬。目前規模較大的現金貸平台與金融機構的合作往往是通過信托或理財產品的形式,由金融機構向現金貸平台輸出資金,為防範風險,往往需要現金貸平台向金融機構交一定的保證金,並承諾對形成的壞賬進行兜底。但如果現金貸平台的壞賬超出自身能兜底的能力,將給金融機構帶來資金損失。

據盈燦谘詢測算,現金貸市場規模在不到一年時間內,保守測算規模突破6000億,甚至很大概率達到了1萬億。而行業普遍存在的問題是借款人多頭借貸頻繁,借新貸還舊貸,如果泡沫最終破裂,行業將出現較大規模的壞賬。部分現金貸資產還被打包進入到了ABS資產包當中,這使得現金貸風險近一步外溢。對現金貸平台與金融機構的合作行為加強監管也就顯得尤為重要。

另外,監管部門可能會對現金貸平台加強牌照管理。如今監管部門強調金融業務的持牌經營,現金貸平台普遍沒有放貸資質,擁有小貸牌照的公司並不多。預計監管部門不可能發放現金貸業務牌照,而是加強對小貸牌照、消費金融牌照的管理。沒有牌照的現金貸公司,無法直接放貸,隻能為金融機構提供助貸服務,且這種助貸行為也會被嚴格限製,如風控、放款、催收等環節明確由持牌金融機構來主導。這將大大限製沒有牌照的現金貸平台的發展。

未來現金貸行業會如何演進?

如今的現金貸行業魚龍混雜,大量平台充斥其中,也確實產生了不少問題。而大多數平台都能掙到錢,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市場需求確實足夠大。

行業的變局演化可能是兩條路線:

一是市場路線,隨著最終需求被滿足,現金貸公司獲客難度越來越大,積累的風險越來越多,而大量機構和資金湧入現金貸行業,又一步步降低現金貸行業的收益。最終大量中小平台無利可圖甚至被壞賬壓倒,最終退出市場。這種路線比較理想化,預計比較難出現。依賴市場調節來實現行業的規範,過程漫長,影響因素過多,存在的問題很難快速解決。

另一個路線則是監管來臨,加速行業的洗牌。這種路線有可能逐漸成為現實。按照上述知情人士透露的監管思路,有違規行為的平台直接被取締,沒有牌照的平台其業務被嚴格限製,對高利率與強力催收的治理又破壞了大量現金貸平台的生存邏輯,最終將使中小平台迅速被淘汰,市場上隻剩下持牌機構如銀行、持牌消費金融公司、持牌小貸公司來經營現金貸業務,同時若幹家沒有牌照但在獲客、大數據風控等方麵有一定資源與技術優勢的公司為持牌機構提供現金貸業務支持。

目前來看,後一種路線是比較可能的演進趨勢,如今亂象叢生,監管部門肯定不會坐視不管。隨著監管的到來,靠高息和暴力催收來覆蓋壞賬的現金貸生存邏輯將被打破,沒有牌照的公司將受到嚴格的業務限製,整個行業的拐點加速來臨。【責任編輯/張琪琦】

(原標題:現金貸行業要變天?違規平台或將被關閉取締)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