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爾克現在呼風喚雨,當年竟有這麽離奇的轉會詐騙故事?上海上港搞足球哪有這麽好騙!

來源:上海觀察 2017-11-03 11:54:03

回顧這起詐騙案,馬忠臣表示,在當下網絡信息時代,犯罪分子可能分布在不同的國家,利用網絡黑客技術分工行騙的跨國詐騙案的隱蔽性更高,具有取證難、破獲難的特點,特別是體育領域的案件涉及法律與體育行規的交叉,則更需要專業人員第一時間識別犯罪行為並聯合警方采取相應的法律措施。

編者按:

11月3日,新華社發布了一篇《一起中超俱樂部詐騙案跨國追贓的反思》,其中提到中超一家頂級俱樂部(簡稱S俱樂部),一年前曾在一名外援的轉會費中遭遇網絡黑客的詐騙。在哥本哈根警察局彼得·巴克警官與國家重大經濟與國際犯罪部的耶珀警官的幫助和辦理下,這起國際詐騙跨國追贓案成功破獲,最終使S俱樂部成功追回全額涉案資金,避免了國有資產的重大損失。

根據外媒的相關報道,S俱樂部或是上海上港足球俱樂部,這名外援就是轉會費5580萬歐元、今年在中超幾乎無人可擋的胡爾克。在中國和丹麥警方的合作下,參與詐騙37萬歐元的瑞典男子巴哈維入獄3年,詹森則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

以下是新華社原文:

  2017年10月20日,中超一家頂級俱樂部(以下簡稱S俱樂部)的代理律師與兩位海外華人一起走進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市中心的警察局,向哥本哈根警察局彼得·巴克警官與國家重大經濟與國際犯罪部的耶珀警官遞交了精心製作的感謝信與紀念物,感謝他們在辦理一起國際詐騙跨國追贓案時的幫助,最終使俱樂部成功追回全額涉案資金,避免了國有資產的重大損失。

  這三個人分別是從國內趕來的上海大成律師事務所的馬忠臣律師、英國中英校園足球項目負責人鄭少強和丹中友好協會秘書長魏德林,回憶起他們一年前與丹麥警方直接對接案件程序時的迫切心情,這一完美結局令他們異常欣喜。

圖說:胡爾克今年表現出色,在主帥博阿斯的激發下,他的表現完全打出自己5580萬歐元的身價。

  去年夏天,一巴西球星轉會至中國S俱樂部,很快俱樂部收到中國足協轉來的授權書,內容是巴西一律師代表這名球星以前效力的俱樂部主張球員聯合機製補償金。所謂的聯合機製補償金,是根據國際足聯規定,職業球員在合同到期前轉會時,新俱樂部需要將轉會費的5%拿出來,在扣除培訓補償後分配給曾經參與培訓和教育該球員的俱樂部。按照規定,新俱樂部應在球員注冊後30天內向各培訓俱樂部支付相應比例的補償費。考慮到這名球星的轉會費高達數千萬歐元,補償金也將是一筆巨大的數額。

  S俱樂部的工作人員與巴西律師聲稱的四家俱樂部確認了真實的代理關係,於是根據巴西律師電子郵件中提供的銀行賬號信息,向其中的三家俱樂部支付了聯合機製補償金,但其中一筆匯款因信息問題被銀行退回。接下來,巴西律師發來郵件,告知俱樂部工作人員款項退回的原因是賬戶有誤,希望S俱樂部將資金匯入他指定的兩個新賬戶(開戶人均為對應的俱樂部名稱)。這兩個賬戶,一個在瑞典馬爾默的銀行,一個在丹麥哥本哈根的銀行,兩個城市距離隻有40公裏。

圖說:根據外媒的報道,新華社稱的S俱樂部,應該是引進胡爾克的上海上港。

  S俱樂部隨後將兩筆總額為87萬歐元的款項匯到兩個新的賬戶,但在發電子郵件確認收款信息時出現係統退信情況。此後,巴西律師向工作人員發來電子郵件催要兩筆補償費用。這時俱樂部意識到,要求修改賬號的郵件,要不就是犯罪分子通過網絡黑客技術假冒巴西律師發來的,因為當時的郵件中的發件人、抄送人、簽名欄以及票據樣本等信息與以前完全一致;要不就是律師本人參與了詐騙過程。

  馬忠臣律師即刻做出“涉嫌跨國網絡詐騙”的法律風險提示,並協助俱樂部在第一時間向當地公安部門報案。2016年9月27日,匯款銀行轄區的公安局在立案後立即將案件信息上報中國公安部,由公安部依國際刑事案件協作程序向國際刑警組織提出凍結犯罪資金銀行賬戶的請求。國際刑警組織在收到中國警方的國際協助傳真後,緊急發信通知瑞典和丹麥警方馬上凍結涉案的兩個銀行賬戶。

  後來的案件調查證實,如果再遲五、六個小時,這筆巨款就將被犯罪團夥提走。

圖說:巴西媒體早先時候對兩個瑞典黑客利用巴西球星胡爾克轉會詐騙最終鋃鐺入獄的報道。

  凍結資金後,俱樂部工作人員按照中國警方的要求沒有打草驚蛇,依然通過電子郵件與再次上線的犯罪分子聯係,希望對方盡快查收已經匯出的款項。兩名犯罪分子來到馬爾默的銀行試圖提取37萬歐元時被抓獲。瑞典警方對這兩名犯罪嫌疑人調查後發現,他們同時涉嫌多項經濟詐騙案件,檢察官出具的案宗材料多達一千餘頁。涉案瑞典銀行賬戶的真實持有人已被申請破產,兩名罪犯是這家破產公司的股東,但無法查出他們背後誰是真正的犯罪主謀。

  依據國際反洗錢法及犯罪所在國的法律,“返還被害人財產”還需要經過一係列的法律程序,S俱樂部為盡快追回被騙資金,委托馬忠臣與歐洲相關司法機構聯係並負責涉案資金的追贓工作。馬忠臣與英國的鄭少強聯係,希望他能提供協助。鄭少強還擔任孫中山青少年基金會的理事長和華僑協會英國分會會長,具有在英國和歐洲等國從事不同行業工作長達三十年的資深經驗與多層次的當地資源。鄭少強立刻聯係精通丹麥語的哥本哈根華人僑領魏德林,三人一起趕到哥本哈根研究確定跨國追贓的最佳解決方案。

  在瑞典落網的兩名犯罪嫌疑人當時已被正式起訴。有人提議馬忠臣他們走刑事附帶民事賠償程序,但根據他們對歐洲法律的了解,這樣的過程可能會因刑事審理、上訴和執行等陷入不確定的漫長等待。如聘請當地的律師,也會因高額的律師費造成客戶額外的支出損失。旅居丹麥33年的魏德林清楚記得:一位意外去世的華人留下250萬美元的遺產,由於沒有遺囑要打官司,當事人的官司打到最後,被當地的委托律師扣掉百分之七十的金額作為律師費的案例。

圖說:國內媒體對國外報道相關內容的編譯。

  在魏德林的協助下,馬忠臣和鄭少強直接前往哥本哈根警察局約見了巴克警官,就案件的相關事實、證據以及返還涉案資金要求等進行了相關的法律交流。丹麥警方高度重視該起涉及中國足球俱樂部的跨國網絡犯罪案件,經過兩個工作日即核實了相關案情與法律文件,指派丹麥國家重大經濟與國際犯罪部的耶珀警官負責該案。

  最終,丹麥警方在跨國犯罪嫌疑人尚未在本國到案情況下,即快速啟動相關的司法程序,按照丹麥刑事法與國際反洗錢法的規定,指令凍結資金所在的丹麥銀行向中國俱樂部全額返還了涉案資金。瑞典馬爾默法院也分別判處兩名犯罪嫌疑人有期徒刑,當地銀行也以同樣的方式返還了37萬歐元。到今年8月10日,兩筆巨款全部退回到S俱樂部的賬戶上,這場持續一年多的追贓也勝利結束。

  回顧這起詐騙案,馬忠臣表示,在當下網絡信息時代,犯罪分子可能分布在不同的國家,利用網絡黑客技術分工行騙的跨國詐騙案的隱蔽性更高,具有取證難、破獲難的特點,特別是體育領域的案件涉及法律與體育行規的交叉,則更需要專業人員第一時間識別犯罪行為並聯合警方采取相應的法律措施。

圖說:博阿斯是胡爾克在波爾圖、澤尼特的教練,兩人合作愉快,他被認為掌握胡爾克的說明書。

  對於如何防止類似的詐騙案發生,巴克警官這樣告訴新華社記者,新型網絡犯罪手段變幻多樣,他們了解到的詐騙方式也五花八門,任何人都不能掉以輕心。

  他說:“盡管我們經常接到中國遊客在丹麥被盜的報案,但金額這麽大的詐騙案我還是第一次碰到,我們隻有加倍小心才行。”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