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冠軍黃珊汕甘當“孩子王”

來源:北晚新視覺 2017-10-19 17:59:00

2017年10月19日訊,場上,蹦床器材伴隨著運動員的跳躍動作發出“嘣嘣”聲響;場邊,黃珊汕正認真給小選手們打分。這是2017“古井貢”杯全國青少年蹦床錦標賽上的一幕。這次比賽,是蹦床世界冠軍、奧運會銀牌得主黃珊汕首次擔任比賽裁判員。

黃珊汕在場邊當起了裁判。本報記者 黃誌陽攝

為期3天的本屆全國青少年蹦床錦標賽日前在合肥落幕,吸引了全國200餘名11歲至16歲的青少年運動員參加。作為福建隊的教練,黃珊汕目前所帶的隊員年齡還達不到參賽要求,因此組委會邀請她當起了裁判。

今年31歲的黃珊汕成名已久,拿過世界冠軍,更曾為中國蹦床實現奧運獎牌“零的突破”,獲得過雅典奧運會銅牌和倫敦奧運會銀牌,2013年退役後一度在國家青年隊任教。去年,考慮到要陪伴母親,她返回家鄉福建執教,當起了“孩子王”。

“回去之後,發現情況跟預想的完全不同。”從基層做起,黃珊汕麵臨諸多困難,“願意從事專業體育的孩子很少,蹦床項目選材麵特別窄,還得跟體操等其他項目‘搶人’。”黃珊汕兒時就是練體操的,“今年我去探望我的啟蒙教練,在他的體操隊看中了兩個好苗子,想挖到蹦床隊。但我怎麽求教練都不答應。”

缺少好苗子,實際上是整個中國女子蹦床運動正在麵臨的困境。在名將何雯娜退役後,中國女子蹦床隊青黃不接的窘境更加凸顯。對此,國家體育總局體操運動管理中心蹦床部部長李舸指出,高水平蹦床教練員很稀缺,“我們有些優秀運動員退役後就徹底離開了,這對項目發展是一大損失。像黃珊汕這樣主動留下來執教,我非常支持。”

找不到好苗子,黃珊汕就決心下大力氣自己培養。她給自己的定位不僅僅是“孩子王”,更是為家長、為孩子負責的嚴師,“雖然隊員年紀小,但要求不能降低,動作細節必須重複再重複,千錘百煉。”每天從早盯到晚,黃珊汕很快成了隊員們心中的最嚴教練,“基層教練員最重要的品質是責任心,不能誤人子弟,不能浪費人家的人生。”

談及當初為何轉型當教練,黃珊汕的想法也很簡單,“在自己熟悉的領域裏做事,我有信心,也有把握。”至於執教生涯的目標,她說要給隊員們打好基礎,爭取為中國蹦床輸送頂尖人才,“期待不久的將來,有我帶過的孩子站在世界大賽冠軍領獎台上。”

2017年10月19日訊,場上,蹦床器材伴隨著運動員的跳躍動作發出“嘣嘣”聲響;場邊,黃珊汕正認真給小選手們打分。這是2017“古井貢”杯全國青少年蹦床錦標賽上的一幕。這次比賽,是蹦床世界冠軍、奧運會銀牌得主黃珊汕首次擔任比賽裁判員。

黃珊汕在場邊當起了裁判。本報記者 黃誌陽攝

為期3天的本屆全國青少年蹦床錦標賽日前在合肥落幕,吸引了全國200餘名11歲至16歲的青少年運動員參加。作為福建隊的教練,黃珊汕目前所帶的隊員年齡還達不到參賽要求,因此組委會邀請她當起了裁判。

今年31歲的黃珊汕成名已久,拿過世界冠軍,更曾為中國蹦床實現奧運獎牌“零的突破”,獲得過雅典奧運會銅牌和倫敦奧運會銀牌,2013年退役後一度在國家青年隊任教。去年,考慮到要陪伴母親,她返回家鄉福建執教,當起了“孩子王”。

“回去之後,發現情況跟預想的完全不同。”從基層做起,黃珊汕麵臨諸多困難,“願意從事專業體育的孩子很少,蹦床項目選材麵特別窄,還得跟體操等其他項目‘搶人’。”黃珊汕兒時就是練體操的,“今年我去探望我的啟蒙教練,在他的體操隊看中了兩個好苗子,想挖到蹦床隊。但我怎麽求教練都不答應。”

缺少好苗子,實際上是整個中國女子蹦床運動正在麵臨的困境。在名將何雯娜退役後,中國女子蹦床隊青黃不接的窘境更加凸顯。對此,國家體育總局體操運動管理中心蹦床部部長李舸指出,高水平蹦床教練員很稀缺,“我們有些優秀運動員退役後就徹底離開了,這對項目發展是一大損失。像黃珊汕這樣主動留下來執教,我非常支持。”

找不到好苗子,黃珊汕就決心下大力氣自己培養。她給自己的定位不僅僅是“孩子王”,更是為家長、為孩子負責的嚴師,“雖然隊員年紀小,但要求不能降低,動作細節必須重複再重複,千錘百煉。”每天從早盯到晚,黃珊汕很快成了隊員們心中的最嚴教練,“基層教練員最重要的品質是責任心,不能誤人子弟,不能浪費人家的人生。”

談及當初為何轉型當教練,黃珊汕的想法也很簡單,“在自己熟悉的領域裏做事,我有信心,也有把握。”至於執教生涯的目標,她說要給隊員們打好基礎,爭取為中國蹦床輸送頂尖人才,“期待不久的將來,有我帶過的孩子站在世界大賽冠軍領獎台上。”

來源:北京日報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