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感提升口碑爆棚 2017年大熱網劇呈現新麵貌 - 今日頭條

質感提升口碑爆棚 2017年大熱網劇呈現新麵貌

來源:國際在線 2017-10-19 13:28:27

  進入2017年,網劇大火了一把,各大視頻網站和影視公司將加大投資力度,推出了多部質量堪比大片的高質量網劇,不單贏得了市場,更贏得了口碑。今後,網劇呈現哪些變化趨勢?近日,由中國電影出版社指導,編劇幫等主辦的2017首屆編劇嘉年華在京舉行。記者參加活動就網劇發展態勢主題進行了采訪。

  《白夜追凶》成為首部被審查網劇

  製片方透露:尺度寬容修改很少

  刑偵隊隊長的孿生弟弟被冤枉成殺人凶手被通緝,哥哥因為意外患上黑夜恐懼症,兄弟二人被迫共用哥哥的身份查案。白天哥哥是刑偵隊隊長,晚上,弟弟要扮演性格截然不同的哥哥繼續查案,還自己一個清白。案情撲朔迷離,警隊高層涉嫌貪汙腐敗,身邊的每個人身上都有秘密。一個謎團加上另一個謎團,讓你觸手可及又看不清楚。劇情過半,案件主犯仍不清楚是誰,人人都有嫌疑。主人公要麵臨黑暗對內心的侵蝕,麵對同事的背叛,還有對黑夜的恐懼,還要追求光明和正義。

  知乎用戶趙趕鵝認為,《白夜追凶》之所以好看是因為真實,真實本身勝過一切空中樓閣般的想象和捏造。在這部劇,他看了第一集第一個現場的感受就是,該劇在最大限度上還原了偵查現場,呈現出偵查員的直觀感受。現場裏每一個偵查細節都做到盡量真實,這讓該劇相對其他劇有了很大的優勢。這種解構英雄內心黑白世界的題材十分討喜,劇情又足夠燒腦。

  在編劇嘉年華現場記者見到顧小白,作為《白夜追凶》的劇本策劃,顧小白主要負責調整故事主線,豐富主人公關宏峰、關宏宇這兩個人物,給他們一些前史性的設定。

  《白夜追凶》是中國有網劇以來,第一部正式接受審查的網劇,從公安部到廣電總局,走過了整個流程,現在播出的東西不會有任何刪減。即便不從創作角度談,《白夜追凶》對於涉案網劇整個類型來說,意義也堪稱深遠。對於推理懸疑類型在國內的前景,顧小白一直很看好,隨著話題作品不斷出現,觀眾群日漸擴大,市場正慢慢培養起來,甚至眾說紛紜的審查問題,也並不是真正的大問題。“如果你的態度端正,會有自由空間的,在創作的起點不要畏首畏尾,不要自我束縛。之前的經驗表明,負責審查的人第一對創作是懂的,第二比較寬容,他們會看哪些內容是服務於你的人物和主題,整個作品的價值觀是什麽,最終隻修改了很少一部分。”

  與此同時,另一部犯罪懸疑題材網劇《無證之罪》則是典型的“社會派推理”作品。表麵是罪證與罪案,深層次是動機與選擇,能否折射出社會現實,深挖人物的內心,最為關鍵。

  犯罪懸疑題材在網絡平台上紅火已久,從《心理罪》成為爆款,到《白夜追凶》《無證之罪》大火,業內人士普遍認為懸疑類故事高概念、易操作、市場空間大,因此是影視公司選材的重要領域。從受眾來看,年輕懸疑劇本身緊張刺激的情節也很容易吸引年輕觀眾,受眾群較集中且黏性高。《白夜追凶》該劇劇本由曾有多年專業律師經驗的編劇“指紋”曆時3年創作而成,網劇《心理罪》導演五百監製,網劇《畫江湖之不良人》導演王偉執導,網劇《心理罪》編劇顧小白任劇本策劃,創作團隊都是有許多罪案題材創作經驗的老手。《無證之罪》的原著小說作者紫金陳本身是國內優秀的推理小說作家,並親自參與編劇工作,小說為網劇的最終呈現提供了很好的故事基礎。

  另有消息稱,《白夜追凶》成功之後,優酷與公安部金盾影視文化中心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未來將在公安題材影視內容製作發行,以及法治類節目的內容開發商,展開廣泛深入的合作。

  “網感”下降製作提升

  二次元、狗血、色情不再是代名詞

  目前看來,國產懸疑類劇製作水準的不斷提高將網劇引入一個新的階段。在去年,很多製作人還在論壇上大談,有“網感”才能出爆款網劇。“網感”是什麽,具體來說,帶有“草根”“去中心化”“互動性”“娛樂與調侃”“差異和邊緣”等特征。今年伴隨著製作投入增加品質的提升,觀眾紛紛反映網劇的“網感”似乎降低了。眾編劇及業內專家似乎也對於“網感”這一概念也有了新的理解和認識。

  青年編劇高晴認為,網劇最早發端於網民上傳的各類原創視頻,比如《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等,最初這類視頻多為網民惡搞,以搞笑為目的,沒有連貫的邏輯,受眾麵較窄,具有鮮明的自娛自樂的特征。隨後便出現了由各大網站自製的係列劇,此類作品多為喜劇,一般獨立成章,每集和每集之間沒有連貫的邏輯,代表作有《屌絲男士》《萬萬沒想到》《我的前任是極品》等。這樣的係列喜劇類型的網劇的出現,滿足了現代都市人零散化片段化休閑時間娛樂消遣的需要,但也隨之帶來一個問題──因為其劇情獨立成章,沒有給受眾以“劇”的感受,所以受眾往往形不成一個定期的收視習慣。而隨著諸如微博、秒拍、小咖秀等自媒體的發展,無疑讓更多的“惡搞視頻”“網絡段子”有了傳播的平台,這對網劇受眾群的收視習慣形成了更大的衝擊。而若要培養定期的收視習慣,最好的辦法就是作品本身講述一個連貫清晰而吸引人的故事。於是基於吸引受眾連續觀看的需要和來自於自媒體競爭的壓力兩方麵的原因,促使網劇慢慢由“碎片化”向“完整性”過渡,網劇開始嚐試講述完整連貫的故事,開始慢慢有自己的表達,開始有自己的善惡價值取向,開始朝著可以稱之為“劇”的方向發展,從而與網上的“段子”與“視頻”徹底區別開來。

  “網感”是一個比較“虛”的詞匯,在北京中藝博悅文化傳媒首席內容官劉鬆寰看來,隨著行業發展,現在的“網感”更像一種時代化名詞,需要創作者跟上觀眾的審美變化進而引領觀眾品位,二次元、狗血、色情將不再是網劇的代名詞。

  “今年總點擊量上升了,可是‘網感’下降了。”劇評人李星文認為,今年暑期以來,純網劇出現了很多優秀的作品,從題材類型到風格敘事等都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但是,可以說具有全民影像的劇目還是出自雙屏劇。去年一水兒的小快靈怪劇目,今年網劇混入了很多傳統劇目、嚴肅劇目。這說明:網台融合在加速。

  北京萬合天宜影視文化有限公司曾打造出《萬萬沒想到》《報告老板》等爆款網劇,該公司編劇部運營主管英君坦言,來參加編劇工作室展覽,首先是希望讓大家看到,公司目前正在走上一條轉型之路。“我們以前的拳頭產品以網生內容為主,但是從去年開始,我們開始向長劇轉型。明後兩年內,我們參與投資的《萬能圖書館》《鴻鳴傳》《魔術學院》等新作品將會以網台聯動的形式播出。

  重慶星光書影總經理李康表示,作為編劇,應該落實到內容本身,故事才是最“帶感”的,如果一個故事無法讓你哈哈大笑或潸然淚下,就不會有任何“感”。

  網劇工業化水準提升

  韓三平、馮小剛、周星馳等大咖加入

  2017年,國產網劇似乎開始摘下“粗製濫造”的標簽,網劇市場比拚也一如電影電視劇,進入“大片時代”,體現出精品化專業化創作的誠意。但是,網劇市場高熱發展的同時,好故事匱乏、製作工業滯後、合作模式仍不健全等問題也一直伴隨其間。

  犯罪懸疑題材網劇受到很多傳統編劇公司的青睞,一方麵懸疑犯罪題材劇前景極佳,另一方麵觀眾的審美與標準也愈發挑剔、嚴格。北京中藝博悅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曾經重心在於創作傳統現實主義法製題材,多數作品服務於電視台,現在也將注意力轉向網劇市場。劉鬆寰表示,懸疑劇早已不是簡單的展現血腥和暴力,而是更為高級的依靠故事和角色以及變幻莫測的表現手法來營造心理期待,國外已經有很多案例,未來法醫類、重返犯罪現場類都是懸疑類網劇熱門題材。未來網絡劇發展也將更規範與專業,眾多製片人和導演如韓三平、馮小剛、周星馳等都已加入網劇製作大軍,聚集更多有實力的創作團隊。

  重慶星光書影公司未來將投入重慶本土題材的網劇創作中,李康表示,民族的是世界的,地區的也是全國的。目前已經有大量的影視作品來到重慶取景拍攝,這是個非常立體的城市。“隻要故事講得好,將故事植根於地區文化,符合年輕觀眾的興趣,我們並不擔心受眾狹窄。”

  “所有的行業做到一定程度都將出現細化,網劇也不例外,未來在傳播內容的類型上將進一步細化。”中傳揚帆編劇工作室總經理鍾蕾認為,編劇機構需要進一步研究電視劇和網劇的異同。找到年輕觀眾的觀賞習慣,對於他們的精神進行健康的導引。當網劇開始出現工業生產化趨勢,我們別無選擇,隻有提升品質。

  記者發現,從一開始的低成本、小製作,如今視頻網站的自製內容也越來越大手筆,更不乏與傳統電視劇分庭抗禮的大製作。某些網站似乎出現了“燒錢”的端倪,過猶不及,高晴認為,網劇應該注意發揮自身優勢特色,而不是一味地向大投資、大IP、大明星配置的“超級網劇”方向靠攏,注意發揮“低成本投入”“低明星配置”“低IP熱度”模式下的新奇創意,將劣勢轉化成優勢,也可以保持小成本網劇的本色。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