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單方撕毀核協議不得人心,伊朗石油出口或無虞

來源:和訊網 2017-10-18 12:04:45

  高盛在10月17日表示,盡管伊拉克庫爾德斯坦地區的武裝衝突對石油產量構成了威脅,但美國和伊朗之間日益加劇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仍是全球石油供應更嚴重、更長期的威脅。

美國呼籲對伊朗實施新製裁,或對油市產生長期的重大威脅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拒絕證明伊朗遵守核協議。相反,他要求議員們通過修改美國法律,強化伊朗和世界六個大國之間達成的協議。與此同時,美國政府將試圖說服歐洲領導人對伊朗實施新的製裁,並且重新回到談判桌上來。

  高盛分析師在10月17日發表的研究報告中表示:“伊朗問題很可能不會立即對石油流動造成嚴重的影響,雖然美國重新引入新製裁依然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

  大西洋(600558,股吧)理事會主席斯萊文(Barbara Slavin)向CNBC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還決定對伊朗精英革命衛隊實施製裁,這與美國政府希望中東實現和平的願望完全相反。特朗普的這一決定也迫使伊朗溫和派人士,如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和外交部長紮裏夫(Javad Zarif)聚集在強硬派衛兵周圍。

  為保護核野心和海外商業協議,維持與伊朗政府的合作至關重要。2016年1月正式解除針對伊朗的製裁後,這些協議還處於停滯狀態。波音、西門子和道達爾等公司已經在伊朗建立了公司機構,在伊朗有著自己的利益。

  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中東和非洲地區主任塞克(Pat Thaker)向CNBC表示:“失去伊朗的支持也可能對世界經濟產生負麵影響。對全球石油市場來說,與海灣地區的直接對抗是一個重大風險,因為全球20%的石油運輸都要通過伊朗控製的霍爾木茲海峽咽喉地帶。”

  10月13日,在特朗普呼籲對伊朗實施新製裁後,伊朗總統魯哈尼在電視講話中表示:“這些衛兵總是保護我們的國家不受恐怖分子的襲擊”。這與他之前對該組織的立場截然不同,後者在伊朗經濟中的主導地位對他的改革計劃造成阻礙。魯哈尼和紮裏夫與國際大國進行合作,促成了2015年的核協議,從而解除了對伊朗的許多製裁。

  大西洋理事會主席斯萊表示,特朗普的言論、以及隨後伊朗團結一致的表現,這些情況正中了警衛和其他強硬派的懷。

  伊朗希望獲得更到外國投資

  伊朗正在努力擺脫對石油的嚴重依賴,實現經濟多樣化發展。但是,在2015年達成多邊協議後,伊朗經濟對此的反應卻令人失望。

  塞克表示:“外國對伊朗的投資沒有達到伊朗當局所期望的水平”。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2016年上半年,伊朗的非石油活動僅增長了0.9%。塞克將這種情況歸因為某些公司害怕違反現有製裁措施,害怕未來會受到進一步的限製。

  針對伊朗精英革命衛隊的製裁可能會使這一問題更加嚴重,因為很難確定許多伊朗公司的最終所有權,因為這些公司屬於部分公有、部分私有。

  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高級政策分析師納德(Alireza Nader)向CNBC表示,革命衛隊是伊朗軍方的精英派係,被認為是“伊朗經濟的主導力量之一”。據畢馬威2016年的一份報告顯示,這些警衛擁有的資產確切價值是未知的,盡管這一數字經常被認為有數百億美元,或者占伊朗GDP的30%。

  伊朗總統魯哈尼以前一直熱衷於規範革命衛隊的商業活動,以增加稅收和私營企業。在伊朗-伊拉克戰爭破壞了伊朗的基礎設施後,革命衛隊開始建築行業的工作,後來發展成為維護伊斯蘭共和國革命原則的政治力量。他們在銀行、電信、酒店和運動隊等領域都存在商業利益。

  分析師們對特朗普這一呼籲的重要性進行了分析。根據塞克的說法,對革命衛隊實行製裁將對伊朗產生重大的經濟影響。他將其歸因於該組織在國內經濟中的高度參與性。與此同時,納德表示:“長期來看,革命衛隊不太可能被嚴重削弱。他們是伊朗和整個中東地區的一支強大力量。”

  塞克還指出,到目前為止,伊朗的大部分投資都來自於美國以外的簽約國。她表示:“伊朗資源豐富、經濟快速增長、有著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口,這些情況意味著,外國公司將繼續對伊朗進行投資,即使伊朗需要在美國的製裁範圍內尋找解決方法。”

  分析師:特朗普不會對伊朗的石油產業造成致命打擊

  分析人士警告稱,特朗普總統可能會發現,如果他決定重新對伊朗實施製裁的話,他還是很難阻止伊朗出售其石油。這是伊朗向美國對手施壓的一種行之有效的方式。

  這一評估是特朗普宣布加強2015年伊朗核協議之後做出的。按照該協議,伊朗可以通過限製其核項目以換取製裁的解除。特朗普稱,如果他不能與國會和美國盟友達成解決問題的方案,他將取消這項協議,並且恢複針對伊朗的製裁。

  分析人士稱,雖然美國在歐洲、韓國和日本的親密盟友可能會削減伊朗的石油購買量,但如果特朗普恢複美國的製裁,一些亞洲買家可能會抵製。如果製裁不能阻止外國公司與伊朗做生意,這些製裁措施就不太可能施加足夠的壓力讓伊朗回到談判桌上來。

  由美國財政部設計的全麵製裁機製對伊朗經濟造成了毀滅性衝擊,並導致其2015年的石油日產量減少了100萬桶。這一努力始於美國前總統小布什(George w . Bush)總統時期,並在奧巴馬(Barack Obama)任內出現加劇。

  對於伊朗所謂的秘密發展核武器的企圖,前兩任美國總統引導國際社會對伊朗實施製裁。除了美國,另外五個簽署核協議的國家分別是中國、法國、德國、俄羅斯和英國。這五個國家都表示,該協議阻止伊朗製造核武器,應該繼續保持下去。

  伊朗四分之一的石油是被歐洲企業購買的。不過,高盛在10月17日的一份研究報告中稱,因擔心觸發美國方麵的製裁,歐洲企業可能停止購買伊朗的石油。

  不過,高盛不太確定亞洲買家會如何反應。全球石油市場的關鍵問題在於,這些資金流動是否會受到限製,而不是簡單地轉向亞洲。奧巴馬政府曾擴大了製裁範圍,包括向伊朗能源部門提供服務的保險公司和托運人采取製裁措施。

  高盛表示,製裁最初將影響伊朗每天數千桶的石油出口,但在新製裁措施沒有得到國際全麵支持的情況下,伊朗的石油發貨量不太可能下降到協議前的水平。

  風險谘詢公司歐亞集團(600697,股吧)給出了類似的評估。歐亞集團的主席在上周五的簡報中寫道:“如果美國退出核協議,歐盟最有可能試圖阻止歐洲大陸公司遵守新的製裁措施,但歐洲公司可能仍決定撤出伊朗。歐洲、韓國和日本的石油進口商也可能決定不購買伊朗石油。但是,一些亞洲國家不太可能因為美國方麵的要求,就大幅減少或者停止對伊朗石油的進口。”

  在這種情況下,歐亞集團估計,如果伊朗向亞洲買家提供大幅折扣,伊朗可能將出口損失限製在30萬桶左右。

(責任編輯: HN666)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