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媽媽開賭場 14歲兒子求情促檢察官建議判緩刑

來源:手機人民網 2017-10-12 13:16:00

來源:中國江西網

文/圖 姚衛東 林霖 全媒體記者葉偉

中國江西網訊 “我是一個單親家庭的孩子,從出生開始,一直陪在我身邊不離不棄的是我的媽媽,我從小就不知道我的爸爸在哪裏,曾經羨慕過別人家的孩子有爸爸……媽媽被帶走後,我不知道怎麽辦,我想放棄學業出去打工,出去賺錢……對於媽媽賭博,我一定會好好勸,監督媽媽認識自己的錯誤,做一個遵紀守法的公民。懇請檢察官考慮實際情況,對我提出的申請予以批準為謝……”這是一個14歲男孩寫給贛州市崇義縣檢察官的信。

崇義縣檢察院介紹說,通過走訪調查,檢察機關決定給這名男孩的媽媽辦理取保候審,並向法院建議判處緩刑。

黃某兒子遞交的取保候審申請

兒子為媽媽求情

“因我媽媽在家賭博於年前被派出所帶走,現已報送檢察院審查起訴。我是一個單親家庭的孩子,從出生開始,一直陪在我身邊不離不棄的是我的媽媽……我從小就不知道爸爸在哪裏,曾經羨慕過別人家的孩子有爸爸,我哭過害怕過,但是我明白,大人之間都有自己的事情……現在我在上學,家裏就我一人,我特別害怕與無助。媽媽不在身邊的日子,我無心上學,我很想媽媽。媽媽被帶走後,我沒有什麽資金來源,我不知道怎麽辦,我很無助,我想放棄學業出去打工,出去掙錢……對於媽媽賭博這一塊,我一定會好好勸,監督媽媽認識自己的錯誤,做一個遵紀守法的公民,再次懇請檢察官考慮媽媽和我的實際情況,對我提出的取保候審予以批準為謝。”這是一個14歲男孩為媽媽求情,寫給贛州市崇義縣檢察官的取保候審申請書。

餘下全文

來源:中國江西網

文/圖 姚衛東 林霖 全媒體記者葉偉

中國江西網訊 “我是一個單親家庭的孩子,從出生開始,一直陪在我身邊不離不棄的是我的媽媽,我從小就不知道我的爸爸在哪裏,曾經羨慕過別人家的孩子有爸爸……媽媽被帶走後,我不知道怎麽辦,我想放棄學業出去打工,出去賺錢……對於媽媽賭博,我一定會好好勸,監督媽媽認識自己的錯誤,做一個遵紀守法的公民。懇請檢察官考慮實際情況,對我提出的申請予以批準為謝……”這是一個14歲男孩寫給贛州市崇義縣檢察官的信。

崇義縣檢察院介紹說,通過走訪調查,檢察機關決定給這名男孩的媽媽辦理取保候審,並向法院建議判處緩刑。

黃某兒子遞交的取保候審申請

兒子為媽媽求情

“因我媽媽在家賭博於年前被派出所帶走,現已報送檢察院審查起訴。我是一個單親家庭的孩子,從出生開始,一直陪在我身邊不離不棄的是我的媽媽……我從小就不知道爸爸在哪裏,曾經羨慕過別人家的孩子有爸爸,我哭過害怕過,但是我明白,大人之間都有自己的事情……現在我在上學,家裏就我一人,我特別害怕與無助。媽媽不在身邊的日子,我無心上學,我很想媽媽。媽媽被帶走後,我沒有什麽資金來源,我不知道怎麽辦,我很無助,我想放棄學業出去打工,出去掙錢……對於媽媽賭博這一塊,我一定會好好勸,監督媽媽認識自己的錯誤,做一個遵紀守法的公民,再次懇請檢察官考慮媽媽和我的實際情況,對我提出的取保候審予以批準為謝。”這是一個14歲男孩為媽媽求情,寫給贛州市崇義縣檢察官的取保候審申請書。

檢察官實地走訪

2016年4月,崇義縣人民檢察院在辦理犯罪嫌疑人黃某開設賭場罪一案中,因黃某歸案後認罪態度較差,不配合辦案,依法對其批準逮捕。而在案件審查起訴階段,犯罪嫌疑人黃某的朋友,多次向辦案檢察官反映其家庭情況,並轉交了其兒子寫的取保候審申請書。

辦案檢察官收到申請後,通過走訪調查核實等途徑,了解到黃某育有一個14歲的兒子,正在讀書,家中沒有其他親人。黃某被關押後,其兒子獨自一人在家居住,家中沒有人能照顧小孩的生活,經常吃不上飯,在家吃泡麵。

嫌犯被真情感化

據介紹,在走訪了居委會等多地後,辦案檢察官結合黃某兒子的學業情況,主動來到看守所,以女檢察官特有的細膩與柔情,和黃某拉起了家常。

“黃某,我們知道你本來有個很幸福的家庭,兒子孝順,學習成績也不錯,你出事之後,兒子沒有人照顧,他反倒很擔心你……”話還沒有說完,黃某就無法坐住了,連聲說:“是我害了他。”

辦案檢察官介紹說,整個談話間,黃某淚水盈滿了通紅的眼眶。

“希望你積極配合,如實把問題向司法機關供述清楚,爭取寬大處理,也算是對自己和年幼的孩子的一個交代吧。”辦案檢察官介紹說,在真情的感化下,黃某逐漸轉變了態度,積極配合辦案工作的開展。

取保候審 建議緩刑

據介紹,在黃某落下悔恨的淚水的同時,辦案檢察官順勢向黃某解釋開設賭場罪的危害,刑法對該罪名的規定及處罰,讓其更好地了解自己案件的情況,幫助她分析走上犯罪道路的原因和今後的出路,使黃某心靈受到震撼,認識到自己擺設賭博機開設賭場的危害性,並主動交代犯罪事實,表示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經過檢察官們的討論研究,秉著以人為本的辦案指導思想,從關心關愛未成年人的成長出發,決定給黃某辦理取保候審措施。”據介紹,基於黃某充分認識到自己行為的違法性及危害性,並表示自願認罪悔罪,崇義縣檢察院最終給黃某辦理了取保候審措施,使黃某和兒子得以團聚,並建議法院對其適用緩刑,保障未成年人的權益,使其能順利完成學業。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