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騰訊互授版權,投3億做原創音樂,蝦米音樂能否實現突圍?

來源:娛樂資本論 2017-09-23 09:15:02

作者/阿寶 編輯/曹樂溪

蝦米音樂終於迎來了自己的高光時刻。

幾天前,在阿裏音樂CEO張宇(花名語嫣)內部信裏,提到“發揮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方麵的獨特優勢,在C端蝦米音樂等平台上,進行持續高投入”,釋放出蝦米更被“重用”的信號。

最近,無論是蝦米音樂與騰訊音樂完成互授版權合作,還是阿裏大文娛所給予資金資源支持的“尋光計劃”上,不難發現,蝦米一改往日靜默,突然變得“aggressive”起來。

既被重用,自然也被寄予厚望。然而,曾經受版權波及,元氣大傷的蝦米音樂,在近兩年劃分山頭的行業競爭中,已經有點掉隊。

如今“提兵三萬”,又能否實現突圍呢?

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專訪了蝦米音樂聯合創始人王皓,試圖了解蝦米目前在整個阿裏大文娛中的位置、以及接下來的戰略等。

蝦米音樂聯合創始人王皓

高舉高打背後:

某種程度上,蝦米音樂就是阿裏音樂

采訪當天,王皓與團隊正緊鑼密鼓地為晚上的“蝦米尋光盛典”做最後的彩排準備,一項展示“尋光計劃”的線下活動。“尋光計劃”是蝦米音樂於2014年推出的首個扶持原創音樂的項目。

相較與上一季“尋光計劃”,更多還是幫助選手把專輯做出來,這一季,王皓希望能夠從運營的角度助選手更進一步,比如增加演出機會和商業代言,“如果說上一屆有點像公益性純支持,這次我們希望尋光計劃在商業角度上也是運作成功的。”

蝦米”尋光計劃“之於阿裏音樂,不僅是一個計劃這麽簡單,而是其向內容產業進軍的一次探路。蝦米更希望台子搭好後,唱的也是自家的戲。王皓對此並不諱言:“我去花大價錢采購內容,不如自己去投資孵化一個內容,這跟影視行業是一樣的,視頻平台都開始自製網劇了。”

另外, 第二季“尋光計劃”的投入大大增加,無論規模,還是資金上,比如投入3億左右人民幣舉辦上百場演出;比如聯動大麥、優酷、影業、UC等文娛矩陣,串聯影視劇製播、演出等資源;比如像阿裏音樂CEO張宇在內部信中所說,用阿裏電商生態鏈的能量給予支持。

“雙11要請藝人,就可以安排蝦米音樂人上去,提供曝光機會,阿裏每年要定製各種各樣的歌曲,那蝦米音樂人可以用他的技能賺錢。”王皓說。現在,在“尋光計劃”的基礎上,蝦米又增加了“造作行動”“Next Level新聲勢力”兩個原創音樂扶持新項目。

類似展露蝦米音樂“高調”的痕跡處處可循。

最近,蝦米不僅牽手桃園眷村推出音樂月餅禮盒,做起了聯合營銷,還和《縫紉機樂隊》在北京三裏屯搞了一場線下音樂實驗。要知道,以前,蝦米在營銷上幾乎沒有任何動作,以至於有些歌手在上麵發了新專輯,都鮮有人知道。

“過去,蝦米是很低調,沒怎麽做市場活動,不過現在,(蝦米要競爭)品牌也需要曝光嘛,”王皓告訴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

“蝦米為什麽突然變得這麽激進?”小娛問。

“蝦米音樂對阿裏音樂很重要。“王皓答道。

如今在小娛看來,由天天動聽更名而來的“阿裏星球”,請來高曉鬆、宋柯、何炅坐鎮,嚐試在泛娛樂粉絲互動方向進行探索,在今年並入優酷。阿裏音樂版圖,目前可被感知的隻剩蝦米音樂,某種程度上,蝦米音樂就是阿裏音樂,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蝦米音樂能否實現“第一陣營”的野心?

彼時,盜版還是音樂行業常態,“最嚴版權令”還未到來,蝦米音樂靠著先發優勢站穩了腳跟。但風向轉變後,大量非版權音樂遭到下架,蝦米遭受重創。再加上被阿裏收購,整合需要時日,蝦米聲量漸漸弱化。

談及蝦米的處境,王皓坦言:“我們確實落後競爭對手很多”。但他也表示,沒有人打算一直做老三老四,那沒有意義,“我們當然要做第一陣營,(現在)有機會就做了,沒什麽好說的。”

當下,“蝦米還是要先把服務做好,其他都是虛的。”王皓談到了蝦米的產品觀,“為什麽大部分人30歲以後,聽的還是十五六歲時聽的歌?第一他沒有新的信息來源,第二忙於生計,音樂變成了可有可無的事情。蝦米是音樂平台中第一個做推薦引擎的,我們希望做到即使聽眾口味固定下來了,但我們還能不斷幫你發現你原來不知道的音樂,而且能讓你每天聽了之後挺高興。”

另外,“希望每一首歌都能更容易地找到對的那個聽眾,不管他是唱片公司來的大牌明星,還是一個普通音樂人的作品,都可以更快地傳播起來,這才是好的音樂服務。”

做音樂平台當然繞不開版權,在內部信中,阿裏音樂曾提出“廣積糧”的概念,將在音樂版權積累上加大資金投入,最近蝦米音樂與騰訊的合作,也進一步擴充了前者版權曲庫。“和騰訊(合作)就是,它的單子開出來,我的開出來,我的什麽你要,你的什麽我要,大家像點菜一樣打鉤嘛,上麵有一個價格,價格高的我不接受,就不要,價格我覺得合適我就要,就這麽簡單。”

不過話說回來,蝦米現在反超其他對手的難度並不小,王皓自然也有意識到,“我們加把勁,永遠沒有什麽格局已經定下來這件事情,總還是有各種變化的。”

“現在版權購買的方式是不合理的”

經過多年的發展,用戶已經慢慢有了音樂付費的意識,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轉變,但是,如果提到盈利問題,王皓覺得,還要看互聯網代表的新興實力,跟老的唱片行業在什麽時候能達到一個平衡,而這兩年“大家又被版權大戰的事搞亂了陣腳”。

即使接下來各平台可能陸續完成版權轉授合作,王皓認為版權大戰依然沒有結束,“隻要那個商業模式沒有起來,版權大戰還會繼續延續下去的”。

“對於行業來說,我希望大家能夠把賬算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在他看來,今天,沒有哪家的版權係統做得很清楚,尤其在版權大戰,大家去搶資源的時候。“一首歌有大量的人聽,不意味著這首歌的真實價值,或者說它的長久價值可以被表現出來,裏麵有太多泡沫”

王皓給我們舉了一個例子,比方說某音樂選秀節目的歌曲,如果它今天把這些歌再拿出來賣版權,它到底值多少錢?很難去衡量,事實上它可能兩年之後再也沒有人聽了。“但是當有幾個平台開始搶的時候,價格就上去了,它變的像那種賭玉,就是這個玉我還沒有破開呢,我用你的成品,先給你一天價,這個其實是不公平的。”

比較合理的方式是什麽呢?“就是我們製定好分成比例,用戶聽了多少,我就付給你們(唱片公司)多少錢,跟水電費一樣。”王皓最後表示。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