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產警匪劇還有套路外的驚喜嗎

來源:新聞晨報 2017-09-20 01:22:00

  晨報記者 曾索狄

  2014年,一部《使徒行者》以充滿懸念的劇情、生活化的表演,創下不俗的口碑與收視,成為觀眾心目中港產警匪劇的新標杆。三年之後,《使徒行者2》在本周歸來,不僅“卓Sir”苗僑偉、“歡喜哥”許紹雄等熟麵孔悉數亮相,陳豪、宣萱也作為新鮮血液加入。從首播的情況看,港產警匪劇的快節奏和懸念一如既往,但該劇能否帶來一些套路之外的新驚喜,仍有待觀察。

  第二部其實是“前作”

  三年前,《使徒行者》曾掀起收視狂潮,不僅拿下了2014年TVB年度收視冠軍,也創下TVB劇在內地網絡播放量的新紀錄。當時,觀眾最關心的問題就是“誰是臥底”,林峰、苗僑偉、佘詩曼、許紹雄等主演的詮釋更是讓懸念一直堅持到了最後一刻。

  而此次在騰訊視頻和TVB 共同播出的《使徒行者2》,從故事情節上說,更像是第一部的“前作”,僅保留了苗僑偉扮演的CIB高級督察卓凱以及許紹雄扮演的黑幫社團成員覃歡喜兩個重要角色。在首集中,編劇快刀斬亂麻地揭開他們全新的心理狀態與遭遇,其中,卓凱是訓練新人臥底的能手,但手下臥底的意外犧牲、同僚的死亡都讓他有些心灰意冷;尚未進階成黑幫社團大佬的覃歡喜,實際上是潛伏的警方臥底,他急於恢複警察身份,卻因幫派亂鬥而痛失至親;而陳豪和宣萱等扮演的新角色,則揭開了警匪對抗、幫派亂鬥的新故事。

  與第一部一樣,《使徒行者2》 中也不乏反套路的另類情節。比如第一集以緊張的街頭追蹤戲切入,這邊觀眾還在為卓凱和手下5個臥底的勝利而叫好,下一秒警方臥底就被全部炸死,隻有卓凱僥幸逃生。而在之後的情節中,編劇更是“大開殺戒”,從幫派成員到資深探員、臥底家屬,“領便當”的角色是一個接一個,這讓很多觀眾都有些接受不了,“剛以為這個人還有故事,角色立刻就死了。”

  老麵孔端出新形象

  有著正義熱心腸的小混混“爆Seed”,雷厲風行又俏皮可愛的丁小嘉……當年《使徒行者》大獲成功的原因之一,就在於林峰、佘詩曼等演員與角色高度契合,塑造出一個個鮮活的臥底形象。而此次歸來的《使徒行者2》,同樣端出了不俗的陣容,既有苗僑偉、許紹雄等能喚醒老觀眾記憶的熟麵孔,也有陳豪與宣萱等實力派,還有黃翠如、周柏豪、袁偉豪等年輕麵孔。

  其中,最大的驚喜恐怕是過去多以正麵形象示人的陳豪。此次他在劇中出演“長興”社團的新任掌門人魏德信,黑邊眼鏡加卷毛長發的造型乍看有些儒雅,張口閉口引用的都是馬克·紮克伯格等創業者的名言金句,但實際上行事狠辣、心思深沉,在短短幾集裏就不動聲色地在社團中挑起戰火,消滅自己的反對者。

  宣萱扮演的施嘉莉則是一個身份神秘的放債人,她與魏德信及卓凱的接觸都很密切,正邪難辨。從目前播出的內容和預告來看,施嘉莉同時是一個雷厲風行的女強人,舉槍毫不猶豫,這樣的角色定位也頗為符合宣萱一貫的戲路。

  但或許是演員年齡和劇情設定所限,第二部中的幾個重要角色幾乎都有些苦大仇深,與第一部林峰、佘詩曼動輒輕鬆鬥嘴、搞笑的表演大相徑庭。許紹雄扮演的覃歡喜在前幾集中幾乎難現“歡喜”,要麽是苦苦求助想要擺脫臥底工作,要麽抱著喪命的妻子痛哭; 而陳豪、宣萱也更多走起了“高冷”路線,神秘有餘,趣味不足。

  製作升級有彈有讚

  在茶餐廳、按摩房探聽幫派的犯罪事實,在臥底工作之餘不忘談情說愛,執行任務的場所更可能是一個尋常酒家……上一部《使徒行者》,曾以頗具生活化的場麵打動了不少觀眾,卻也暴露出港劇在製作投入和大場麵調度上的短板。

  相比之下,此番企鵝影視與TVB聯手出品,《使徒行者2》整體製作規模明顯提升,不僅走出香港地區前往泰國取景,追車戲、槍戰戲的場麵也更為龐大,徹底拋棄了以往千篇一律的中景、近景、正反打鏡頭的操作模式,用上了航拍以及各種複雜的運動機位。比如,首集中的追車戲讓不少觀眾稱道,場景從泰國街頭一路切換到廢棄倉庫和荒郊野外,這樣的視覺體驗堪比電影大片。

  當然,也有觀眾認為,製作效果雖然提升了,但少了街頭的市井氣息,《使徒行者2》“港味”不那麽純正了。對此,主創團隊此前也曾表示,《使徒行者2》由於在視頻網站播出,在延續港劇精髓的同時,也會更側重年輕視頻用戶的口味。比如在劇情設置上,更偏重於警匪雙方的懸疑角力,第一部中出現較多的家庭戲份幾乎完全沒有。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