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痛的十七歲》:正麵描寫教育不平等與人生多種可能性

來源:雲飛揚2046的博客 2017-09-16 20:09:55

轉載▼

《會痛的十七歲》:正麵描寫教育不平等與人生多種可能性

眾多周知,目前大中小校園存在著諸多不平等,尤其是對待優等生和差生方麵。老師大都喜歡優等生,因為優等生接受知識快,理解能力強,能使老師很有成就感。“差生”由於學習成績差,容易被老師同學歧視,常常成為被遺忘的群體——校園裏的邊緣群體。將於近日上映的電影《會痛的十七歲》,無疑是對這一現象的敏銳捕捉,展現了中學“差生”的種種不易。作為曾經的初中數學老師和班主任,對於徐嬌主演的《會痛的十七歲》表示電影非常浪漫又尖銳的提出了教育不平等的社會話題,片中的班級顯然是牛校中的重點班,依然有著巨大的鴻溝,電影或許能解決大多數問題,然而社會中大多數問題還是需要具體的每個人去紛爭和選擇。

《會痛的十七歲》的獨特之處就在於,以正麵的立場來刻畫學渣夏遠遠,尤其這個學渣還是二次元少女。夏遠遠在劇中受歧視的現象是有跡可循的,主要包括學校歧視、教師歧視、同學歧視和家庭原因等方麵。隨著劇情的發展,這些因素會對夏遠遠的心理產生不利影響,一受到歧視,她就會用敵對的態度去對待周圍的人和事物。事實上,像夏遠遠這樣的“差生”都有強烈的自尊心,更有取得好成績的願望,他們輕視自己卻又怕被別人看不起,在他們的內心世界裏,有深度的自卑感同時又有較強的自尊心,他們不願意受到歧視。不當的教育、相處方式,比如劇中同學的冷落輕視、老師的責罰否定等,不僅人為製造了“差生”,而且還會使“差生”更差。孔子說:“有教無類。”教育對所有的孩子應該都是平等的,教育的宗旨就是讓所有的孩子的能力得到最大程度的發揮,做到人盡其才。

少女懷春的年紀,心思分外敏感,小小的校園裏,徐嬌通過別人的眼光建立自我的身份。當成績成了評判學生好壞的唯一標準,好學生和壞學生也成了校園文化的兩極,殘酷的升學考試將學生劃分成了不同的陣營,徐嬌在這場微觀的校園權利結構的較量當中,被無情地劃向了差生的一邊。教育不公平在大眾成功學的引導下不斷重複,一雨季的少年少女們關於未來的想象被無情地壓抑。

失痛症、神學渣、擁有過去、深藏不露,從人設上來看,徐嬌飾演的夏遠遠可以說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二次元少女。但與之前展現二次元內容的影片不同,《會痛的十七歲》把故事的重心更多地放在了角色內心的塑造上麵。二次元是女主心理的避風港,躲進二次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夏遠遠貌似與同學很遠,如同飄過班級的冷風,其實她的內心火熱,記得每一句善意的語言和表情,她喜歡二次元,其實也渴望在三次元的世界裏有溝通,所以才會畫出同學會的畫卷,《會痛的十七歲》可以說是比以往大部分號稱二次元的影片都更有深度,這是真正從二次元少女的本我視角出發。其實很多號稱二次元的影片在圈內都是飽受詬病的,因為它們呈現出來的往往是三次元認為“膚淺”的表麵。但二次元從來不是表象的熱熱鬧鬧,在熱鬧的表象之下體現出來的卻是文化隔離、溝通障礙等一係列真實的社會問題。

《會痛的十七歲》裏,導演彭發在敘事上利用不同的情感關係來呈現雨季少女的成長。阿Sa老師通過征集學生們的願望來完成對偏見的消弭,作為渴望被理解和引導的敏感少女,徐嬌從阿Sa身上得到了溫柔的力量。同桌顧明耀渴望自由,希望從高強度的複習和緊張的父子關係中解脫出來,阿Sa通過座位調整,讓兩個人在心態上有了互補,顧明耀的課外輔導也讓她重拾了學習的信心。

成長教育中的不公平和片麵之處在《會痛的十七歲》裏以一種戲劇化的方式呈現出來,但總有尊重個體差異的老師來客觀地對待每一位學生,阿Sa的出現是反思校園教育不公平的一麵鏡子。偏見和誤解是難以逃遁的社會慣例,它是長時間累積的觀念,要改變這種現狀,必須先從家庭教育開始。

作為十七歲少年的老師和家長,都有必要去了解孩子們的心理和情感世界,不妨去看看《會痛的十七歲》,對少男少女和二次元人類都會有不同的感受,首先請從了解開始,然後試著溝通和帶入情感。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