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婦”史料申遺成功在即 日本又威脅將“采取行動”

來源:手機人民網 2017-09-15 06:49:00

參考消息網9月15日報道台媒稱,中國大陸、韓國等來自8個國家和地區的民間團體2016年共同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報“慰安婦”史料,這項申遺史料很可能即將在下月審查通過,正式入選。然而,日本國內反對負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經費的抗議聲浪也越來越大,如果“慰安婦”史料成功入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記憶遺產”,勢必又將挑起爭議。

據台灣中時電子報9月14日援引日本《產經新聞》報道稱,針對民間團體下月可能成功推動“慰安婦”史料入選聯合國“世界記憶遺產”一事,日本官房長菅義偉獲悉後表示,日本政府會持續關注聯合國動向,並表示將“堅持立場”並采取行動。

報道稱,“慰安婦”是二戰期間,日本民間強製征召各國女性為日軍提供性服務的受害女性,這些招募對象來自中國大陸、台灣地區、韓國、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地。隨著日本戰敗以後,中國大陸、韓國等地的慰安婦陸續向日本政府提出訴訟,並要求道歉。

報道稱,早在2015年,大陸申請的《南京大屠殺檔案》被成功列入“世界記憶名錄”。當時日本政府就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出建議,希望能夠修改申遺的製度和流程,因此聯合國即將在下月訂出新的審查流程,然後在2018年開始實施,但是在此之前,“慰安婦”史料列入“世界記憶遺產”的部分,則將按照原本的流程進行審查,預計下月就能申請成功。日本的民間團體再抗議、反對日本政府再負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研究經費。

餘下全文

參考消息網9月15日報道台媒稱,中國大陸、韓國等來自8個國家和地區的民間團體2016年共同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報“慰安婦”史料,這項申遺史料很可能即將在下月審查通過,正式入選。然而,日本國內反對負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經費的抗議聲浪也越來越大,如果“慰安婦”史料成功入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記憶遺產”,勢必又將挑起爭議。

據台灣中時電子報9月14日援引日本《產經新聞》報道稱,針對民間團體下月可能成功推動“慰安婦”史料入選聯合國“世界記憶遺產”一事,日本官房長菅義偉獲悉後表示,日本政府會持續關注聯合國動向,並表示將“堅持立場”並采取行動。

報道稱,“慰安婦”是二戰期間,日本民間強製征召各國女性為日軍提供性服務的受害女性,這些招募對象來自中國大陸、台灣地區、韓國、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地。隨著日本戰敗以後,中國大陸、韓國等地的慰安婦陸續向日本政府提出訴訟,並要求道歉。

報道稱,早在2015年,大陸申請的《南京大屠殺檔案》被成功列入“世界記憶名錄”。當時日本政府就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出建議,希望能夠修改申遺的製度和流程,因此聯合國即將在下月訂出新的審查流程,然後在2018年開始實施,但是在此之前,“慰安婦”史料列入“世界記憶遺產”的部分,則將按照原本的流程進行審查,預計下月就能申請成功。日本的民間團體再抗議、反對日本政府再負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研究經費。

資料圖:美國舊金山民眾集會要求日本政府就“慰安婦”問題道歉。8月14日,在美國舊金山,人們在集會上舉著“慰安婦”照片。新華社記者徐勇攝

日本中學采用含“慰安婦”曆史“良心教科書” 頻遭保守勢力恐嚇

參考消息網8月11日報道新媒稱,日本過關的中學曆史教科書,目前僅剩一本“良心教科書”,裏麵記載“慰安婦”曆史。日本媒體統計,目前有38所日本中學采用這一本教科書,但它們卻頻頻受到保守勢力的恐嚇。神戶一所精英中學校長公開控訴,他就因為不肯放棄使用這本書而麵對政治壓力。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8月10日報道,目前,日本市麵上隻有東京都一家出版社發行的曆史教科書提到“慰安婦”曆史,它記載日本在1993年發表承認“慰安婦”曆史的“河野談話”,但為了去年過關也迫不得已按照日本政府意向,在“日本軍強征‘慰安婦’”問題上做出否定說法。日本教育界人士認為,在保守的政治氛圍中,該教科書隻能忍氣吞聲,也因此將之視為一個“有良心的曆史教科書”。

報道稱,日本神戶的私立精英中學“灘”目前采用的就是這本“良心教科書”,該校校長和田孫博對媒體表示,該校使用這一本教科書所麵對的政治壓力很大。2015年,他接到了自民黨的縣議會議員電話,追問為何使用這樣的教材?隔年,該校畢業的自民黨議員也來電要求其停用。

報道稱,和田校長並未向這些政治壓力屈服,但之後有關的壓力卻未有所消減。他告訴媒體,近期這一反對勢力以恐嚇形態出現,他收到了200多張明信片,要求停用這一課本。而且,還將這所學校打入“左派”,指他們是受到“某些國家的思想洗禮”。

據媒體介紹,該校收到的反動明信片,發信人有一些是校友,有一些是地方政府的署名。明信片上還出現美化日本二戰戰爭罪行的圖文。據日本媒體統計,日本全國有38所中學采用這本“良心教科書”教學,除了灘中學,已得知有其他10所同樣收到大量的恐嚇明信片。

日本右翼喉舌《產經新聞》一度在報上列出使用這個教科書的中學,那之後這些學校就被右翼緊盯。日本一些論者認為,這種不肯承認曆史的風潮在安倍政府當權後越吹越盛,不排除背後有一股巨大的政治壓力在主導。

資料圖片:2014年6月2日,來自中國、日本、韓國、菲律賓等國家和地區的聲援團體在日本東京舉行示威,要求日本政府正視曆史,對“慰安婦”進行道歉和賠償。新華社記者 馬平 攝

外媒:日韓外長首晤聚焦“慰安婦”問題

參考消息網8月8日報道外媒稱,日本外務大臣河野太郎和韓國外長康京和在8月7日進行兩人的首次會談,重點放在首爾是否要求重新談判有關“慰安婦”問題的雙邊協議。

據共同社8月7日報道,作為韓國第一位女外長的康京和一直迫切希望重新考慮2015年的這項協議。根據該協議,兩國同意韓國婦女被迫在日本戰時軍中妓院工作的問題得到了“最終並且不可逆轉的解決”。

報道稱,河野太郎的父親河野洋平是日本前外相,他因在1993年擔任內閣官房長官時就“慰安婦”問題發表了標誌性的道歉而聞名。“慰安婦”問題一直是這兩個亞洲國家之間存在長期外交爭執的原因。

一些韓國媒體曾報道,被外界認為親韓國的河野太郎可能傾向於重新談判這項於2015年12月簽署的協議。但是上周成為日本外務大臣的河野已經排除了重新討論該協議的可能性,稱東京將要求首爾“堅定地執行”這一協議。

河野的前任岸田文雄與康京和6月份就該協議進行電話會談時曾發生爭執。康京和是在同一個月就職的。

另據韓聯社8月7日報道,韓國外交部表示,韓國外交部長官康京和與日本外相河野太郎當日在馬尼拉舉行雙邊會晤。

康京和說,韓日雖存在一些難題,但韓方希望兩國通過積極溝通和交流,凝聚智慧,妥善解決相關問題。

河野太郎表示,韓國是日本最重要的鄰國,兩國共享戰略利益,希望能在廣泛領域開展合作,構建麵向新時代的日韓關係。

7日,康京和(左)與河野太郎在馬尼拉參加東盟地區論壇外長會議。(路透社)

日媒:日本新外相拒與韓重談“慰安婦”協議

參考消息網8月4日報道日媒稱,新任外相河野太郎8月3日表示,東京無意重新協商與首爾達成的一項有關“慰安婦”的協議。韓國方麵要求對該協議重新進行協商。

據共同社8月3日報道稱,河野太郎在他作為外相舉行的首場新聞發布會上說,“穩定實施”東京和首爾之間2015年達成的協議是“可取”的。

河野太郎是河野洋平的兒子。1993年,時任日本內閣官房長官的河野洋平向“慰安婦”發表了裏程碑式的道歉。

“慰安婦”問題一直是日本與韓國之間發生外交爭執的根源。

河野太郎發表這番講話之際,韓國文在寅政府已經表示,它希望重新協商日韓2015年12月簽署的有關協議。東京和首爾在這項協議中達成一致意見,認為“慰安婦”問題已經“最終和不可逆轉地”解決。

一些韓國媒體曾經報道,河野太郎似乎較親近韓國,他可能會傾向於對該協議重新進行協商。

8月3日,在日本東京首相官邸,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前排中)率閣僚合影。日本首相安倍晉三3日改組內閣,19名內閣閣僚中,官房長官菅義偉等5名閣僚留任,部分核心閣僚進行了更換。 新華社記者馬平攝

韓國九旬“慰安婦”受害者去世 韓媒:未能等到日本正式道歉

參考消息網7月25日報道韓媒稱,“被日本帝國主義踐踏的(“慰安婦”被害者老奶奶的)一生是悲慘委屈的,她們希望在活著的時候能過獲得(日本政府正式的)道歉。” 這是日軍“慰安婦”被害者中一位叫作金君子(音)的老奶奶平時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她將這一夙願埋在心裏於7月23日上午8時04分在京畿道廣州市的分享之家去世,享年91歲。

據韓國《中央日報》網站7月24日報道,金奶奶直到前一天(22日)還像平時一樣,並無什麽異常。雖然因為行動不便坐著輪椅,但是還在分享之家與其他一起生活的老人聊天,在客廳看電視。她的突然離世讓分享之家充滿了悲傷。

報道稱,金奶奶1926年出生於江原道平昌,是家中三個女兒中的長女。自幼喪父喪母的她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即1942年的時候被強製帶到了中國吉林省琿春慰安所,那時候她隻有17歲。她想擺脫作為日軍“玩物”的生活,幾次試圖逃脫,但每次都以失敗告終。每當這時,她就會受到更殘酷的毆打。因為被毆打而留下了後遺症,金奶奶左耳失聰。在被強征期間,她還多次選擇自殺。

報道稱,直到光複之後,她才重新踏上了日夜思念的故鄉。但她的未婚夫以及親人們紛紛離世,金奶奶在1998年開始在分享之家生活。

報道稱,金奶奶在美國國會聽證會講述了曾經曆過的可怕的過去,讓全世界了解日軍“慰安婦”慘痛的經曆。她於2007年2月在美國聯邦眾議院議員邁克·本田召開的美國議會有關日本“慰安婦”的聽證會上揭露了日軍的罪行,“在慰安所內,每天要接待40多人,經常遭受毒打”。

據悉,金奶奶還是一名慈善捐助者。她將平時從韓國政府那裏得到的生活援助金攢下,並慷慨地捐款給他人。她說,“要用這些錢資助那些像我一樣沒有父母的孩子,讓他們讀書”。如果從日本政府那裏得到公開的道歉和適當的補償,她計劃將這些錢捐給社會。但是她拒絕了由日本政府出資的“和解治愈財團”的治愈金。

報道稱,金奶奶將每月攢下來的約200萬(165韓元約為1元人民幣——本網注)韓元政府補助生活費等如數捐出,分別捐給了美麗財團1億韓元、分享之家1000萬韓元、退村教堂1.5億韓元。

報道稱,她還積極參加每周舉行的周三集會,將“慰安婦”受害者的真實情況告訴大家。

據悉,金奶奶比任何人都歡迎文在寅當選韓國總統。她於2015年12月31日與文在寅相識。當時還是共同民主黨黨首的文在寅在日韓“慰安婦”協議達成後前來安慰“慰安婦”老人們,在文在寅對不承認法律責任的日本政府進行批判後,金奶奶豎起了大拇指稱讚文在寅。

韓國外交部部長官康京和去了金奶奶的靈堂。外交部相關負責人表示,“這是這位外交部長官上任後第一位離世的“慰安婦”受害老奶奶,康京和上月以提名人身份到訪‘分享之家’時還見到了金奶奶,由此結緣,所以決定親自去吊唁”。

報道稱,金奶奶定於25日出殯,地點在分享之家的追慕公園。由於金奶奶的離世,韓國政府登記在冊的238名日軍“慰安婦”被害者中目前僅有37人在世。

資料圖片:2017年6月28日,第1289次要求日本政府解決慰安婦問題的“周三集會”在首爾的日本駐韓國大使館前舉行。(韓聯社)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