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作人:別號的用處

來源:北京文藝網 2017-09-14 08:53:23

圖源匯圖網

  近來做文章的人大抵用真姓名了,但也仍有用別名的,——我自己即是一個,——這個理由據我想來可以分作下列三種。

  其一最普通的是怕招怨。古人有言,“怨毒之於人甚矣哉”,現在更不勞重複申明。我的一個朋友尋求社會上許多觭齧的原由,發明了一種“私怨說”。持此考究,往往適合;他所公表的《作揖主義》即是根據於“私怨說”的處世法,雖然因了這篇文章也招了不少的怨恨。倘若有人不肯作揖而又怕招怨,那麽他隻好用一個別名隱藏過去,雖然這也情有可原,與匿名攻訐者不同,但是不免覺得太沒有勇氣了。

  其二是求變化。有些人擔任一種定期刊的編輯,常要做許多文章,倘若永遠署一個名字,那麽今天某甲,明天又是某甲,上邊某乙,後邊又是某乙,未免令讀者減少興趣,所以用一兩個別名把它變化一下,我們隻須記起最反對用別名的胡適之先生還有“天風”等兩三個變名,就可以知道這種辦法之不得已了。

  其三是“不求聞達”。這句話或者似乎說的有點奇怪,應得稍加說明。近來中國批評界大見發達,批評家如雨後的香菇一般到處出現,尤其是能夠漫罵者容易成名,真是“一覺醒來已是名滿天下”;不過與擺倫不同的,所謂成名實隻是“著名”(Notorious)罷了。有些人卻不很喜歡“著名”,然而也忍不住想說話,為力求免於“著名”,被歸入“批評(或雲評騭或雲平論)家”夥裏去的緣故,於是隻好用別名了。我所下的考語“不求聞達”雖似溢美之詞,卻是用的頗適當的。

  至於我自己既不嘲弄別人,也不多做文章,更不曾肆口漫罵,沒有被尊為“批評家”的資格,本來可以不用別名;——所以我的用別名乃是沒有理由的,隻是自己的一種Whim罷了。

  (編輯:王怡婷)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