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治理共享單車亂停放 義工與運維員“搶活”

來源:北晚新視覺 2017-09-14 10:51:00

2017年9月14日訊,共享單車在一些地鐵、公交車站的亂停亂放、堆積占道給交通秩序和市民生活造成了許多不便。大多數市民雖然厭煩,但也隻是無奈地聽之任之。可在北京1號線沿線,有這樣一群義工,他們每周固定時段準時出現,將地鐵口橫七豎八、雜亂停放的共享單車一一挪到指定地點。“我們都是自願過來的,想著為北京交通秩序和市容環境盡一份力。” 朱春立如是說。

(資料圖 新華社 宋文 攝)

誌願者上街碼單車

“我們慈善義工服務隊從今年四月開始,每星期一、三、五在蘋果園、古城地鐵站開展共享單車碼放行動。”給自己隊伍取名叫“點滴常樂” 的朱春立是老黨員,他表示:“每次出地鐵都發現附近被橫七豎八的共享單車包圍,既難看也擋道,想著點滴做起,組織誌願者去搬車。”

朱春立帶領的碼放單車義工隊共有100多人,其中60多位均為退休老人,年齡最大的一位老太太今年已有70歲。“別看老太太年齡大,身體很健壯,挪車上下都沒有問題。” 朱春立告訴記者,很多上班族早高峰時段匆匆就把單車隨便扔到地鐵口,“不管是什麽品牌的共享單車,老太太都會一輛一輛扶起來,分門別類地在指定區域內重新擺好。”

除了專門展開共享單車碼放的義工,一些維護路口交通秩序的義工也在默默整理共享單車。“我們也是舉手之勞,比如每次出八角遊樂場地鐵站的時候,看到有亂停放的車輛,就會一一碼好。”微眾匯慈善義工服務隊的姚建敏帶領了百十來號誌願者,每周六上午在八角橋附近開展挪車活動,“年齡最大的65歲,年齡最小的也就剛上小學三年級,幫著維護秩序。”

記者試著擺放了幾輛單車,發現相當消耗體力。但當記者詢問滿頭大汗的義工是否辛苦時,姚建敏隻笑笑說:“我們大都出生在五六十年代,和現在年輕人受的教育不太一樣,我們既然決定幹活就得幹好,一向不惜力的,看到擺好的車,覺得既順眼又舒坦。”

不少年輕人看到老人誌願擺放單車,也漸漸學會了在指定地點停放車輛。“我們從不勸人該怎麽放車,就用自己的行動來提示。”朱春立表示,不少人注意到自己好幾次亂停都被人默默整理了,也覺得不好意思,“這也是我們義工公益活動想要傳遞的教育意義。”

希望市民文明規範停車

在一次開展挪單車的過程中,幾名義工向朱春立反映:“他們共享單車平台來了幾個運維人員,和我們‘搶活兒’,還問我們是哪個公司叫來的,酬勞是多少?”

“我告訴這幾個義工說,他們搬他們的,我們搬我們的,我們就是公益活動,甭管別人拿多少報酬。”朱春立告訴記者,不過為了避免重複勞動,義工們和運維人員自動劃分了分工地盤,“蘋果園馬路南側是運維人員的,北側則是我們的義工。古城地鐵麵兒廣些,運維人員就隻負責南麵,西麵、北麵都是咱們管。”

沒過幾天,那幾個義工告訴朱春立,那幫來“搶活兒”的運維人員不見了。“人是有償服務,多給錢多幹,少給錢不幹,可能偶爾上麵整治得緊,他們才出現得頻繁些。”朱春立表示,自己帶領的隊伍整理單車已經常態化,還會和共享單車的運維人員溝通協作,“雖說是早上七點開始活動,但很多老人恨不得天一亮就起來搬車,摩拜、ofo的地麵服務人員基本都認識我們。”

不過,也有人來聯係過朱春立的義工隊員,說幫忙搬3次單車可以獎勵兩張地鐵票等。“我跟隊員說,咱們就是公益服務義工,如果想著賺取報酬,那還不如去做小時工。”朱春立認為,大夥兒不能忘記展開公益活動的初衷,“可能我們現在做大了,有公司想來找我們合作,但我們就是想誌願宣傳文明出行,用行動提醒市民把單車自覺停到指定地點。”

來源:北京晚報 實習記者 袁璐

2017年9月14日訊,共享單車在一些地鐵、公交車站的亂停亂放、堆積占道給交通秩序和市民生活造成了許多不便。大多數市民雖然厭煩,但也隻是無奈地聽之任之。可在北京1號線沿線,有這樣一群義工,他們每周固定時段準時出現,將地鐵口橫七豎八、雜亂停放的共享單車一一挪到指定地點。“我們都是自願過來的,想著為北京交通秩序和市容環境盡一份力。” 朱春立如是說。

(資料圖 新華社 宋文 攝)

誌願者上街碼單車

“我們慈善義工服務隊從今年四月開始,每星期一、三、五在蘋果園、古城地鐵站開展共享單車碼放行動。”給自己隊伍取名叫“點滴常樂” 的朱春立是老黨員,他表示:“每次出地鐵都發現附近被橫七豎八的共享單車包圍,既難看也擋道,想著點滴做起,組織誌願者去搬車。”

朱春立帶領的碼放單車義工隊共有100多人,其中60多位均為退休老人,年齡最大的一位老太太今年已有70歲。“別看老太太年齡大,身體很健壯,挪車上下都沒有問題。” 朱春立告訴記者,很多上班族早高峰時段匆匆就把單車隨便扔到地鐵口,“不管是什麽品牌的共享單車,老太太都會一輛一輛扶起來,分門別類地在指定區域內重新擺好。”

除了專門展開共享單車碼放的義工,一些維護路口交通秩序的義工也在默默整理共享單車。“我們也是舉手之勞,比如每次出八角遊樂場地鐵站的時候,看到有亂停放的車輛,就會一一碼好。”微眾匯慈善義工服務隊的姚建敏帶領了百十來號誌願者,每周六上午在八角橋附近開展挪車活動,“年齡最大的65歲,年齡最小的也就剛上小學三年級,幫著維護秩序。”

記者試著擺放了幾輛單車,發現相當消耗體力。但當記者詢問滿頭大汗的義工是否辛苦時,姚建敏隻笑笑說:“我們大都出生在五六十年代,和現在年輕人受的教育不太一樣,我們既然決定幹活就得幹好,一向不惜力的,看到擺好的車,覺得既順眼又舒坦。”

不少年輕人看到老人誌願擺放單車,也漸漸學會了在指定地點停放車輛。“我們從不勸人該怎麽放車,就用自己的行動來提示。”朱春立表示,不少人注意到自己好幾次亂停都被人默默整理了,也覺得不好意思,“這也是我們義工公益活動想要傳遞的教育意義。”

希望市民文明規範停車

在一次開展挪單車的過程中,幾名義工向朱春立反映:“他們共享單車平台來了幾個運維人員,和我們‘搶活兒’,還問我們是哪個公司叫來的,酬勞是多少?”

“我告訴這幾個義工說,他們搬他們的,我們搬我們的,我們就是公益活動,甭管別人拿多少報酬。”朱春立告訴記者,不過為了避免重複勞動,義工們和運維人員自動劃分了分工地盤,“蘋果園馬路南側是運維人員的,北側則是我們的義工。古城地鐵麵兒廣些,運維人員就隻負責南麵,西麵、北麵都是咱們管。”

沒過幾天,那幾個義工告訴朱春立,那幫來“搶活兒”的運維人員不見了。“人是有償服務,多給錢多幹,少給錢不幹,可能偶爾上麵整治得緊,他們才出現得頻繁些。”朱春立表示,自己帶領的隊伍整理單車已經常態化,還會和共享單車的運維人員溝通協作,“雖說是早上七點開始活動,但很多老人恨不得天一亮就起來搬車,摩拜、ofo的地麵服務人員基本都認識我們。”

不過,也有人來聯係過朱春立的義工隊員,說幫忙搬3次單車可以獎勵兩張地鐵票等。“我跟隊員說,咱們就是公益服務義工,如果想著賺取報酬,那還不如去做小時工。”朱春立認為,大夥兒不能忘記展開公益活動的初衷,“可能我們現在做大了,有公司想來找我們合作,但我們就是想誌願宣傳文明出行,用行動提醒市民把單車自覺停到指定地點。”

來源:北京晚報 實習記者 袁璐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