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網上賭場

來源:網易新聞 2017-09-14 07:37:00

(原標題:瘋狂的網上賭場)

瘋狂的網上賭場

開設賭博網站,賭客趨之若鶩,僅案發前三個月,嫌疑人用於接收賭資的銀行賬戶內資金額即高達15億元

 

  歐博賭博網站的登錄界麵及視頻截圖

有人列出了賭博的十大危害:損健康、生貪欲、離骨肉、生事變、壞心術、喪品行、失家教、費資財、耗時間、毀前程。害處如此之多,但仍有人沉迷其中。

2015年10月23日,山東省安丘市檢察院以開設賭場罪、賭博罪批準逮捕蘇星等13名犯罪嫌疑人。經核查,該網絡集團賭資總額為15億元。2016年3月23日,該案移送安丘市檢察院審查並提起公訴。因為此案牽涉香港、台灣地區,安丘市法院已將本案移送濰坊市中級法院審理。目前,該案仍在審理過程中。

詐騙案牽出網絡賭博

詐騙案嫌疑人銀行流水記錄顯示,他與開戶行在廣東中山的幾個賬戶交易頻繁,往來資金總額超過10億餘元。這些資金做什麽用了?

2014年11月,犯罪嫌疑人張濤因涉嫌詐騙罪被濰坊市公安局立案偵查。當偵查人員根據張濤的銀行流水查詢贓款去向時,不禁大吃一驚!張濤銀行流水記錄顯示,他與開戶行在廣東省中山市的幾個賬戶交易十分頻繁,往來資金總額累計達10億餘元。這些與張濤頻繁交易的人究竟是誰?這些資金都做什麽用了?

據張濤交代,2011年開始,他沉迷於賭博。後來,他從百度推廣上搜到了一個名稱為“申博太陽城”的賭博網站,便下載了該客戶端。一開始,張濤在網站上申請的是普通會員賬號,主要玩百家樂,每次投注數額不大,有輸有贏,總體算下來還是賺的。漸漸的,張濤覺得這種“小打小鬧”的賭博方式已不能滿足自己的欲望。於是,他在網站上注冊了一個代理賬號,並找到一群跟自己“誌同道合”的人,租住在濰坊市奎文區匯泉飯店,一起研究起了賭博技巧。之後,張濤放棄了正常工作,把全部精力用在賭博上。

由於把賭博當做了“事業”,這些人投注的數額也大了起來。但是,“十賭九輸”,張濤等人很快將家產輸了個精光。此時的他們,輸得越多越不甘心,結果,張濤陷入了最後的瘋狂。他開始冒充各種身份偽造合同詐騙他人財物,並很快將騙來的9000餘萬元輸掉了。

偵查人員一邊順著銀行卡注冊持有人的信息繼續摸排,一邊繼續訊問犯罪嫌疑人張濤,最終確定“申博太陽城”是一家網絡賭博公司,該公司租用的辦公地址在香港、菲律賓等地,且公司幕後人員反偵查意識很強,嫌疑人的具體身份一時難以查明,這使得此起案中案陷入僵局。

在長達半年多的時間裏,偵查人員多次往返上海、廣州等地,最終揭開了謎底。

賭客趨之若鶩

絕大多數參賭人員來自內地,嫌疑人安排專門人員到廣東、河南等地高價購買各個銀行的銀行卡,用於賭資的流轉。

犯罪嫌疑人蘇星,在廣東深圳賣雪茄煙積攢了一定的積蓄後,於2000年取得了香港居民身份,在香港設立了“恒信貴金屬有限公司”。

在公司經營過程中,公司代理部的主管鄧博找到了蘇星,說他打算建一個賭博網站,並提出自己跟“申博太陽城”賭場非常熟悉,如果想建賭博網站,可以先做“申博太陽城”賭場的代理。並且,他還給蘇星吃了一顆定心丸,稱如果以後出了事,由他負責。

平時就喜好賭博、見識過開設賭場獲巨利的蘇星同意了。鄧博融資2200萬元,但他拿到這些錢後,馬上去澳門賭博,一下子輸掉了2000萬元,鄧博與蘇星隻好先用剩下的200萬元創建網站。為了節約開支,蘇星將“恒信貴金屬有限公司”的部分員工直接派給了鄧博。為掩人耳目,蘇星、鄧博將新建立的賭博公司稱為“B公司”,兩人微信、短信等聊天時,也一直用B公司稱呼這家賭博公司。同時,B公司的財務報表都是用蘇星自己設計的格式來記錄,裏麵幾乎全是字母和數字,外人根本不知道這家公司的財務狀況。

B公司賭博網站的頁麵設計、後台服務器的鏈接租用、接入等都是由鄧博、蘇星共同商定後,由鄧博具體操作。賭博網站頁麵鏈接多個賭博係統:“申博太陽城”“寶盈”“對戰”“AG亞遊”等。同時,從賭博網頁上可以申請會員,申請好會員後,再按照賭博網站的頁麵提示,聯係B公司客服,客服會詢問參賭人哪個銀行轉賬方便,再根據參賭人說的銀行,給參賭人一個相應的銀行卡賬號。參賭人把資金打進來後,B公司的財務人員會把資金加到他要賭博的係統中去,這樣,參賭人就可以進入相應的係統賭博了。賭博的方式有“百家樂”“龍虎”等方式。賭博結束後,參賭人有輸也有贏,參賭人賬戶裏的資金會被打回其提供的銀行賬號。其中,內地的參賭人占到該網站所有參賭人98%以上。

郭某是一名參賭人員,今年50多歲,廣州市人,經營一家小型加工廠。一個偶然的機會,他點開了郵箱中的一封垃圾郵件,網頁自動跳轉到了一個網絡賭博網站。他抱著試試看的心理投了2萬元本金,沒想到,才過了幾個小時,他就賺了40餘萬元。郭某大喜,繼續投注,但沒想到手氣急轉直下,不僅之前贏的錢全都輸回去,自己還倒賠了幾十萬元。這樣的落差讓郭某很不甘心,之後近1個月的時間裏,他常偷偷在公司裏賭博,總共輸掉了292萬餘元,公司差點破產。

因為絕大多數參賭人員來自內地,所以蘇星、鄧博安排專門人員到廣東省、河南省等地高價購買各個銀行的銀行卡,用於B公司賭資的流轉。此外,B公司還通過第三方支付平台收取參賭人的賭資,參賭人將賭資先打到和B公司簽約的第三方支付平台上,第三方支付平台再跟B公司結算。為了逃避銀行監管和司法機關查處,B公司每隔兩三個月就要更換多個銀行卡。

B公司開設時的地址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左敦,後來公司搬至了台灣省台北市。B公司中的財務總監Jerry和客服部的人長期在台灣、香港,分別從事招攬參賭人、代理商的工作。

嫌疑人獲利驚人

僅案發前三個月內賭博係統後台中固定的數據,嫌疑人用於接收賭資的銀行賬戶內的資金額即高達15億元。

為了獲取更大的利潤,蘇星、鄧博二人不滿足於僅將網站接入他人研發的賭博係統。從2013年起,兩人在原賭博網站的基礎上,開始籌備建設“歐博”賭博係統。

歐博賭博係統於2015年1月正式上線。歐博技術維護團隊起初在台灣,後遷至菲律賓,視頻基地位於菲律賓馬尼拉,非法獲利數額特別巨大。賭場的形式是在菲律賓等地租一間攝影棚,攝影棚裏的擺設與實體賭場是一樣的,有賭桌、有荷官發牌,隻是沒有實際的賭客。攝像後,視頻會通過網絡傳輸出去,實際的參賭人通過網絡進行賭博。為了緩解視頻傳送的延遲,蘇星、鄧博又使用他人身份證件在上海租用了服務器,用於視頻加速服務。

蘇星、鄧博作為賭場的最上級,負責製作賭博視頻,傳輸至賭博係統中,然後接入網絡。他們的獲利手法有兩種:一是將賭博係統租給其他人,承租者成為蘇星、鄧博的下級,再由下級招攬客人參與賭博。蘇星、鄧博的下級不僅有一級代理的情況,還有多級代理的情況,然後蘇星、鄧博向係統的下一級(接入係統的網站)收取租金;二是拆賬的模式,就是按照莊家的輸贏,蘇星、鄧博按照3%的比例提成。莊家贏了錢,蘇星、鄧博就從贏的錢當中獲利3%。

這套係統有專門的技術團隊負責建設及運行維護,同時負責將歐博係統接入到各個網站和網絡的接入點。

係統采用多層級運營模式,每場賭局都通過網上投注和銀行賬戶資金結算的方式進行運作。網站人員構成呈“樹狀”組織結構,等級由上到下依次為“股東”“總代理”“地區代理”“二級代理”和“會員”,成員之間互不相識,各自發展自己的賭盤。各級代理都持有一個6位數的代理賬號,要想獲取更多利潤,必須不斷發展“下家”,級別越高,能開設的賭博賬號就越多,從賭注中分獲的利潤也越大,這刺激著參賭人一方麵沉迷於賭博,另一方麵則積極發展下線,成為級別更高的莊家。截至案發,歐博係統同時上線的人員均保持在五六千人左右。

在網絡賭博運營的過程中,也有不少“頭腦靈活”的人看到了“商機”。同案被告人蕭某、何某等人就專門開設了“資金兌換店”,利用收購來的以他人名字注冊開戶的銀行卡,為蘇星、鄧博賭博集團在內地收取的賭資進行接收、流轉和兌換。

經司法審計,僅案發前三個月內賭博係統後台中固定的數據,蘇星、鄧博在管理經營網絡賭博時,用於接收賭資的銀行賬戶內的資金總額就高達15億餘元。

(嫌疑人為化名)

案後說法

山東省安丘市人民檢察院公訴科副科長 張雲龍

近年來,隨著網絡技術的發展,網絡賭博這種新型犯罪活動也迅速蔓延,而網絡賭博的隱蔽性強,危害性非常大,參賭人幾乎沒人能全身而退。在短短數天時間裏,那些幻想著一夜暴富的人最終大多都傾家蕩產,一些人因欠了一身賭債,不停地參與賭博來爭取“翻身”的機會,結果卻是越輸越多。

此案案情比較複雜,涉案人員眾多,且分屬不同地區,主要犯罪嫌疑人蘇星還是香港居民,在辦理過程中還需要注意法律適用、地域管轄、級別管轄等問題。

根據我國刑法有關規定,利用互聯網、移動通訊等終端傳輸賭博視頻、數據,組織賭博活動,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以開設賭場罪追究刑事責任:1.建立賭博網站並接受投注的;2.建立賭博網站並提供給他人組織賭博的;3.為賭博網站擔任代理並接受投注的;4.參與賭博網站利潤分成的。

明知是賭博網站,而為其提供下列服務或幫助的,屬於開設賭場罪的共同犯罪,以開設賭場罪追究刑事責任:1.為賭博網站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器托管、網絡存儲空間、通訊傳輸通道、投放廣告、發展會員、軟件開發、技術支持等服務,收取服務費數額在2萬元以上的;2.為賭博網站提供資金支付結算服務,收取服務費數額在1萬元以上或者幫助收取賭資20萬元以上的;3.為10個以上賭博網站投放與網址、賠率等信息有關的廣告或者為賭博網站投放廣告累計100條以上的。

以營利為目的,聚眾賭博或者以賭博為業的,以開設賭場罪追究刑事責任。

與此同時,對參與賭博活動的,視情節給予治安處罰;對明知莊家、賭頭等進行賭博犯罪活動,而為其提供資金、計算機網絡、通訊、費用結算等直接幫助的,以賭博罪的共犯論;尚不夠追究刑事責任的,依照有關規定給予治安處罰;對以賭博為誘餌,騙取投注款潛逃的,以詐騙罪追究刑事責任。

(山東省安丘市人民檢察院公訴科副科長 張雲龍)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