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躍亭的敦刻爾克:出國70天瓦解樂視非上市體係

來源:DoNews 2017-09-14 10:46:47

7月6日上午承諾“盡責到底”、下午卸任樂視網董事長的賈躍亭,很快就遭遇了一個新的危機。

起因是樂視金融7月中旬到期的一款名為“樂享其成”的理財產品。知情人士透露,這款產品最終債權人實為樂視致新,但數月以來,包括致新在內的樂視上市體係在孫宏斌手中資金“隻進不出”,產品到期後如何籌集資金兌付,成了孫宏斌與賈躍亭的分歧爭議。

此時,已有多名用戶反映兌付困難。作為樂視非上市體係最後一塊“保持正常運轉”的業務,樂視金融眼看也要落入危機之中。

保,還是棄,賈躍亭需要做一個決斷。

一位互聯網金融行業人士向深網表示,樂視金融擱淺,所影響的很可能不僅是其自身的商譽問題,一旦監管部門因延付問題介入,樂視金融原先被質疑的“自貸自融”問題可能被坐實,後果不堪設想。

根據《網貸暫行辦法》第十條,“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不得從事或接受委托為自身或變相為自身融資。”如果最後被判定違規,是已然身處敏感期的賈躍亭不願看到的。

“最終,賈躍亭自掏腰包幾個億,解決了這次兌付危機”,上述知情人士向騰訊深網透露。針對該說法,深網未從樂視金融內部獲得求證。

而就在一個月後,樂視網8月29日發布的2016中報顯示,樂視金融將被劃歸樂視網上市體係。

這一係列動作的背後,是賈躍亭與孫宏斌之間不斷的博弈和合作。

在樂視帝國最危險的最近70天裏,遠在美國的賈躍亭雖然離場,但依舊在緊鑼密鼓的操盤最後的善後事宜。

賈躍亭曾一手打造的電視、體育、手機、汽車、內容、金融、雲平台七大樂視生態,隨著樂視影業和樂視金融注入孫宏斌掌控的上市資產、樂視體育和易到的轉讓、樂視控股的空心化,如今僅剩樂視手機的命運懸而未決。

事實上,所謂的樂視非上市體係如今已經瓦解,一旦樂視手機的出路塵埃落定,賈躍亭實際上就可以從樂視完全抽身,未來僅僅聚焦在汽車業務,這也寄托了賈躍亭事業翻盤的最後希望。

然而,紛繁龐大的關聯交易和資金糾葛,使得留下的這盤殘局比想象中更難以收拾。

此時,一年多前就計劃撤退並押注汽車的賈躍亭,和接盤後正著手複興樂視的孫宏斌,站在了棋局的兩端——他們倆誰才能開辟出樂視的下一個未來?

樂視金融的隱秘杠杆

仿佛一夜之間,樂視金融成了新的變量。

雖然樂視金融在“七大體係”中最為低調,但其承擔的職能卻絕不簡單。

以出現兌付危機的理財產品“樂享其成”為例,該係列產品除了個別明確標注投資標的外,絕大部分標注的交易債權均為重慶樂視商業保理有限公司(下稱“樂視保理”)轉讓的應收賬款收益權。樂視保理是樂視投資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下稱“樂視投資”)的全資子公司。

根據當時樂視金融官網對“交易資產標的”的說明,這筆應收賬款收益權的最終債務人為“大型綜合性集團旗下注冊資本2.6億元專業從事電子產品研發生產的科技類公司”。

騰訊科技通過查詢樂視致新的工商信息獲知,在2016年12月20日至2017年1月18日期間,其注冊資本正是2.6億元。

這隻是巧合嗎?在樂視網發布的2017半年度報告中,樂視網對樂視保理的資金拆借也赫然在列。

這意味著,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樂視金融都在為樂視致新等樂視係公司輸血,其戰略意義不言自明。

但這一地位,在孫宏斌、賈躍亭著手分割之際,卻成了隨時可能會引爆的炸彈。

一個最顯而易見的困局是,即便暫時保住了樂視金融“100%曆史兌付率”,但“樂享其成”後續一係列產品的兌付仍懸而未解。

賈躍亭又和孫宏斌坐回了談判桌前。接近交易的樂視內部人士透露,賈躍亭“自掏腰包”保住樂視金融商譽,進而維持樂視金融的自身價值,是其與孫宏斌進行下一步談判的前置條件,“將樂視金融債轉股抵債是最好的辦法。談判有兩個核心點,一個是樂視金融的兌付如何處置,一個涉及樂視金融控股股東樂帕營銷,後者的控股股東與樂視網的關聯交易十分複雜”。

據了解,樂帕營銷的控股股東樂榮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下稱“樂榮控股”),亦是樂視電子商務(北京)有限公司(下稱“樂視電子商務”)的控股股東。

僅樂帕營銷和樂視電子商務兩家公司,截至今年6月30日樂視網對其的應收賬款餘額合計就達到了5.42億元人民幣。

這筆交易的關鍵在於,如若樂視金融“抵債”成功,其股權價值將衝抵部分原先如樂帕營銷、樂視電子商務等對樂視網的欠債;同時,樂視金融回到孫宏斌治下,其兌付問題也將一並解決。

此時的賈躍亭已經沒了太多議價空間。

孫宏斌煩惱:48億欠款追討難題

相對於樂視紛亂龐大的殘局,樂視金融問題的解決仍顯得杯水車薪。

根據2017半年報告,樂視網關聯方應收賬款額為52.41億元,占應收賬款總額的51.85%。在這其中,應收賬款餘額超過億元的共有9家公司,9家公司款項合計為48.78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欠款高達23.05億元的樂視智能終端科技有限公司,與上文提到的樂視電子商務和樂帕營銷,均由北京百樂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下稱“百樂文化”)的全資子公司百分百控股。而百樂文化僅有兩名股東,賈躍亭持股99%,賈躍亭的姐姐賈躍芳持股1%。

另一個欠款大戶,樂視移動智能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同樣由賈氏家族實控,其法人代表為賈躍亭的哥哥賈躍民。

可以看出,樂視非上市體係相對於樂視網大量未歸還資金,已經為“新樂視”的前景造成巨大壓力。

但此時,賈躍亭手中樂視非上市體係可處置的優質資產,已經幾近枯竭。

上述48億欠款未來如何歸還上市公司?賈躍亭遲遲沒有歸國,更讓外界對這個問題難以樂觀。

值得一提的是,數月以來,賈躍亭還曾將個人資金撤出樂視上市體係。

早在2015年,賈躍亭減持套現兩筆共計57億資金,賈躍亭承諾全部借給樂視網作為營運資金,免收利息;樂視網歸還資金後在6個月內全部用於增持樂視網。

在2015年6月,賈躍亭也確實借出了第一筆款項,協議稱金額不少於25億元。

然而,截至2016年12月31日,賈躍亭及其姐姐賈躍芳沒有簽訂與樂視網第二期借款協議,反倒在第四季度樂視資金最為艱難的時刻收回了約30億元借款。當時,賈氏姐弟在樂視網的借款總額,從2015年底時的近35億元,大幅縮減到2016年底的不到4.5億元。

而在最新的2017中報中,賈氏姐弟更是在近期將最後的約4.5億元款項全額收回。

這意味著,處理完樂視金融、易到、樂視體育等資產,除了樂視手機和酷派,賈躍亭的“撤退”已接近完成。而即便手機業務以最壞的破產結局來評估,賈躍亭真正個人要承擔的經濟損失可能並非那麽嚴重。

在迎接新的“曆史階段”後,賈躍亭再也沒有提及歸國事宜。安心呆在美國和香港的他,正投身他的“汽車夢”-----這是他眼中讓樂視翻盤的最後希望。

非上市體係的悲觀結局

正如賈躍亭此前所言,樂視分為三部分,樂視網、樂視非上市體係、樂視汽車。當前的情況是,前兩塊正被逐漸處理,惟有第三塊,賈躍亭依舊完全掌控;而不同部分業務之間的隔離,也絕非隻存在樂視網與樂視控股為中心的非上市體係中,第三塊也已做出了區隔。

一位樂視內部人士告訴騰訊科技,此前作為樂視非上市體係中樞的樂視控股,已經名存實亡,幾輪裁員過後,留下的核心員工有不少在近期被轉移到了樂視汽車體係。

有趣的是,轉移到樂視汽車體係後,這些員工卻被要求重新入職,但原先在樂視控股的工齡均不被折算。

而比起絕大多數原先在樂視非上市體係的“棄子”,他們已經幸運太多。事實上,此前離職或裁員的前員工,時至今日,仍有很大一部分還未拿到7月及之後的工資。

先是在7月10日發薪日拖欠6月工資。8月10日時,樂視非上市體係終於發放了6月工資,但7月的薪資繼續拖欠。當時樂視控股一位高層透露,8月10日中午賈躍亭在香港緊急談成了一筆融資,就是為了下午保證這次6月薪資發放。

但一位業內人士直言,中午在香港簽合同,下午就到賬,這個說法不太現實。

更多的非上市體係員工被裁員或者主動選擇離職。

“最近的裁員,已經從開始的N+1補償,被砍到了N,但很多人還是很樂意的接受了”,一位近期離職的前樂視員工告訴騰訊科技,裁員名額已經成了福利。

很顯然,在這場已持續近一年的“危機長跑”中,絕大部分非上市體係員工已經沒了耐心。畢竟,在可預見的將來,隻會有“兩個樂視”-----美國的賈躍亭以及汽車業務,國內的孫宏斌和樂視網上市體係。

值得注意的是,今日有媒體報道稱,賈躍亭已申請美國綠卡,而一名洛杉磯律師助理還曝光了一份賈躍亭的irrevocable living trust (不可撤銷的生前信托),其中一份草稿文(THE YT IRREVOCABLE TRUST )顯示,他給女兒留了7500萬美金,約合五億人民幣,賈躍亭夫人甘薇是信托基金守信委托人。最後的信托基金款項據悉將從法拉第公司的資金池打入。

在深網此前的報道《樂視悲劇:賈躍亭的信守與撤離》中曾指出,即便樂視控股係公司出現最糟的情況,賈躍亭似乎也不再有太大損失,在將重心轉移至汽車項目的那天起,結局就已經注定。如果孤注一擲拯救樂視生態,一旦失敗賈躍亭可能變得一無所有,而把所有資金和資源押注在樂視汽車,顯然是更為理智的選擇。如此,賈躍亭還會選擇 all in 拯救樂視非上市體係公司嗎?

兩個樂視的自救

即便完成了“兩個樂視”的格局切分,若想探索出樂視的新未來,依舊充滿挑戰。

“錢的問題隻是一方麵,更嚴重的問題是,即便是留下來的員工,也有很多對公司缺乏信心”,一位仍在樂視就職的中層告訴騰訊科技。

為了應對這一現狀,近期,兩個樂視不約而同的召開閉門會,試圖描繪出各自的新藍圖。

樂視汽車依舊將法拉第未來(FF)作為核心。根據新上任的樂視汽車中國COO高景深的表述,樂視汽車在下一階段將聚焦五大核心業務:國內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申請;LeSEE莫幹山工廠建設;與美國同步規劃建設研發體係,提升整車研發能力;在研發、製造、供應鏈等領域進一步打通中美協作體製;協助FF製定實施FF 91國內銷售策略並進行銷售準備工作。

由於樂視汽車國內項目仍毫無眉目,FF旗下FF91幾乎是當前樂視汽車業務的唯一工作重心。除此之外,樂視汽車聲稱,其新一輪融資或於近期敲定。

事實上,樂視汽車的融資已經從年初拖延到現在。考慮到圍繞賈躍亭的信任危機並未解除,樂視汽車及FF目前的融資勢必深受影響。

相比之下,孫宏斌的樂視也急需回到正軌,扭轉近半年危機業績和收入利潤不斷下滑的頹勢。

騰訊科技了解到,除了業務層麵的集中調整,孫宏斌近期還與多家銀行及投資機構接觸,以其解決樂視當前的資金困境。

一位參與“新樂視”閉門會的樂視內部人士告訴騰訊科技,雖然外界有傳言說孫宏斌在考慮賣掉樂視,但事實上孫宏斌對重振樂視業務的熱情很高,“新樂視”易主的可能性並不大。

但在樂視的複興規劃中,出讓一部分股份極有可能被放上了日程。

“樂視當前的商譽降到了曆史最低點,改名也無濟於事”,一位與樂視高層有過接觸的人士告訴騰訊科技,孫宏斌拿出的方案很可能是引入BAT級別的戰略投資者,“樂視電視和影業仍有吸引力,已經有潛在投資者在談”。

隻是,僅僅依靠孫宏斌的個人背書,能為樂視網的資金和業務帶來的幫助畢竟有限,和賈躍亭主導的汽車業務一樣,二者的自救之路都注定充滿艱辛。

來源:深網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