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在敘勢力將崩潰 大國博弈難迎和平?

來源:中國新聞網 2017-09-13 13:31:00

  “伊斯蘭國”在敘最後據點行將崩潰

  敘利亞依舊難迎和平曙光

  美國支持的敘利亞反對派武裝9日表示,他們在敘東部代爾祖爾省開展新的軍事行動,打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同時,俄羅斯支持的敘利亞政府軍也在同一地區進攻“伊斯蘭國”。一位敘利亞官員說,盤踞在代爾祖爾市的“伊斯蘭國”勢力正在崩潰。

  三年多來,國際社會同“伊斯蘭國”的鬥爭經曆了防禦、相持和反攻三個階段。不過,在“伊斯蘭國”節節敗退後,各方勢力勢將紛紛填補其留下的權力真空,搶占“勝利果實”。因此在短期內,經曆嚴重戰爭創傷的敘利亞依舊難以迎來和平與和解的曙光。

  俄全力助敘收複代爾祖爾

  現階段,“伊斯蘭國”在敘利亞、伊拉克等國收縮態勢明顯。去年敘利亞政府軍成功奪回阿勒頗市,解放了敘境內大部分城市。今年5月,敘政府軍加快進攻節奏,實施“偉大黎明”行動,相繼從“伊斯蘭國”手中奪回拉卡省、代爾祖爾省的多處失地,並於8月初收回“伊斯蘭國”在霍姆斯省的最後據點———蘇赫奈市,為解放“伊斯蘭國”最後的據點代爾祖爾市鋪平了道路。

  為防止美國支持下的敘利亞庫爾德武裝從拉卡順幼發拉底河南下攻城略地,敘政府軍搶先一步,在俄軍的火力支持下向東挺進,率先在代爾祖爾市與“伊斯蘭國”遭遇。

資料圖:當地時間9月5日,作為俄海軍地中海上常備作戰力量執行任務的黑海艦隊“埃森海軍上將”號護衛艦向代爾祖爾地區的“伊斯蘭國”設施發射了“口徑”海基巡航導彈。

  代爾祖爾省是敘主要產油區。三年前,從拉卡經代爾祖爾一直到伊拉克安巴爾省,幼發拉底河兩岸城鎮被“伊斯蘭國”所控製,而代爾祖爾市則被“伊斯蘭國”團團包圍,近1萬名平民和敘政府軍137旅的5000名士兵孤守城區。今年8月以來,敘政府軍占領“伊斯蘭國”控製的一處兵營,決心與代爾祖爾城內的軍隊勝利會師,卻遭到“伊斯蘭國”武裝分子的頑強阻擊,推進速度較為緩慢。

  為加快進攻速度,敘政府軍請求俄羅斯提供火力支援。部署在地中海的俄黑海艦隊“埃森海軍上將”號護衛艦多次發射巡航導彈,摧毀了“伊斯蘭國”在代爾祖爾省的軍火庫和據點。9月5日,俄方派出兩架戰機,摧毀了“伊斯蘭國”在代爾祖爾省的一處指揮所和通訊站,打死該極端組織的“戰爭部長”和“財政部長”等多名高官。“戰爭部長”哈利莫夫原為塔吉克斯坦內務部特警部隊指揮官,後受訓於美國,其葬身於俄軍空襲無疑加快了敘政府軍收複代爾祖爾省的進程。敘政府軍與“伊斯蘭國”終極對決的序幕即將拉開。

  大國在敘博弈恐將升級

  隨著伊拉克、敘利亞和黎巴嫩三國政府軍、黎巴嫩真主黨、敘利亞民主軍及其支持者分別從東、南、西、北四麵合圍,“伊斯蘭國”喪失了從拉卡到代爾祖爾等幼發拉底河沿岸的一係列據點、最終走向覆滅乃大勢所趨。然而,即便“伊斯蘭國”從版圖上消失,敘利亞局勢仍將撲朔迷離。

  首先,“伊斯蘭國”組織恐將死而不僵。極端分子很可能在“亡國”後化整為零,或隨難民逃出,或潛伏至平民中,或回流至母國積蓄力量,伺機發動“獨狼式”襲擊,甚至不排除以下可能:極端分子改頭換麵,在埃及西奈半島、阿富汗、也門、利比亞等動蕩地區建立新的“大本營”,成立新的極端組織。

  其次,“基地”組織恐將重獲主導權。三年來,“伊斯蘭國”風頭一度蓋過“基地”組織。今年前者失勢後,“基地”組織已重新扛起全球“聖戰”的大旗。如成立於2012年的“努斯拉陣線”原本是“基地”組織在敘利亞的分支機構,後得到美、歐、土耳其和海灣國家的支持而獨立門戶,成為敘利亞反對派的主力。該組織雖於2015年與其他組織合並成立“征服之軍”,宣布脫離“基地”組織,但仍受後者影響。今年1月,它又與其他三個極端組織合流,成立“沙姆解放組織”。“沙姆解放組織”與“基地”組織意識形態一脈相承,在資金、人員和裝備等方麵保持千絲萬縷的聯係,至今在敘西北部省區異常活躍。

  最後,在後“伊斯蘭國”時代,大國在敘利亞的爭奪恐將升級。當前,俄羅斯、伊朗和黎巴嫩真主黨力保敘利亞政府軍;美國力挺庫爾德人為主的“敘利亞民主軍”;土耳其扶持土敘邊境阿勒頗省的“敘利亞自由軍”;西方和海灣阿拉伯國家支持伊德利 卜省和約旦邊境地區的敘利亞反對派;還有一些外部力量暗地向“努斯拉陣線”和“沙姆解放組織”提供資金和軍火支持。

  這就意味著,當共同敵人———“伊斯蘭國”被打敗後,美俄之間、沙特與伊朗之間、土耳其與敘利亞庫爾德人之間、敘利亞政府軍與“敘利亞民主軍”和“敘利亞自由軍”之間等,恐將重新爭奪地盤。持續6年的敘利亞衝突削弱了國家認同,這個經曆嚴重戰爭創傷的國家仍然難以在短期內迎來和平與和解的曙光。

  (作者係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副所長)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