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高人偶戲:八百餘年的傳承 全國惟海南獨有

來源:南海網 2017-09-13 13:47:00

  臨高人偶戲起源於南宋,發展至今已有800餘年,劇目逾1000部,是惟海南獨有的劇種,於2006年被正式確定為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其表演特點為不設幕帳、人偶同演,唱腔為臨高方言土歌,主要流行於海南島西北部的臨高縣及海口、澄邁、儋州等市縣中操臨高話的鄉鎮。今年67歲的許育文作為戲團團長如今仍舊活躍在舞台上,他所在的新風人偶戲團成立於1981年,是臨高縣目前仍在運營的7個戲班子之一。新華網周淑儀攝

  新風人偶戲團共有16人,其中男演員和女演員各5人,樂師6人。團裏有一輛送戲下鄉的小中巴,許育文與戲團人員一般於下午五六點從縣城出發,奔赴約戲的村莊。人偶戲按慣例會在晚上八點半開始演出,演出時長大約為四小時,“如果觀眾很有興趣,還想多看一點,我們也會適當延長半個小時收工,滿足群眾需求。”許育文說道。新華網周淑儀攝

  拉幕布、上道具、安照燈、開音響,開演前戲團的人會像螞蟻搬家一樣一點點地在村子裏把舞台搭起來。當天色漸晚,村民們則會循著音樂,拎著椅子,拿著家用手電筒慢慢聚集在台下,相互討論著今天唱的是哪一出戲。新華網師辭攝

  按照行當的需求和戲劇的需要,一套完整的人偶共分24個角色。許育文的戲團裏就有這麽一套人偶,每場戲臨上場前他都會一個個地給人偶整理頭飾、胡子、服裝。如今已是一團團長的他,實際上將近30歲才開始學習人偶戲。初出茅廬的許育文不會唱、不會演,拜師後整天就站在老師傅身後不說話,“我不是懈怠,而是時時刻刻都在聽別人怎麽講,琢磨角色怎麽演。”他仗著良好的記憶力,常把一部戲從第一場到最後一場的台詞都記在心裏,回家後慢慢梳理主要事件和人物角色,這樣日日夜夜地積累,才終有一日得以站上舞台。新華網師辭攝

  有人覺得人偶表情單一不討喜,許育文卻覺得這些半人高的人偶很親切,因為他們相互陪伴的時光已近四十年。“黃金不如烏金貴啊。”許育文操著一口臨城口音說,烏金就是知識,就是手藝本事,學到了才是自己的,在上世紀70、80年代的時候,哪怕手頭拮據他也會買各種曆史小說及曆史傳說故事來看,把這些內容融匯於心,才能唱出自己的“戲”。新華網周淑儀攝

  和一般的人偶戲不同,在臨高人偶戲中,人偶同角,觀眾既能看到人偶又能看到演員,而人偶表情的不足則由演員的喜怒哀樂來補充。隻有一副呆板麵孔的人偶,通過藏在“偶”後的演員來操縱,就能說能動,可以忠君愛國、懲惡揚善,可以讀書成才、鎮守疆土。這種活靈活現的藝術表現力,使人偶突破了自身的限製,被賦予了“生命”。新華網師辭攝

  人偶角色中最高層級的皇上(中)、將軍(左)、狀元(右)。臨高人偶戲的劇目有20多個類別,有風調雨順的祈求戲、忠君愛國的帝王戲、懲惡揚善的鬥奸臣戲、國泰民安的驅鬼娛神戲、福祿壽全的大團圓戲、讀書成才的花園戲、節孝思想的母訓戲等。新華網周淑儀攝

  在一群年過半百的戲團演員中,一個4歲的小男孩格外顯眼,這是團裏一位老演員的小孫子,時常跟著戲團下鄉,年紀雖小,但已是觀眾席的一名固定看官。在耳濡目染下,小男孩甚至可以偶爾客串鑼手,按著正確的節拍和其他老樂師一同為演出伴奏。新華網周淑儀攝

  一支嗩呐、一把二胡、一副鑼鼓,再搭上演員和人偶,就是一出戲。當夜幕到來,臨時搭起的簡陋舞台常常成為許多小村子裏最亮的地方。哪怕條件有限,也不像主演一樣站在舞台中央,戲團裏的樂師們照樣沉浸在“啊囉哈板”的唱腔中,踩著節拍,打著鼓點,為唱詞伴奏。臨高人偶戲有“啊囉哈板”“郎歎板”“七字板”“爭辯腔”“陳述腔”等多個板腔,如今主要以“啊囉哈板”為主。新華網周淑儀攝

  陳忠告是臨高為數不多的會製作人偶的老藝人,今年75歲,臨高縣內90%以上的人偶皆出自陳老手中。陳忠告說,製作木偶時,首先用報紙在事先用石膏鑄好的磨具上糊成,然後用刻刀雕鑿出大致的木偶形象,再用砂紙打磨到光滑為止,最後按照木偶的角色給木偶上扮彩,製作完成的木偶形象清秀逼真,眉能皺,眼能轉,靈活自如,栩栩如生。新華網周淑儀攝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