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拳師雷雷練搏擊自稱隻是體驗 因傳統武術多年沒實戰

來源:深讀 2017-09-12 12:37:48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記者 任小佳)今年四月底,格鬥狂人徐曉冬和太極拳師雷雷那場“現代搏擊對抗傳統太極”的比武視頻引爆網絡。近日,網上流傳出太極拳師雷雷練習現代搏擊的畫麵。網友調侃問道,雷雷敗於徐曉冬後改行了?

隨後,雷雷在微博中提到:“現階段我在體悟各種現代搏擊技術。”9月11日,法製晚報·看法新聞記者對話雷雷,對方強調:“不能算練習,隻是在體驗。”並否認了有拳擊賽事邀請、以及出場費可能達到十萬元的傳聞。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什麽時候開始練習自由搏擊的?

雷雷:我不算是練習自由搏擊,隻不過是體驗一下,因為傳統武術這麽多年是沒有實戰的。我現在在上海體驗了很多拳擊、自由式摔跤、柔術……還有其他一些項目,傳統武術缺的這些,但我們的生活未必需要把這些補上,就是這麽一個體驗的過程,應該不算是學習自由搏擊。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是因為傳統武術缺少實戰,所以想體驗現代搏擊實戰的內容?

雷雷:其實,也不能說是傳統武術缺少實戰,因為傳播傳統武術的人是從戰場下來的,他們穿著鎧甲,像我嚐試過,穿的鎧甲在六十到八十斤,如果你向搏擊那樣,身體前傾,就不能承受鎧甲的重量,如果兵器掉了,你是打不動另一個穿著鎧甲的,我們傳統武術講究立身中正,都是從戰場上凝結下來的。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為什麽想去體驗現代搏擊?

雷雷:我以前在體校裏練過,後來做了養生,每天練習傳統武術,但和專業練習自由搏擊的有差距。現在就是想體驗一下,看看這些差距,跟我們現在練習的傳統武術有什麽細致的區分。傳統武術和自由搏擊這是不一樣的項目,我隻是想證明這是不一樣的,大家所謂的實戰,不是你練的東西和我練的東西站在一個平台上,我是想講一個有根源有發展的內容。想通過體驗,把它們說清楚,並不是想把自己變成搏擊運動員。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你認為傳統武術還是具有實戰性?

雷雷:傳統武術的實戰性是在傳統武術發源裏提取的經驗,但如果你拿著傳統武術的立身中正與搏擊中的身體前傾相比,那沒法比,速度不一樣。但如果都穿著四十公斤以上的鎧甲,加上體重,大家都沒有速度,那人必須是講究立身中正,講究透勁兒。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網友評論你練搏擊是為了雪恥?

雷雷:有什麽恥可雪呢?大家看了梅威瑟和 “嘴炮”麥克雷格的比賽,大家看到嘴炮輸了,他很羞恥嗎?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會找徐曉冬二番戰嗎?

雷雷:通過徐曉冬的行為,我覺得他不是一個真正的武者,你看到嘴炮在比賽後罵梅威瑟了嗎?你看到梅威瑟說嘴炮是假的了嗎?徐曉冬侮辱了他的對手,已經告別了武者該有的精神狀態。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徐曉冬看到你練習搏擊的視頻,他說‘感覺自己還是小有成就的,雖然他(指雷雷)還在罵我,但我看見了他的改變’ 。

雷雷:我在罵他什麽呢?我們本身在兩個世界,現在的處境,大家都很清楚,我不想再對他有什麽說法。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您現在對搏擊有什麽新的體悟?

雷雷:還是在體驗吧,鄒市明36歲就說自己老了,不適合拳擊了,何況我42歲了,我隻是體驗一下,不一定我學了就是一個很好的搏擊運動員,或者戰鬥水平就很高,不可能的。我隻是在體驗。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網友評論你練搏擊的內容,有一些質疑,甚至還有一些嘲笑。

雷雷:他們嘲笑就嘲笑吧,我做我的事情,我不是為了他們做這件事。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現在有沒有接觸搏擊的輕實戰,結果如何?

雷雷:9月12日下午有個輕實戰直播,和上海的拳館教練,做一個輕實戰。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你是特意從成都去上海體驗搏擊?

雷雷:上海文化氛圍很濃,我結識了很多格雷西柔術、菲律賓短棍、搏擊等等優秀的教練,從他們身上領悟到傳統武術和搏擊的不同,傳統武術是按著過去傳統的戰場發揮,比如菲律賓短棍,它和中國的以前的棍術、單手棍術、雙手棍術、或者雙手鞭,其實很相似,菲律賓教練也說在反清複明的時候,有南少林的僧人遠渡重洋,逃到菲律賓,我結識的教練說他是把中國的武術還給中國,而不是到中國教武術。這是一種博大的武者的心,我學習的是這種東西。大家隻是戴上頭盔、牙套,互相尊敬的輕實戰。如果把這事兒想得很重,隻看輸贏,是很單純的表現,應該用成熟的眼睛看待武術。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你有沒有體驗徐曉冬練習的綜合格鬥?對綜合格鬥的實戰性你覺得如何?

雷雷:綜合格鬥是很激烈的運動項目,國內的選手一般都是25歲以內。那個不是我這個年紀的人可以參與的。而且據我了解徐曉東也不是綜合格鬥的專業選手。超薄的拳套是保護手的,不是被擊打的腦袋。隨時會可能腦震蕩。絞殺的窒息造成的大腦缺血,都不是身體恢複能力下滑的中年人可以參與的。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有賽事邀請您上擂台?有猜測出場費10萬元。

雷雷:這個我不知道,我沒接受到這樣的通知。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此前在電視節目中的雀不飛、內功破西瓜,有爆料說是虛假的誇張。

雷雷:首先,那是央視的節目,我們作為民間武者配合導演,會做一些他必要視頻裏拍攝的東西。但是你可以把拍西瓜的視頻放慢,定格到西瓜切開那個狀態,你會看到西瓜被掰裂開,這個是可以看出來的。雀不飛沒有任何綁繩的事情,央視素材庫裏有很多我們當時拍攝的內容。所謂的內部爆料人會爆料自己單位的內容嗎?我們的拍攝內容會在素材庫保存,我們能證明自己所做的事情,徐曉冬是沒有證據的誹謗,現在在網上造謠一個人太容易了,這個後續我們會保留法律追究的權利。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