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任性的諾蘭與從來不是戰爭片的《敦刻爾克》

來源:桃桃淘電影 2017-09-03 16:07:03

這幾天陸陸續續收到好幾個網友的信息,還都是鐵杆諾蘭粉絲。他們在繼續表達對諾蘭喜愛的同時,也稍稍講了一些困惑。因為,有些人會覺得這一部諾蘭的電影,好像跟之前的諾蘭有點不一樣。

有困惑很正常,因為這一部確實很多不同。或者說,在這一部,諾蘭又朝另一個方向走了很大一步。

實際上,諾蘭的這部電影有很多挑戰自己的地方。比如,以往諾蘭的電影都是虛構故事,或是科幻、或是漫改、或是罪案,天馬行空的想象力與視覺奇觀是他電影最常見的,這也是我們愛他的原因。

至今仍然難忘《盜夢空間》中大量的奇想

然而,《敦刻爾克》是一部什麽樣的電影?

這是一部真實事件改編的,並且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曆史事件改編的影片。這就使得,他在這部影片中沒有辦法做更多想象力與奇幻的東西,而是要被限定於真實事件框架之內。

尤其是,諾蘭還有意去向真實靠攏,比如反特效,實景拍攝,現場收音……

都力求真實。

此外,諾蘭在《敦刻爾克》的變化,還不光是題材上從科幻到寫實的變化,更多是手法上的變化。

以往,諾蘭電影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多變的敘事。諾蘭是個特別會講故事的人,而且故事還講得特別好。比如《記憶碎片》或是更早期的《追隨》,都是敘事結構玩到花的佳作。

而像“蝙蝠俠”係列,也以獨特的黑暗風格以及格外出眾的反派讓人印象深刻。

大玩結構的《記憶碎片》

上麵的例子,隻是想說。諾蘭一直是個敘事高手,無論是講故事還是塑造角色,都是手段很高的。那麽,為什麽在《敦刻爾克》裏,有些人會覺得這部電影敘事沒那麽強,人物也沒那麽突出。

很顯然,這是諾蘭在有意弱化敘事。

或者說,人家壓根就沒想按傳統的敘事方式去講敦刻爾克。

就好像諾蘭在一開始訪談就反複說,自己拍的不是戰爭片,而是懸疑片。

這也是我覺得《敦刻爾克》壓根不是傳統劇情片的原因。硬是要歸類,可以稱之為情景體驗電影。也就是說,導演通過《敦刻爾克》這部影片,將你代入到二戰的戰場上,帶到敦刻爾克撤退的海灘上,讓你走進去,切身體驗那些士兵的緊張、恐懼以及獲救之後的激動。

這同樣是諾蘭為什麽堅持用IMAX膠片拍攝的原因,因為諾蘭一直覺得,膠片的全畫幅,以及IMAX頂天立地的放映方式,會更震撼,更有代入感,觀眾臨場感更強。

同樣是增強體驗。

我們可以回憶下影片最開場男主角亡命狂奔那幾場戲。在IMAX影院的全畫幅的體驗會格外明顯,尤其他們還專門用手持拍攝,鏡頭是晃動著的,更增加這種臨場感,你會馬上被鏡頭拉到戰場。一瞬間,你會覺得你就是那其中的一員,正在絕地逃亡。

而之後在海灘上遭遇轟炸機攻擊的一場,同樣體驗感極佳,你眼看著不遠處,一個士兵被炸上天,然後沙土落到前景的男主一頭一臉,

這樣的開場,就瞬間把情景全帶進來了,他提升的是感受。

這就是情景體驗,配合漢斯季默狂轟亂炸式的配樂。諾蘭就是讓你更直觀的感受到戰爭現場的緊張感,那些士兵的恐懼。

於是,講故事成為次要,如何營造氛圍,渲染情緒,傳遞現場感,成為《敦刻爾克》更希望做的事情。

要知道,以諾蘭的能力,規規矩矩拍一部場麵宏大,故事緊湊的戰爭大片並不是不可能。但那樣,應該也就不是諾蘭了。

人家就是想玩點不同的嘛。

不過,大概也隻有諾蘭這樣的導演,可以這麽任性的處理自己的作品了。弱化敘事,弱化人物,放大音樂,提升情緒的感染力,試圖去做一些不同的東西。

尤其是,還是用IMAX膠片拍攝,如果你們知道這背後對應的拍攝成本,就更理解我將其稱為任性的原因了。其實還挺燒錢的。

當下有幾個導演,到他們的地位,拍電影大概就不僅是拍電影了。比如詹姆斯·卡梅隆,比如李安,比如諾蘭。

這幾個導演,在技術上都有各自的執著。就好像詹姆斯·卡梅隆,阿凡達下一部到現在遲遲不拍,你真的覺得是劇本沒寫好?難道上一部阿凡達最亮眼的是劇本?顯然,他希望能在技術上玩出更多花樣,他在等技術。

還有120幀的李安,跳出自己的安全領域,去拍120幀,同樣有他的使命感。而諾蘭,在已經成為知名的票房導演與人氣導演之後,等待他的大片項目不知多少,但是,他同樣有他的堅持,也想要去做自己的挑戰。

這裏有他們的任性,更有他們的野心。

所以,在《敦刻爾克》中,才會做一個弱化敘事與人物塑造,專注臨場體驗與情緒傳遞的自我挑戰。

有些人可能會覺得不是特別好接受,是與之前諾蘭有變化的,卻應該認識到其中的不同與新鮮感。

當然,即便這部《敦刻爾克》,同樣有些敘事的花樣,隻不過我們的感知沒那麽明顯罷了。就好像影片將三條時間線揉捏在一起(一周,一天,一小時),時間長度完全不同,卻以平行剪輯的方式剪輯到一起,讓你誤以為是同時發生的。

這也是影片特別好玩的一個地方,其實不同時間平行剪輯到一起,諾蘭在《盜夢空間》就做過。不過這次更放肆,因為這回事曆史事件,是真實的。但是,要是認真觀察,還是能發現一些端倪,是非常有趣的時間交錯。

比如希裏安·墨菲在一天的時間線裏,是很早就被救上船了。但是後麵到了三個小兵的一周時間線裏,他變成了遇難之前的樣子。

另外,男主與另兩個亡命小強,一共三次上大船逃生,結果三艘大船都被炸沉了(這裏沒算那艘被德軍打靶的漁船),其中,第三艘船一共沉過三次,分別是通過湯姆哈迪的視角(一小時),月光石號視角(一天),以及男主的視角(一周),分別在影片不同階段呈現。

以不同視角再現同一事件,也是對不同時間線的一種暗示。但是,這些細節可能要慢慢發現,我也是三刷之後發現越來越多的時間線交叉的,不同視角對同一事件的再現,會讓你感受到時間。

通過強烈的臨場感,《敦刻爾克》再現的是當時的驚悚與緊張。死亡就在眼前,逃生全無可能的絕望。

在這裏,其實三條時間線的不同角色,也有不同的設定。

比如一小時裏的湯姆·哈迪,就是英雄的設定,他在裏麵也有特別英雄主義的表現,尤其最終滑翔機一幕,絕對全片最浪漫、最抒情的瞬間

我將他稱為掩護者。

在一天時間線裏,馬克·裏朗斯父子,同樣有種樸實的英雄主義以及難得的勇氣,他們是最終撤退成功的重要原因,來自平民的支持。

他們在片中主要呈現的就是:勇敢、善良、值得信任,我將他們稱為救援者。

在一周時間線裏,那亡命三小強,又是一種性格設定,他們更接近普通人視點,被戰爭嚇破了膽,甚至有些自私懦弱。在他們身上,見不到前兩者的英雄主義與勇氣,但是,在他們身上卻能感受到普通人的真實與絕望。

他們的亡命一周,也更有代入感,會讓你看的心跳加速,這也是諾蘭傳遞驚悚元素的主要部分。他們,我稱之為逃亡者。

三組人物各有各的設定,也各有各的職責。所以,人物還是很有特點的,隻不過,塑造人物並不是通過傳統的敘事方式,而是通過情景體驗,需要觀眾進去,做到共情,才有感覺。

還是想說,《敦刻爾克》並非什麽戰爭片,甚至曆史題材都不完全算,諾蘭大概隻是借了這麽個背景,而實際上, 你們看不到太多戰爭場麵,那也不是他的重心(包括勉強算戰爭戲的空戰,其實他也是想借機炫耀空中實拍,也是為了增加臨場體驗)。

甚至,全片連一個德軍都沒有出現,敵人更像一個模糊的、未知的恐怖概念。這用意就更加明顯了。

所以,總去拿戰爭片和戰爭場麵批評這部電影,略有點冤。《敦刻爾克》更像是一個希望通過強烈的是視(IMAX全畫幅)聽(通篇強烈的配樂)刺激,讓你進入那個世界,去感受那場真實的逃亡。它跳出了常規劇情片的套路,而是重心置於情景體驗,這也是影片最大的不同。

最後,傑克·勞登

嗯。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