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向左Facebook向右 正在向對方的主流市場滲透

來源:東方財富網 2017-08-17 04:58:00

“社交”是騰訊和Facebook的共同標簽。根據不久前“Hootsuite”和“WeAreSocial”的全球數字統計報告,世界上38億互聯網用戶中,有30億人使用社交媒體,這意味著全世界近一半的人使用社交媒體,其中最受歡迎的社交媒體平台包括Facebook和騰訊。

  “社交”是騰訊和Facebook的共同標簽。根據不久前“Hootsuite”和“WeAreSocial”的全球數字統計報告,世界上38億互聯網用戶中,有30億人使用社交媒體,這意味著全世界近一半的人使用社交媒體,其中最受歡迎的社交媒體平台包括Facebook和騰訊。

  不過,時至今日,騰訊看上去仍像一家網遊公司,根據它發布的截至2017年6月30日第二季度財報,騰訊來自網絡遊戲的收入占其總收入的42%;相比之下,Facebook絕大多數的營收都來自於廣告業務。

  騰訊顯然不隻停留在遊戲,它一直試圖打造一個完整的“關係鏈”,充分挖掘其社交媒體和社交網絡的商業價值,並且在探索國際化的路上跌跌撞撞。用騰訊總裁劉熾平的話說,騰訊要成為“全球性的消費類科技巨頭”。而擁有20億月活躍的Facebook也在開始尋找下一個10億用戶,近期以一款“彩色氣球”的APP試水中國市場。

  兩大社交巨頭,一個市值剛剛超4000億美元,一個市值一度超5000億美元,都希望向對方的主流市場滲透。

  營收構成:一個來自遊戲,一個來自廣告

  “Facebook上市前給廣告商推薦了一個術語,即Facebook不再是‘廣告’,而是‘故事’,我們的感覺是,中國社交廣告的‘故事’才剛剛開始。”5年前,Facebook上市前,時任騰訊高級執行副總裁、網絡媒體業務係統總裁劉勝義接受第一財經記者獨家采訪時這樣說。

  當時的騰訊,正計劃通過一場社交變革整合社會化媒體和社交網絡資源,打造一個集用戶、產品、技術和方法論於一體的“社會化營銷平台”,希望“通吃Facebook+Twitter”。

  5年時間過去,從營收構成來看,Facebook收入絕大多數來自於廣告業務。Facebook今年第二季度總營收的93.21億美元中,廣告收入達到了91.64億美元,同比增長47%,其中移動廣告的占比達到87%。

  但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首席財務官DaveWehner此前就曾暗示,廣告作為Facebook盈利增長驅動是不可持續的。他當時預計,到2017年年中以後,廣告對盈利增長的貢獻將明顯減弱。

  而騰訊的網絡廣告隨著信息流廣告流量、微信及移動應用的廣告收入增加而快速增長,但營收仍然主要來自網絡遊戲。騰訊第二季度收入為人民幣566.06億元(83.56億美元),實現高達59%的同比增長。其中網絡遊戲達到人民幣238.61億元,同比增長39%,占總收入的42%。

  騰訊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除了提到騰訊在多個業務實現強勁的收入增長,還在特別強調了遊戲業務持續增長的同時,騰訊也在竭力打造健康的參與網絡遊戲的方式。

  從財報來看,除廣告收入外,Facebook第二季度支付及其他服務費營收為1.57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97億美元下滑20%。

  而騰訊除了遊戲業務外,還有包括網絡廣告、支付相關服務及雲服務等。

  值得留意的是,今年第一季度,騰訊營收結構一度發生變化,以支付、雲業務等為代表的“其他業務”占比首次超過了網絡廣告占比,成為騰訊第二收入來源。但到了第二季度,騰訊網絡廣告的占比以1個百分點的優勢反超“其他業務”。

  第二季度財報顯示,騰訊網絡廣告業務的收入同比增長55%至101.48億元。媒體廣告收入增長48%至人民幣40.77億元,主要是騰訊視頻服務以及騰訊新聞的信息流廣告的流量增長推動。社交及其他廣告收入增長61%至人民幣60.71億元,主要反映來自微信(主要是微信朋友圈及微信公眾賬號)及其他移動端應用的廣告收入增長。

  騰訊其他業務同比增長177%至人民幣96.54億元,主要由於騰訊支付相關服務及雲服務收入的增長。其中,線下商業交易的支付業務快速增長,主要由於騰訊為拓寬線下商戶基礎而加強與美團點評及其他渠道合作夥伴的合作;騰訊雲在全球範圍進一步擴展其基礎設施的覆蓋範圍,目前在全球運營34個可用區。

  向對方主流市場滲透

  “中國人每天花在騰訊各種App上的總時長合計達17億個小時,這要比他們在所有其他應用上花費的時間加起來還要多。”互聯網女皇瑪麗·米克爾(MaryMeeker)曾在報告中這樣說。

  值得注意的是,微信月活用戶中,有三分之一每天在微信上花費4個多小時時間。作為對比,世界上普通人每天花在Facebook、Instagram、Snapchat以及Twitter上的時間總和略多於一個小時。

  不過,在用戶數據上,Facebook月活躍用戶是微信的兩倍多,二者月活用戶都保持了一定的增速,微信增速更快,但QQ月活用戶出現下滑。

  第二季度財報顯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Facebook月度活躍用戶人數為20.1億人,比去年同期增長17%。在2017年6月,Facebook每日活躍用戶人數平均值為13.2億人,比去年同期增長17%。

  相比之下,騰訊微信和WeChat的合並月活躍賬戶數達到9.63億,比去年同期增長19.5%;QQ月活躍賬戶數達到8.50億,比去年同期下降5.4%。

  在用戶增長的同時,騰訊和Facebook都在試圖向對方的主流市場滲透。

  不久前彭博報道中曾提及關於騰訊海外收購的往事,其中就包括2014年時,騰訊幾乎快談妥對WhatsApp的收購,但由於馬化騰接受了一起背部外科手術,這使得他延遲了飛往矽穀的行程,與WhatsApp創始人JanKoum的談判不得不延期,最終被Facebook捷足先登。現在,WhatsApp在Facebook旗下增長迅猛。

  最近一筆受到矚目的騰訊海外投資,是入股特斯拉。騰訊也在8月16日發布的財報中稱,截至2017年6月30日的六個月,騰訊集團對一項現有可供出售金融資產(一家於美國的上市公司,主要從事開發及銷售電動汽車、可持續能源生產及儲存設備)作出約11.83億美元(約人民幣81.91億元)的額外投資。本集團所持該投資公司的股權權益約占其已發行普通股總數的5%。

  在騰訊大舉海外投資的同時,Facebook則悄悄在中國發布了一款名為彩色氣球的App。彩色氣球為Facebook打開了一扇觀察中國網民習慣和動態的窗戶,包括他們在互聯網上是如何分享信息、如何與親友交流互動的,以及在他們喜歡的社交媒體平台上會如何表現。

  社交巨頭尋找未來

  坐擁4000億美元市值,騰訊的掌舵者馬化騰最大的擔憂是什麽?

  前兩年他說,“越來越看不懂年輕人的喜好,這是自己最大的擔憂。”而在今年,他接受第一財經采訪時稱,自己最大的焦慮是“技術”。

  對於掌舵5000億美元市值的Facebook的紮克伯格來說,相比搞砸公司,他更怕的是錯過“改變世界的機會”。

  可以看到的是,圍繞馬化騰所焦慮的“技術”,騰訊正在加大對雲業務和AI技術的投資。

  騰訊在財報中稱,公司認為人工智能(“AI”)是必備能力,可通過提升用戶體驗、加強精準定向技術及賦能生態係統合作夥伴的方式,讓業務受益。

  在人工智能領域,騰訊布局不算早,但步步緊追。去年4月,騰訊正式成立AILab人工智能實驗室,今年初還任命AI領域頂尖科學家張潼,並在矽穀成立了相關實驗室。張潼曾對記者表示,騰訊在場景、數據和計算能力上的豐富積累,是AI領域研究人員所渴求的基礎條件。

  在醫療應用上,今年8月騰訊還發布了AI醫學影像產品“騰訊覓影”,將輔助醫生對早期食管癌進行篩查。騰訊方麵表示該產品的篩查準確率達到90%,並且已經和多家醫院開始臨床預實驗。

  而Facebook最近也因為人工智能機器人“失控”的謠言和與馬斯克的隔空對戰而吸引了業界的注意。事實上,Facebook並沒有關閉機器人聊天係統,而是在使它們變得更加聰明可控。

  在圍繞人工智能的隔空論戰中,馬斯克認為,人工智能(AI)對人類文明是一個“可怕的問題和威脅”。而紮克伯格對人工智能持樂觀態度。他說:“對於那些認為人工智能會導致末日的‘悲觀主義者’,我並不能理解他們,他們太過於消極。從某種角度看,我認為他們很不負責任。”

  伴隨著對於未來廣告收入增長乏力的擔憂,Facebook在發布第二季度財報之際也曾暗示將加強人工智能助手的商業化,並希望從聊天機器人上盈利。

  上個月,Facebook人工智能實驗室主任YannLeCun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專訪時表示:“人工智能助手是Facebook未來的研發重點,用戶有望看到更多的實際成果。”LeCun還表示,Facebook人工智能部門的很多研究成果都會用於人工智能助手產品的開發中。

(原標題:騰訊向左Facebook向右 正在向對方的主流市場滲透)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