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斐向左,丁磊向右,孫曉東向哪裏?

來源:搜狐汽車新聞 2016-01-07 13:21:00

觀致CEO墨斐離職了,他在此崗位的時間尚不滿1年。

有人說他這次離職是因為投資方對他不滿,有人說是由於孫曉東上位,也有人說是因為他老了,玩不動了。這些都不重要,非要找個離職原因,今天天氣不好也可以是。重點是他走了。

一個來的時候意氣風發,“對觀致的未來充滿信心”的高管離職了,無論是離開還是被離開,這多少讓人唏噓。讓人想知道這裏麵到底發生了什麽?就像探究兩個原本發誓一輩子在一起的人,終究分手了一樣,兩者之間肯定是出現了某種不可調和的矛盾,以至於分崩離析,各自天涯。

在通用呆了30年之後,墨斐還去過克萊斯勒、CODA、李爾公司等。這時,我不禁想起另一個從通用離職後分別在PSA、吉利,呆了半年和1年半的,同樣出自通用係的已離職高管孫曉東。還有前天遠在拉斯維加斯為樂視超級汽車概念車站台的丁磊,從通用離職後,去了政府部門供職4年半之後,加盟樂視,也是通用係已離職高管。

這三位通用係高管,分別在通用呆了30年,15年,23年。離職後在下家呆的平均時長都很短暫。這恐怕能說明一些問題,或許,離開通用去其它企業,他們都有某種程度上的不適應。

孫曉東和墨斐

這時,我腦中一些記憶的碎片開始自動排列組合,我回想起有次與浦東某汽車企業的公關姐姐聊天的場景,那天她就著精致的妝容,挺括的套裝,眼神不無無奈和鄙夷。

她說起到新單位後由於公司製度設計的不完善,事情沒有明確的責任方,因此每一件事都存在扯皮的空間。由於職場天然的競爭屬性,導致了為了自保,她不得不參與其中,為每一次大大小小的會議提前打上腹稿,如果是天蠍座,還可以在前麵加個黑字的那種腹稿。

以至於總結到新公司後自己最大的提升,就是滴水不漏的扯皮功力。這一點讓她很絕望,深深地羞辱了她離職後去另一家公司施展拳腳的抱負。這位姐姐的前公司就是通用。

我又回想起前不久,某被中國汽車企業收購的外國汽車企業的市場部哥哥,皺著眉,說起自己公司沒有人在踏踏實實幹活,都在鑽營推卸責任的能力,而這件事竟然非常講究邏輯的嚴密。他懊喪自己跳槽過來之後業務能力退化,撕逼功力漸長。這位市場部哥哥的前東家也是通用。

通用出來的這兩位姐姐哥哥曾經對我說過的話,這時候開始放大。他們都經曆過通用完善且專業的體係熏陶,在跳槽後分別出現了一定程度的不適應性。這在通用係離職員工身上難道是一種普遍性?

像通用這種有著幾百年曆史的老牌大型汽車企業,在進入中國之後,帶來了一套成熟完善的管理運營體係,這個體係的設計極大地確保了身在其中的人付出回報的路徑。這是通用體係的競爭力,也塑造了通用員工的職業人格。隻要遵守這套體係的遊戲規則,通用員工就能在其中實現自己的價值,找到自己的位置。

出於對這套體係的驕傲和認可,他們到新單位後都會自覺地對這套體係有饑渴。中下層的員工跳槽之後,由於沒有了該體係的依托,在新的職場環境中出現了一定程度的價值缺失感。中上層的領導,跳槽之後都有在新環境中構建該套體係的自覺。然而,現實中構建體係的難度卻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丁磊

無論是墨斐還是孫曉東想必都感受到這種難度。跳槽之後,他們會發現,高度職業化的職業經理人引以為傲的體係設計,會和更重視情商和人際圈層的職場環境進行碰撞。最終他們都會經曆兩種職場文化的衝突。

由於通用係員工都被塑造過職業性格和價值觀,這同時是他們的身份認同和驕傲所在,是他們不願放棄的精神堡壘,這種原則性,他們在新環境都有所秉持,成為了他們職業生涯的價值標簽。因此,這兩種職場文化的衝突,會給他們帶來前所未有的焦灼。

丁磊也不例外,在離開通用之後,帶著一身通用賦予的光環進入政府機關,從一名職業經理人變身政府官員。倘若在官場能一展抱負,4年5個月之後,他又何必毅然決然地離開,去了樂視。離開通用之後,他身處的是更為複雜的中國式官場文化,天然的職場文化斷層,更容易帶來通用係跳槽後的焦灼。這種斷層感在墨斐身上或許會體現得更明顯,因為他本身就是老外。

如今,墨斐已經開啟了下一個征途,到樂視半年不到的丁磊也已經開始重整旗鼓,到觀致1年多的孫曉東在繼續跋涉。去通用的職業彷徨,或許也正在提醒我們在大浪淘沙中,應該堅持什麽,應該舍棄什麽。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