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大類資產配置:低風險策略布局海外資產

來源:網易財經股票 2016-01-06 08:26:00

在通縮時代,資產價格縮水的風險相對較大,所以,大類資產配置應該注意回避高風險資產,現金為王是主要配置策略。

(原標題:2016年大類資產配置:低風險策略,可“揚帆出海”)

在通縮時代,資產價格縮水的風險相對較大,所以,大類資產配置應該注意回避高風險資產,現金為王是主要配置策略。

對投資者而言,元旦後的股市無疑是“當頭一棒”。1月4日,熔斷機製運行首日,股市忽然“變臉”,一天兩度觸碰熔斷閾值,2016年股市還能再愛嗎?

記者采訪多位買方與賣方機構,為你提供2016年的大類資產配置建議。國泰君安首席經濟學家林采宜表示,2015年下半年以來,股市資金總體上呈現淨流出狀態;2016年,資金流向低風險資產是配置轉換的主要特征。

股市存爭議

對於2016年股市在大類資產配置中的作用,受訪者觀點不一。支持者有之,反對者亦有之。

市場上堅定看多的代表人物英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大霄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直言:“在2016年大類資產配置中,股票投資依然應該占據重要位置,這一點從近期保險資金頻頻舉牌中便可以察覺。目前,一些股票處於價值窪地,為大類資產的配置提供了契機。”

南方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師楊德龍持類似觀點,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當前,資本市場處於利率下行通道,理財產品、債券等標的收益率正在下降,因此股票依然具有優勢。對於產業資本、保險資金以及其他機構資金而言,配置股票,尤其是績優藍籌股,可能會獲得較高收益。”

楊德龍預計:“短期波動不影響中長期趨勢,2016年股市有望回歸牛市。因此,大類資產配置應該重點關注低估值藍籌股,比如白酒、醫藥、汽車、家電、金融以及地產等板塊,還有成長性比較確定的新興產業。”

“短期市場波動並不影響長期資產配置的基本邏輯。”民生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李少君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解釋道:“國際金融經濟周期進入美元緊縮階段,國內經濟進入新常態,在此過程中經濟尋找新的增長動力,貨幣流動性維持寬鬆,高收益資產相對稀缺的狀況在短期內將會延續。在這一背景下,權益類資產仍將是長線資金配置,進行價值投資的重點領域。”

不過,大同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胡曉輝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言:“從投資角度,股市目前看具備安全投資的標的確實不多,我們比較看重的是主要是成長類新能源汽車公司、生活娛樂類電影網遊類公司,‘互聯網+’具備粉絲轉化能力的公司以及保險公司舉牌概念股。”

整體而言,林采宜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從全球成熟投資人的資產轉換趨勢來看,低風險高流動性的資產受到青睞,高風險的大宗商品、衍生品及部分高估值的權益類資產被納入規避的名單。國內成熟的機構投資者所做出的選擇也大致如此。2015年下半年以來,股市資金總體上呈現淨流出狀態。2016年,中國經濟進入通縮時代,市場風險偏好下降,資金流向低風險資產是配置轉換的主要特征。”

可“揚帆出海”

對於2016年大類資產配置的重點領域,李少君建議,大類資產配置方麵可重點關注股權市場、二級股票市場、債券市場、外匯市場,此外文化藝術品投資也可適當關注。

李少君進一步表示:“經濟轉型過程中,新興產業領域煥發活力,也湧現出一大批優秀企業;注冊製的推進將有利於整體股票市場資產質量的提升,也有利於資金配置效率的提升。短期來看,債券市場存在一定的調整壓力,但中長期無風險收益率處於下降格局之下,債券市場總體收益率仍處於下行趨勢之中。美聯儲加息周期的開啟,國際資本流動驅動下,外匯市場也存在著諸多交易性的機會。在整體流動性維持充裕的條件下,另類投資領域也將有望受益而有良好表現。”

胡曉輝則對海外市場情有獨鍾。“‘出海遠航’有望成為2016年大類資產配置的代名詞。2015年同樣的‘資產配置荒’,大類資產為獲得高收益,不惜采取股市加杠杆的方式去擴大收益,結果令人惋惜。2016年大類資產應該揚帆出海,畢竟海外還有眾多盈利較好的項目。”

對此,林采宜表示:“隨著美國貨幣政策進入加息周期,美元指數相對走強基本上已經成為全球共識,加上新興國家增長速度下滑,以及歐盟日本複蘇乏力,美國市場對全球資本的虹吸作用會日益增強,匯率體係的重構已經不可避免。因此,可以重點配置美元資產。從不動產角度看,歐洲的地產複蘇尤其是部分城市的房價水平嚴重滯後於經濟的複蘇,適當增持西班牙、意大利等部分歐洲的房地產也是值得考慮的。”

同時,林采宜看好“軟綠”和“硬綠”。“它們將是經濟轉型之後的兩個增長之翼。所謂‘軟綠’,教育、醫療保健、文化、娛樂及金融服務業,所有不冒煙、不排廢的產業;所謂‘硬綠’,則是水電、風電、核能和生物能源等可再生能源對傳統礦物資源的替代,因此,節能、環保設備等直接與環保相關的行業皆屬‘硬綠’。”

此外,楊德龍對於黃金資產、李大霄對於一線城市樓市都較為看好。

現金為王

“2016年,‘資產配置荒’仍將繼續延續。”李少君如是說道。

李少君進一步解釋稱:“與2015年相比,2016年整體社會流動性可能會更多注重‘對衝’,社會流動性條件雖然大寬鬆的空間不大,但收緊幾無可能。同時,供給側改革的推進,中期對市場結構的優化和市場的向好是具有顯著作用的。另外,匯率走勢將維持貶值——平穩——再貶值——再平穩的態勢。總體來看,經濟的不確定因素有所增多,但這是由經濟推進供給側改革,實現經濟轉型,並由此伴隨著短期的‘陣痛’決定的。”

在此背景下,李少君建議:“大類資產輪動可能會有所加快,對於投資者而言,資產配置的難度不僅表現在標的類型的選擇,也表現在配置時點的選擇。普通投資者應該充分注重分散資產配置,如果對於資產配置不具備獨立判斷能力的投資者,可能更多的借助專業機構的幫助。”

楊德龍則強調投資比例:“2016年大類資產配置應該注意配置比例。對普通投資者來說,可以50%左右配置到股市上,剩下的50%配置穩定回報的品種,以減少組合的風險。比如貨幣基金、債券基金、黃金資產等。”

林采宜提醒:“在通縮時代,資產價格縮水的風險相對較大,所以,大類資產配置應該注意回避高風險資產,現金為王是主要配置策略。”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